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阳

新浪微博:@萧溱潆

琅琊梦话·晋阳手札

接本系列之前的篇章,前文可在标签“琅琊梦话”下查看。这章换了一个写作角度,也稍稍换了换文体。以晋阳长公主的日记的形式来展开叙述。


贞平二十三年腊月初四

夫君和小殊终于在两天之前顺利班师。小殊在北境时受了重伤,险些丢了性命,如今伤势依然没有痊愈。我去看他时,他也只是笑笑,说自己没什么大事,伤已经好的差不多了。小殊这次回来,变得乖巧懂事了许多,不知是否是经历了生死大劫的缘故。生于将门,对于他来说也不知是幸还是不幸。嫁入帅府,我却注定这辈子都少不了牵挂与担心。

小殊说,景琰就快要回京了,会送给他东海的特产做礼物。他说这些时语气十分轻松,好像一件无所谓的事情。作母亲自然就看出来,他内心其实是很期待的。以景琰与他的交情,又是千里迢迢专门从东海带回来的,这礼物定然是非同一般。

夫君还带了两位郎中一起回府,是父子两个,姓蔺。夫君从前在我和小殊面前见过自己游历江湖时的那些事情,路过琅琊山时,和琅琊阁主大战了三天。我记得,他的故事里,那琅琊阁主就是姓蔺。当着客人的面,我没有问他。等明日我会专门向夫君求证一下。小殊同那位蔺公子倒是有说有笑的,他能交位新朋友,我自然也是高兴的很。


贞平二十三年腊月十七

小殊回府已有半月,伤势也终于痊愈。自回府的第五天起,他就又像从前一样每日到府中的花园里去练剑。他的所有习惯都还和离开之前一样,可我却感觉,他每日心事重重,好似变了个人一样。从前夫君总嫌小殊不过够稳重,可现在,连他也不知小殊心中究竟在想着些什么。

虽然儿子人变成熟了是件好事,但见他日日愁眉紧锁,我也实在是欣喜不起来。

莅阳家的景睿和言府的公子前些日子来看望了小殊。小殊见到他们时十分高兴,有说有笑,其乐融融,也没有像从前那样去欺负言豫津。我本来还指望看言家公子出洋相,不过只要小殊高兴,怎样都是好的。言侯倒是从来都不在意小殊欺负他家少爷的。他一向喜欢小殊,那个小机灵鬼惹些什么麻烦,只要言侯在场,都是会为他解围的。

景禹的病好了没几天又复发了,小殊大概也是在为自己的这位大表哥在担忧吧。祁王的生母出自林家,祁王的状况,自然也是和林家的境遇息息相关的。我与夫君虽然厌恶党争,但却也不得不为林氏和乐瑶的未来担心。


贞平二十三年腊月二十二

小殊回府二十日了,穆王府的霓凰郡主昨日刚刚进京,今天一大早便来府上找小殊玩耍。见着霓凰,小殊整个人都灿烂了起来。看起来,在小殊的心里,我这个当娘亲的,终是比不上这未来的媳妇了。

我叫小殊带霓凰出府去玩,顺便出门去散散心。两人武艺都很好,我也没什么可不放心的。

听小殊身边的仆人说起,小殊近来似乎总做噩梦。他什么都没同我说,倒是日日与那位蔺少公子形影不离。我想他大概是有些心事吧,却不知该如何同我和夫君说起。也许我该找个机会和他好好谈谈,他这个年纪,不该心思那样沉重。

小殊也并不知道,我也曾做过几个奇异的梦。有些莫名其妙,有些则像是另一种场景之下真实发生的情景。

我梦见夫君和小殊都没能从北境回来,赤焰军被诬陷谋反,林氏被满门抄斩。而我,当今皇帝的亲妹妹,圣上亲封的晋阳长公主,自刎在了朝阳殿前。

若是林家真的遭此际遇,我想我定然不会苟活于人世。

可不管遭受多大的冤屈,只要小殊还在,不管要承受多少的煎熬,我也一定会为了他活下去。

有一瞬间,我觉得小殊已经经历过我梦中的那些苦难了。他在战场上活了下来,改头换面,为洗冤奔走呼号。

想到此,不由的摇头轻笑,都是没有的事情,我怎么会如此的胡思乱想?


