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阳

新浪微博:@萧溱潆

那些年·睿山子

前几个月写的,微博首发。前几个月LOFTER账号出了些问题,发不出东西。后来通过验证了,也把这篇文章给忘了。


言豫津的武学师父是夏冬,萧景睿则是卓鼎风。从小的成长环境造就了他独特的语言习惯,父亲和爹,在他嘴里,从来都是不一样的指代名词。莅阳长公主和卓夫人,一个叫母亲,一个叫娘亲。皇家的规矩再难,也没有宁国侯府里的称谓更难。

母亲对他是疼爱的,因为他可能是母亲的长子。娘亲对他是疼惜的,因为他如果是长公主的儿子,就意味着卓家娘亲当年失去了自己的亲生儿子。琅琊高手卓鼎风对他视若己出,护国柱石宁国侯谢玉也对他爱护有加。姓萧其实挺好,萧景睿偶尔也会这么想,萧是母亲的姓,除了侯府,母亲也是有自己的公主府的。

萧景睿偶尔会觉得,自己比起豫津实在是幸运太多。虽然一直无法证实自己到底是谁家孩子,但能被两个家族同时爱护,能被皇帝舅舅亲赐姓名,四位爹娘都在人世,江湖庙堂皆有亲眷,实在是没有什么可再抱怨的了。豫津的娘去的早,言侯似是伤心过度,对红尘之事甚少关心。豫津的姑母是皇后,豫津嘴里永远只叫她皇后娘娘。也是,比起林殊哥哥的姑姑,皇后娘娘,还不如景琰哥哥的母亲有趣。

不知为何,萧景睿天生对医家甚有好感。母亲对皇家的亲眷都很冷淡,但在礼仪之外,对祁王之母和靖王之母,一向也都是尊敬有加。祁王之母是晋阳姨母家的小姑,靖王之母嘛,听太奶奶讲,从前是个医女。金陵城中世家遍布,唯有赤焰府的少帅林殊,最叫萧景睿羡慕。宫里称呼林殊是林世子,军中的人提起林殊时,却会称呼其为林少帅。宁国侯也是军侯,侯府的世子是萧景睿的二弟谢弼。天泉山庄的继承人是卓家大哥卓青遥,这很合理,萧景睿对这点十分想得开。父母、身世,少爷、世子,这些从小听惯的词汇,当围在太奶奶面前时,全部变得毫无意义。

“小殊,来,到太奶奶这儿来。”林殊比自己大,太奶奶先想起他,很正常。

“景禹今天怎么没来?”祁王哥哥是皇帝舅舅的长子,太奶奶偏爱他,很正常。

“言太师家外孙,有一年宫里发瘟疫,夭折了。我还没老,我记得那孩子的。叫什么忘了,他是老四,老三景亭和他一起患病,勉强捡回条命来。”原来太奶奶的故事里,还会记得那些离开了的哥哥们。

“小……静……靖……景什么来着?我记得小殊和他关系最好,最近怎么不来我这儿吃点心了?小殊不能吃榛子,我记得他最爱吃榛子酥的。”和林殊哥哥关系最好的,除了景禹哥哥,就是七哥靖王了。太奶奶对景琰哥哥的描述,为什么会如此有趣?

“太奶奶,我是景宣。”偶尔,也会遇上其他皇子去给太奶奶请安。

“景宣啊,老几来着?瞧我这记性,你母亲是谁来着?”

“太奶奶,我是父皇的二皇子,我母妃是越氏。”景宣回答。

“哦,想起来了,越氏,云南人。”等到二皇子离开,太奶奶悄悄跟萧景睿的母亲说,小殊同云南穆家那个郡主关系不错。

为什么太奶奶记人都要以林殊哥哥为中心啊,为什么?

“这是谁家的啊?”总算被太奶奶想起的时候,偶尔,必须要面对这个尴尬的问题。

“莅阳家的景睿,睿山上生的那个。”晋阳姨母、宸妃娘娘、静嫔娘娘,包括母亲,都会那样向太奶奶介绍他。莅阳家睿山上生的那个,也对,谢弼、谢绮之外的其他莅阳长公主的孩子,就只有萧景睿了。

太奶奶眼里,谢玉只是个孙女婿,“景”字只是重孙们的辈分排字。

晋阳姨母比母亲更早出嫁,母亲说,他们兄妹当中,太奶奶最疼爱的是晋阳姨母。

“那个是谁啊?”言豫津太不安分,即使是去请安,也不爱老老实实地待在暖阁之中。

“我哥哥言阙的儿子,豫津。”若是皇后在场,一般会这样介绍。

“言阙,豫津,记住了。对了,老五叫什么来着,我记得他好像成皇后的继子了。”

“皇祖母记性真好,老五叫景桓,是臣妾的继子不错。”皇后答。

“小殊好久没来了,最近没闯什么祸吧?林燮要是敢打小殊,一定要赶紧通知我啊。”太皇太后的懿旨中,居然还有这么奇怪的一条:

赤焰主帅如果要对赤焰少帅执行家法,先要问问太皇太后同不同意。

宸妃娘娘对这样的玩笑话最是置之一笑。可是从某一年开始,她说,林殊哥哥跟随赤焰主帅一同出征了。

这才是将门里最无奈的事情吧。似乎也是在那些年里,萧景睿对祁王,也有了一种莫名的崇敬之情。他的母亲是宸妃,宸妃是林殊哥哥的姑母。林殊和祁王,至少在名义上,都是萧景睿的表兄弟。

江湖或庙堂,总有一条路会是自己的归属。可是表哥的表哥还是表哥,即使我不是长公主的儿子,我也希望,他们依然还能是我的哥哥。


有一年,太奶奶身边,常去的人消失了许多。那时候,萧景睿还从未上过战场,他莫名地感到了害怕……祁王哥哥不在了,宸妃娘娘消失了,晋阳姨母也不知去哪里了……京城里的流言他当然听说了不少,那时候,比起死亡,他更害怕去给太皇太后请安,万一她问起了,他实在毫无答案。

直到霓凰郡主进京,他心里才稍稍安定了一些。那是他的表嫂,他一直这样记得。

夏冬姐姐的脾气变得更糟了,听豫津说,她的丈夫死在了梅岭。

很多年后,萧景睿还记得他初见云飘蓼时的感觉。她好生的娴静,她身上的那种味道,他从前似是在哪里闻到过一样。到底是什么味道,他已经记不真切。只记得那种味道,好像,和太奶奶那里的点心有关。

林殊,梅岭,苏兄。第一次见到苏兄那天,苏兄讨走了他从崖边采到的梅花。七哥爱吃榛子酥,太奶奶是记得的。

评论(5)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