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阳

新浪微博:@萧溱潆

两年——琅琊榜完结两周年纪念

1.战事息,血未凝,战场上尸横遍野,一片狼藉。大渝向北退去,此一战,可再保二十余年的太平。

主帅命人打扫战场,监军在军医的陪同下骑马巡视战后的战场,

“都结束了。”军医蔺晨率先开口。

“对于金陵来说,远远没有。”监军苏哲如是说。

“但对于梅长苏来说……”

“是,对于梅长苏来说,可以结束了。”苏哲说。

“那对于林殊呢?”蔺晨问。

“你不是说你不认识林殊吗?”对面的人反问道。

蔺晨轻笑一声,“也对,我认识梅长苏的时候,林殊早死了。”

“现在梅长苏也死了。”语气平和,没有遗憾,没有不舍,也没有叹息。

“是啊。何必呢?这个名字挺不错的。”蔺晨不像是在可惜这个名字,更像是因朋友的这个决定,而为朋友可惜。

“要想往事尘埃落定,林殊不能再活过来。要想远离庙堂纷扰,梅长苏最好死去。”

 

2.东宫,蒙挚向太子萧景琰复命。

 “小殊他……,他是真的……回不来了吗?”萧景琰眼里含着泪。

“他说,金陵没什么值得留恋的,他说他想留在梅岭,和七万赤焰军一起,守着大梁的北境。”蒙挚说。

“与他相认,知道他的病情之后,我知道活下来的小殊再无法上战场了。可我错了,真正与战场告别了的那个人,是当上了太子却只能留守京城的我。”


3.金陵城的深秋,一年冷过一年。

萧景睿、言豫津二位公子结伴郊游,不知怎的,聊到了金陵的这两年,聊到了旧友苏哲。

“那年战后回京见了一面,两年了,郡主和穆小王爷都再未进过金陵。”萧景睿说。

“是啊,自从那场战后,自从苏兄离开以后……”言豫津说。

“京中少了穆小王爷,真是冷清了不少。”萧景睿说。

“有我在还不够你热闹的吗?”言豫津不满地说。

“没有,我只是近来常常想起从前我们一起到苏宅去的那些日子,想起,一切改变之前的那个春天,你、我,还有穆小王爷,我们三个,一起在苏宅找一份乐谱。虽然被你坑了,找得很累,但那个时候……,那个时候真的很简单,很快乐。”

“我们现在的这位陛下,想起十五年前的那些事,大概,也是你现在的这般感受吧。”

“当年苏兄瞒了我们,瞒了陛下,瞒了所以人,没瞒蒙大统领,没能瞒得住郡主。两年前,我们帮他,帮郡主,和蒙大统领一起,瞒了陛下,瞒了所有人。”萧景睿说。

“两年前的那场战事后,就再也没什么苏兄了。”言豫津说。

“很长一段时间里我不知道他是谁,也不知该如何去称呼于他。可苏兄,永远都是我们的苏兄吧。”萧景睿说。

“也是那个不耐烦我们的林殊哥哥。”

“不是我们,是你。他不耐烦的,只有你。”


4.两年,江湖不闻君,榜上再无名。

曾有人在闲聊时问过琅琊阁的少阁主蔺晨:在江湖里,想要隐去一个人的痕迹,和想要让一个人扬名立万,哪一个更不容易?

蔺晨答,“扬一时之名易,立不败之地难。杀一人性命易,消一人过往难。”

那人说,“一个人若消失了,大概只有有心之人还会记得。”

“有心人关注的事儿太多,估计只有有情的和有仇的忘不了吧。”蔺晨说。


5.一段传说结束了,还会剩下些什么?

是菜米油盐,还是泛舟江湖?亦或者,是孤独终老,寂寂此生?

心有天地者,日子总不会寂寞。

“两年了,我没有再去过金陵,也没有再到你的牌位前为你再上任何一炷香。大概在我们的新陛下眼里,我是个冷漠的女人吧。”重要的日子里,午后品茗,难免旧事重提。

“他明白,你不进京,你辞去职务放权给幼弟,亦是你的态度。他只是不知道,那些态度背后还隐藏着别的理由。”

“豫津的信里说,只过了两年,如今的金陵城,已没有多少人再提起你。”霓凰起身,为两人的杯中续水。

梅长苏笑笑,轻轻抿了口茶,“这很正常,总有新鲜的事物充盈着帝都里的茶余饭后。那些隐秘而费解的人和事,时间久了,自然会从人们的话题里消失。这恰是我当年离开时的初衷,使命结束,便该被人们忘记。”

“每个人都握有故事的一部分,却很少有人能将真相拼凑完整。我宁愿你远离那些从支离破碎的故事中得出的谣言和误解,我宁愿你不是英雄,也不是传奇。”

“故事的另一半在你手中。我的结局,只愿有你。”

评论(9)

热度(66)

  1. jingruoanran501晋阳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