晋阳

新浪微博:@萧溱潆

今早登上LOFTER,发现有六篇文被系统屏蔽了。【明门闺秀】系列都完结一年多了,现在居然被屏蔽了。【明则诚矣】倒是一直知道有敏感部分,当时发布时没问题的,现在突然不行了。只能猜,是和开会有关吧。

被屏蔽的文我的微博上还能看,不过我的微博最近手机验证出了些问题,发不了东西了。

顺便贴个同人本的链接,感兴趣的朋友可以去看。

晋阳杂货铺

两年——琅琊榜完结两周年纪念

1.战事息,血未凝,战场上尸横遍野,一片狼藉。大渝向北退去,此一战,可再保二十余年的太平。

主帅命人打扫战场,监军在军医的陪同下骑马巡视战后的战场,

“都结束了。”军医蔺晨率先开口。

“对于金陵来说,远远没有。”监军苏哲如是说。

“但对于梅长苏来说……”

“是,对于梅长苏来说,可以结束了。”苏哲说。

“那对于林殊呢?”蔺晨问。

“你不是说你不认识林殊吗?”对面的人反问道。

蔺晨轻笑一声,“也对,我认识梅长苏的时候,林殊早死了。”

“现在梅长苏也死了。”语气平和,没有遗憾,没有不舍,也没有叹息。

“是啊。何必呢?这个名字挺不错的。”蔺晨不像是在可惜这个名字,更像是因朋友的这个...

两周年

琅琊榜开播两周年了,一些与自己的对话。


——Knock knock…

——Who's there?

——故事都结束了吗?

——两年前的故事结束了,五十年后的故事还没有开始讲。

——听起来,这时间线的对应有些好玩,

——是啊,我们只是观众、只是读者,只是故事之外的看客。


——两年前你在做什么?两年后的今天呢?

——两年前在迷茫中确定了一点方向,后来兜兜转转,两年后,又朝着原来的路去探索。


——你为何要用这个ID?

——也许是为了纪念他,也许是为了被他纪念。


——你是否喜欢那个结局?

——私心里希望喜欢的角色还在,理智中,那是一种更好的戏剧效果。

——于是...

古琴苏,好美好美~

绫 奶遥:

苏哥哥美如画,款款一坐满是风情。

好想捏起他的下巴亲上去

图源授权from
韩国🇰🇷太太的推特ID-@Rang_velvet

那些年·跳不脱

蔺晨:你好容易跳出来了,还回去做甚?

梅长苏:我总有我的使命需要完成。

蔺晨:那不过是你所认为的。

梅长苏:有些事,总得有人去做。有些牵绊,不是那么容易就能放下。

蔺晨:其实,你若不管,不回去,总有一天,你会适应另一种生活。但你回去了,那些往事,就会永远牵绊着你。

梅长苏:你这个逻辑,好像反了。

蔺晨:反了吗?我曾听人说,如果你有机会远离战争,最好不要踏入战场。因为一旦踏入了,你的人生也将随之改变。

梅长苏:我明白你的意思,一旦我踏入那个泥沼,心境就再也回不到当初。

蔺晨:我没有不相信你的人品的意思,我只是说……

梅长苏:那些经历会长久地牵绊着我。

蔺晨:你可以选择另一种人...

发布了长文章:

点击查看

资源安利:国家动漫素材库

Nego:

一发来自于墙内的安利。

那些年·七日约

人在江湖,信义为先。

多年前,江左盟向一江湖世家采买物资。世家言家主外出云游塞外,如此大宗生意,下面人做不得主。且仓库保管、物资调度之权皆在家主手中,需得家主回来方可开仓。江左问家主何日可回?言,七日内。

塞外辽阔,几多流连。七日后,家主未还。江左至,仓未开,生意未成。十日后,家主回,闻此事,甚憾。江左盟宗主梅长苏托信曰:尝闻并州薛氏世家之名,梅某倾慕久矣。尝闻塞外碧草青山,梅某亦心向往之。然病弱难行,塞外渺远。若得成行,纵数月,不愿还。

家主展信,心头重担方落。遂与江左结兄弟之交,行走并州,粮草住宿,一应齐备。


================================...

那些年·闰月半

我写过一些琅琊榜的同人,也写过一点配角们的短篇,但似乎,从没写过冬姐。

前两天闰六月的十五,朋友砚辞想到可以把闰六月的梗拿来写豫津的生日。不过,她不知怎的把豫津的生日记成了月半(可怜的豫津),我进一步拓展思路,于是,便有了冬姐和两位公子的对话,形成了这整篇短文。

==============================================


人们说,每隔三十年左右才会出现一次闰六月。

那些十几岁的孩子们对此并没有什么概念,毕竟经历有限。记忆里的六月,总与盛夏相关。多了一个月,原本在夏末秋初的一些节日,一下子,被推后到了秋天。

学堂依旧还放着假,刚刚入秋,照样是暑热难...

那些年·序言

和朋友聊天,忽然有了些灵感,想写写赤焰案发到梅长苏进京前那些年里的故事。不同于《廊州杂记》,也许会以配角们的故事为主,写一写他们的心境。

朋友和我都觉得,我们写同人,常常也是在写我们自己。同人的好处在于有前情,有人物性格和关系,不用做太多铺陈,可直接将想表达的主题平铺直叙。我们借他人的故事来讲自己心中的故事,或悲伤,或期许。

之所以选这个时间点,也许因为它与主线剧情无关,人物也相对更独立。其实我做什么样的选择都很随便,在写东西尤其是写同人方面尤其。瞻前顾后,那便很难动得了笔。

琅琊榜的故事似乎热度渐渐淡了,但不知为何,我依然很喜欢选它作为同人故事的载体。足够喜欢,也足够熟悉,它的背景,也...

【欢乐颂X伪装者】【小段子】关雎尔和她的阿诚舅舅(三十一)

161.巴黎

阿诚:我从前在巴黎读书时,还旁听过一段时间化学,在明堂哥的明家香工厂里帮忙调配过香水。

小关:你还有这本事?

阿诚从随身的行李中取出一只香水瓶:闻闻看,喜欢吗?

小关:带了一路,居然都不告诉我。

阿诚:想给你一个惊喜。

小关:味道很好,有花果香,有柑橘调……只要是你送的,我都喜欢。

阿诚从小关手中接过香水,又慢慢将小关揽到怀里:前调是浅的,中调和后调是甜的。调试的时候我想着你的样子,想着我遇见你的时候,想着我们未来的生活,将这种种的想象和味道调和在了一起。

小关微微倚靠着阿诚的胸膛:未来会是甜的?

阿诚:有你,我甘之如饴。


162.革命者的婚礼

小关: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