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阳

新浪微博:@萧溱潆

明门闺秀(二十一)

#如果曼丽变成明家最小的妹妹#  

原梗来自 @琉白evenstar ,微博首发。


191.明楼接过阿诚递来的毛巾,擦擦头上滴答的水滴。

明楼:说吧,要比泼水还是比拳脚?

曼丽:如果我想要比枪法呢?

明楼:在我的印象里,在国外的时候阿诚并没有带你去过射击场,你更没有接受过任何关于射击的训练。

曼丽:你刚刚也说了,那都是很久以前的印象了。

明楼:这么说,离家几个月,我家小妹要让人刮目相看了。

曼丽:你就直说,敢不敢比吧?

明楼:不敢,不是害怕比赛,更不是怕输,是怕枪声会引来76号的特务,更怕子弹乱飞,伤到家具或是墙壁。

曼丽拔出枪来对着明楼:如果我非要逼你呢?

阿诚掏出枪来对着曼丽,明台紧接着也把枪口对准了阿诚。

明楼:都把枪放下,你们的教官没交过你们枪口不准对着自己人啊。

曼丽:谁跟你是自己人了?

阿诚:他俩的老师是有名的疯子,至于我的教官,已经在他们国内的肃反运动中牺牲掉了。

明楼:你能别跟这儿添乱吗?曼丽,不管你有什么误会,咱们好歹还是一家人吧。

曼丽:没有误会,大哥不是叫我去刺杀你本人吗?

 

192. 枪与绕口令

明楼:阿诚,把枪放下。

阿诚:明台的枪口还对着我呢。

明台:你的枪口对着我的未婚妻,我不得不这么做。

阿诚:我可以理解,但你未婚妻的枪口指着我的大哥,我也不得不这么做。要不你劝劝她吧。

明台:曼丽,先把枪放下。

曼丽:如果你被人用枪指着脑袋,你会把枪放下吗?

明台:如果你被人用枪指着脑袋,我会的。

明楼:阿诚。

阿诚:她放我就放。

曼丽:你不放我也不放。

明台:你们不放叫我怎么放。

明楼:她不会开枪的。

曼丽:你怎么知道我不会开枪?

明楼:那你就开枪吧。

阿诚:等一下,你确定你不需要装个消音器吗?

曼丽:你的枪口上不也没有装消音器吗?

阿诚:所以不管咱们当中的谁轻举妄动,都会把周围的特务引来。

明楼:你们几个一直举着枪不动,胳膊不觉得累吗?

曼丽放下了枪,阿诚和明台也先后放下了枪。

曼丽抱着靠垫坐在沙发上面:我只是不想让大姐伤心而已。

明楼正准备脱掉那件湿掉的西服外套:是啊,你说如果阿诚的枪不小心走了火,大姐该有多伤心啊。

曼丽端起桌上的茶杯连茶叶带水一起泼到了明楼身上。

明楼的外套脱到一半,一只胳膊还在袖子里面:下次别泼茶水了,这衣服很贵,很难洗的。

曼丽看看杯子里残余的水滴,对着明楼的衬衣倒了上去。

 

193. 明台和阿诚站在一边,默默的看着曼丽对着明楼撒火。看这架势一时半会儿也结束不了,两人小声交流了起来。

明台:阿诚哥,我去帮你上点药吧。

阿诚:放他们两个在客厅,不会出什么事吧?

明台:不让他们两个打一架的话倒是真有可能会出事。

阿诚捡起刚刚被曼丽碰到地上的一个苹果,在衣服上蹭了蹭:有道理。

明台:咱俩约好要打的,你肩上有伤,还是算了吧。

阿诚咬了口苹果:架可以不打,戏还是要演的。

明台:你说大哥会告诉曼丽多少东西?

阿诚:毒蛇,狩猎行动的真相,也就这些了吧。

明台:我不担心大哥把他自己的身份向曼丽透露多少,我是担心大哥会把我们在行动中扮演的角色告知曼丽多少。

 

194. 争吵与真相,都隐藏在明氏绕口令之下

曼丽:大哥你到底是哪一方的人?

明楼:你觉得我是哪一方的人呢?

曼丽:你希望我认为你是哪一方的呢?

明楼:你希望我暗示你我是哪一方的呢?

