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阳

新浪微博:@萧溱潆

那些年·跳不脱

蔺晨:你好容易跳出来了,还回去做甚?

梅长苏:我总有我的使命需要完成。

蔺晨:那不过是你所认为的。

梅长苏:有些事,总得有人去做。有些牵绊,不是那么容易就能放下。

蔺晨:其实,你若不管,不回去,总有一天,你会适应另一种生活。但你回去了,那些往事,就会永远牵绊着你。

梅长苏:你这个逻辑,好像反了。

蔺晨:反了吗?我曾听人说,如果你有机会远离战争,最好不要踏入战场。因为一旦踏入了,你的人生也将随之改变。

梅长苏:我明白你的意思,一旦我踏入那个泥沼,心境就再也回不到当初。

蔺晨:我没有不相信你的人品的意思,我只是说……

梅长苏:那些经历会长久地牵绊着我。

蔺晨:你可以选择另一种人生。

梅长苏:若是你,你能什么也不做,心安理得地度过余生吗?

蔺晨:你这个人啊,其实很自我。人的种种选择,是命运使然,也是性格使然。金陵的那场恩怨,你终究是跳不脱。

梅长苏:那场恩怨与我休戚与共、息息相关……

蔺晨:罢了,罢了,这世间的痴人,终是不差你这一个。


这篇文,写给那些没出坑和出了坑又回来的人。如果你带着这样的心情重新阅读一遍,会发现也挺通顺的。


蔺晨:听说你有个表哥,和你一样,多少年了一直没看开。

梅长苏:是有这么回事。

蔺晨:自家人同自家人斗,自家人为自家人悲,自家人看不开自家事,自家人苦守一丝执念到永久。你们这都是一家子什么人啊。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