小殊送走了霓凰,回来时,见我在写东西,就拿了本书坐在我房间书桌的对面。

“你有心事是吗?”

“从小到大,果然是娘亲最了解我。”他从书后面抬起头,对着我笑笑。

那笑容并没有今天早晨他面对霓凰时笑得那么灿烂,反而是带着几分苦涩,几分难言的心酸。

“在看什么书呢?”自打从北境回来,小殊日日都捧着那本书。我想,应该是他的挚爱。也许以一本开始话题,可以避免单刀直入的尴尬吧。

“一本游记,写得十分有趣。我在回程之中还和爹爹讲,等他有时间了,带上娘亲和我一起去四处游玩。”

“可是在书上看到什么好玩的去处了?”小殊这些日子以来难得有如此的兴致,我自然也要顺着他的话题谈下去了。再说了,我自小长在深宫,对于外面的世界,其实也是好奇的紧。

“涂州有一个县府,有处飞瀑十分壮观,我希望娘亲也能去看看。”

“在哪个县府?”他欲言又止,我反倒是来了兴趣。

“就是娘亲名字的那个县府。”

晋阳这个名字,可不会出现在涂州治下。“是溱潆府吗?”不是封号,那就只能是我的本名了。这个名字用的太少,皇室的小辈们根本不知我的闺名,就连最疼爱我的皇祖母每每称呼我时也是唤我晋阳。

“是的。”小殊露出一个调皮的笑,像是因为突然提到我的名字,觉得有些唐突。如果他能总这样开心,我倒是半点都不会介意他的唐突。

“我虽与此府同名,却从来都没有去过那里。你若是想让你父亲领咱们两个去玩,我明日便同他说去。”

“谢谢母亲。”小殊平日里总唤我“娘亲”,他若是叫我“母亲”,多少是带了几分严肃。

“下人说,你近日总做噩梦,可是真的?”

“让母亲担忧了,近日是常常做些奇怪的梦,也总被梦中的场景惊醒。说到底,梦由心生,都不过是我自寻烦恼罢了。”

“娘近日也总爱做些奇异的梦,梦见过一些令人心惊的事情,也梦见过所谓的未来。”说完话,我看到小殊神色一惊。

“娘亲,有些话我也不知该从何说起,在北境昏迷的那三天中,我似是到了另一个时空,梦中家里遭遇了不幸,陛下被小人蒙蔽,而我用了整整十三才洗清林府和赤焰军身上的冤屈。”果然,他的梦和我的有许多相同之处,这种相似真不知是不是只是简单的巧合。十三年,虽然只是场梦,但在那样真实的情境中,小殊,又到底吃了多少苦、遭了多少罪?做母亲的,永远都会心疼自己的孩子。

我走到小殊的身前,轻轻将他揽入怀中。“娘亲已经有很多年没有抱过你了。你小的时候就很争强好胜,后来长大些,一直也十分坚强独立。你一向崇尚像你父亲那样的武力,几乎从来都没有怎样依赖过我。我现在抱着我的儿子,我知道,不是他在依赖我,而是我在依赖他。我们母子连心,谁都离不开谁。我只想要让我的儿子知道,他是可以相信我、信任我的。因为我明白他梦中发生的事,也了解他对于当前局势那种隐隐的不安。我不想那个最明媚的少年变得这样的忧伤,我是他的母亲,我会一直陪在他的身边。”

我看到小殊依靠着我,眼里流下了两行清泪。我第一次感觉到,那样勇武的他,其实也是十分脆弱的。不同于从前见他受伤时意识到的生命的脆弱,他的内心,同样也是会受到伤害的。我觉得他长大了,又觉得他还像个孩子。对于我来说,他永远都是个孩子吧。某一时刻,真希望孩子永远都不要长大。

忽然间想起自己小时候的那些时光了,无忧无虑,任性无畏。到了十几岁时,傻傻的喜欢着那位将门之子,盼着有一日能同他结为连理。后来朝局风云变幻,我知道了生于皇室的悲哀。后来乐瑶姐姐入宫,我开始知道人生的无奈。

而一场大梦之后,我只知道,我需要尽我一切的努力,去守护他们父子的平安。

评论(2)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