曼丽:都这种时候了还需要什么暗示,敞开天窗说亮话吧。

明楼:你拿枪对着我,你又是哪一方的呢?

曼丽:你明知故问。

明楼:既然你知道我明知故问,你为什么还要问我是哪一方的呢?

曼丽:我需要一个肯定的回答。

明楼:你怎么能肯定我说的就是真话?

曼丽:但你也不会跟我说假话。

明楼:既然你已经猜到了答案,再追问也无法得到全部的答案,为什么还要执念于一个肯定的答案呢?

曼丽:重要的是肯定,不是答案。

明楼:不管你认为我是什么人,我都予以肯定,这样你总能满意了吧?

曼丽:等等,这话是说,我接触过的、能想得到的势力,你都在其中有参乎吗?

明楼:我不承认,也不否认。

曼丽:你说这话和向我承认也没什么区别了。

明楼:曼丽,有些事情很复杂,不是三两句话能解释清楚的。

曼丽:等等,安静,你让我消化一会。

 

195. 火上浇油,开始动手

明楼:还想打架吗?

走神中的曼丽听到此话一拳打向明楼。

明楼矫健的躲过去了。

曼丽接着出拳,明楼频频闪躲。

明楼:功夫涨了,脾气也涨了。

曼丽:还不都是被你这条坏蛇给逼的。

明楼:女孩子脾气这么大可不好。

曼丽:要你管!

明楼:不管你能长这么大吗!你现在是我妹妹,将来是我弟媳,你吃我家的饭喝我家的水,我不管你能行吗?

曼丽:骗人你还有理了。

明楼:我哪里骗你了?你从小到大,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曼丽:你骗我去杀你,害我白白纠结了那么久。

明楼:电报里写的很清楚,要你们袭击明楼的座驾,是你自己没有看清。

曼丽操起旁边的花瓶就砸。

 

196.花瓶砸碎,发出“咣当”一声噪音。

阿诚:该咱俩上场了。

明台与阿诚一前一后的往二楼上走,明台在前,阿诚提着明楼的公文包走在后面。明台猛的停了下来,阿诚撞了个正怀,一脚没站稳,顺着楼梯就往下滑。

明楼紧急冲上前,及时在楼梯口扶住了踉跄的阿诚。明台居高临下一脸无所谓的表情,阿诚把公文包递给明楼,一只手捂住受了伤的肩膀。

明楼:多大的人了,路都不会好好走。

明台:是阿诚哥自己不小心。

明楼:我算是看出来了,你们两个今天是要造反啊。

曼丽注意到摔下楼梯的阿诚一直捂着肩膀:阿诚哥的肩膀怎么了?

阿诚:受了点小伤,没关系的。

曼丽:什么人干的?

明楼与阿诚面面相觑,都保持了沉默。

 

197.看在阿诚受伤的份上,曼丽与明楼终于停战了。明台被罚去阿诚房间帮他换药,曼丽和明楼留在客厅里谈话。

明楼:你说你接到刺杀任务后心情纠结,可我内心的纠结你又是否考虑过呢?我每一次给你们下达命令,每一次叫你们去出生入死,我的心都是揪着的。我生怕你们当中哪一个会回不来了,大姐该怎么办,你们当中失去爱人的另外一人,又该怎么办?你当初选择留在军校的时候,可有考虑过家里人的感受?

曼丽:你拿明台去换我,可有考虑过他的感受?

明楼:他被毒蜂抓住,那是他自己学艺不精,怨不得别人。因此而被扣在军校里面,涨点本事,倒也不是什么坏事。再说,明台离家去救你之前就已经十分清楚可能会出现的情况,他是自愿要去换你的。

曼丽:他自愿换我,我也是自愿为他留下的。

明楼:唉,妹子长大了,不由人了。

曼丽:明台知道你是毒蛇吗?

明楼:郭骑云知道。

曼丽:那阿诚哥呢,他又是什么身份?

明楼:他是我的私人助理。

曼丽:这话可真够含混的。你和毒蜂的关系如何,谁从属于谁?

明楼:我们是平级,这你应该知道的,毒蛇是情报处长,毒蜂是行动处长。我们俩的私人关系十分糟糕。

曼丽:毒蜂绑架我去军校是出于对你的打击报复还是别的什么?

明楼:他需要新人,而你正好符合要求,又恰巧被他在飞机上遇见,还出手救他露了身手。你是毒蛇的妹妹,这的确能为他将来的一些行动带来便利,但他并不敢拿我的家人来对我实施打击报复。

曼丽:为什么?

明楼:这话你应该问大姐。

曼丽:这关大姐什么事?

明楼:毒蜂没跟你讲过,他以前追求过咱们家大姐吗?

曼丽:啥?

 

198. 手表的故事仍在继续

阿诚:手表现在在汪曼春的手里,南田洋子被你杀死之前,曾授意汪曼春去调查那块表的购买情况。

明台:她查到大哥了?

阿诚:不然我怎么会知道这些消息。哎哎哎,你别激动,别扯我的绷带。

明台:大哥把手表送给我了,这件事汪曼春应该也知道了吧?

阿诚:知道,大哥一早就把你给卖了。

明台:这样最好,这对于死间计划的开展应该是会有帮助的。大哥不宜介入过深,拿我当挡箭牌是最好的。

阿诚:你当真做好准备了?

明台:从我得知死间计划,从我前往军校的时候,我就已经做好全部的思想准备了。

阿诚:那曼丽呢,如果你出了事情,她又该怎么办呢?

明台:她已不是从前那个幼稚天真的她了,我们一起经历过生死,都明白,谁都有先走的可能。

阿诚深吸了一口气:大哥准备要向汪曼春求婚了。

明台:他这是要引狼入室,关门打狗啊。大姐同意了吗?

阿诚:我在大姐那里报备过了,她应该会有心理准备的。该反对还是一定会反对,只是最后拗不过大哥,一定会妥协的。

明台:阿诚哥,你有喜欢的人吗?

阿诚:有,是自己人。

明台:不会是那位……?

阿诚:你想哪儿去了,她和我一样,也潜伏在汪伪的政府机关里工作。

明台:这种身份,恐怕大姐那关也不好过啊。

阿诚:是啊,咱们家就你和曼丽最幸运了。

 

199. 曼丽回房间休息了,明楼独自一人收拾着客厅地上的花瓶碎片。明台为阿诚换好了药,从房间里出来。

明台:大哥为何那么喜欢花瓶呢?

明楼:好花配好瓶,这是一种艺术。

明台:大哥认为我配得上明家这个精美的花瓶吗?

明楼:我们明家一向养花养牡丹,养草是兰草。

明台:手表之事,是我连累大哥和阿诚哥了。

明楼:自家兄弟,说什么连累不连累的呢。那块手表为死间计划提供了一个很好的契机,将来真正要面临险境的,会是你。

明台:大哥同曼丽交谈,她知道了多少?

明楼:她猜出了我是毒蛇,我没有否认。我向她暗示,她所能猜得到的组织之中,我都有参与。

明台:这其中的误导项也很不少,青红帮一类组织的在这上海滩里也是十分活跃的。

明楼:你以为你大哥和那些人就完全没有联系吗?不然的话我和你大姐如何能在父母早亡的情况下在这十里洋场站稳脚跟。

明台:大哥,我原以为我已经很了解你了,现在发现其实还差得远了。

明楼:你只要知道,你大哥不会背叛家,不会背叛国,这就够了。

明台:我之前觉得,为了计划的成功,为了抗战的胜利,你是不会在意付出什么样的代价的。然而这几次的行动之后,我开始担心,当死间计划开始之后,你是否会因为不忍心而出手救我。

明楼:明台,你知道,你的大哥心比金坚,比蛇还要狠毒。我有我冷漠的一面,到了关键的时候,自保就行,别太在意我。

明台:你这些话连汪曼春都说服不了。

明楼:那就说服她,让她相信你我都是被人构陷了的。

 

200.明家日常·兄弟斗法

①明楼书房内

明台:大哥这根钢笔不错,什么时候买的?

阿诚:日本人送的,你想拿去用吗?

明台:还是算了。

 

②早餐饭桌

明楼:明台,我送你的手表这几天怎么不见你戴了?

阿诚:咱们家小少爷对什么东西都是三分钟热度。戴上两天过了那个新鲜劲,就又扔到一边了。

明楼:我还以为明台是嫌弃那块表是我用过的,不肯戴了。

明台:我是嫌弃啊,表带上扣过的扣眼那么靠外,还留下那么深的印子,我当然会嫌弃了。


评论(5)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