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阳

新浪微博:@萧溱潆

明门闺秀(二十二)

#如果曼丽变成明家最小的妹妹#  

原梗来自 @琉白evenstar ,微博首发。


201.筹谋

明楼:上峰已经批准毒蜂的死间计划了。

明台:那他是不是很快就会来上海了?

明楼:还得再快一点,在敌人面前布下的破绽都已经发酵的差不多了。

明台:大哥是打算再刺激一下毒蜂。

明楼:这还得靠你和曼丽来做。明天晚上会有一批特殊货物经过你们A区。

明台:早就想干他一场了,奈何还得被党内的上级管着。只是这么一来,行动经费又没有着落了。

明楼:等这次行动过后,你恐怕也用不着军统的行动经费了。

明台:但愿这句话的重点,只是关于军统。

明楼:我会让阿诚找一个你们两人都在的场合向曼丽点透摆渡的事情。

明台:大哥是想让曼丽对军统死心?

明楼:只有这样,才能让她下定决心脱离军统。把她拉到咱们这边,才有可能救的了她。

明台:我们这样做,是不是会连累其他区的人?

明楼:如果我跟你说B区的行动负责人暗杀过我党的进步青年,你是不是负罪感又会少些?

明台:这就算是他罪有应得吧。

 

202.第二日中午,午饭后,阿诚丢给明台一条好烟。

明台:这么好的烟,哪儿来的?

阿诚:刚从海关收过来的。

明台:最近市面上各种东西都在涨价,香烟这些日常的东西尤其涨的厉害。谢谢阿诚哥了。

曼丽:香烟不是政府专卖吗?关你们特务委员会什么事?

阿诚:76号不负责卖,只负责运输。盖了章,就能进出港口。我还以为曼丽对除了棒棒糖以外的东西都不感兴趣呢。

曼丽:明台总叫我帮我他买烟,一来二去我也就知道了一些。特务机构参与货运,这其中恐怕并没有那么简单吧?

阿诚:说的好听点叫运输,说的直白一点就是走私。你们还不知道吧,76号和重庆政府高层勾结,走私紧俏商品,香烟、红酒,什么都有的卖。

曼丽:真的?

阿诚:你以为呢?

曼丽:可是双方不是正在交战吗?前线都打成那样了,这些上层……

阿诚:战打成什么样他们才不关心,捞到手的才是真的。战争导致物资紧缺,双方都需要互惠互补。周佛海和军统的戴局长据说也关系匪浅。别太天真,战争远不是你们想象的那样简单。

阿诚走后,明台用镊子解开了香烟包装上的贴纸,下面盖着“吴淞口第9号仓库”印章。曼丽想起,之前他们小组负责转运时交接货物的正是这个9号仓库。郭骑云一直在瞒着他们,军统的上层一直在进行这些秘密的勾当。

 

203.忧虑与多疑,是工作的需要,还是缺乏安全感的表现

曼丽:这些事情你从前知道吗?

明台:摆渡的事情一直是郭骑云一个人在做,我不曾插手,所以也不是十分了解。

曼丽:你说阿诚哥告诉咱们这些,以咱俩的性格,不可能干看着什么都不做。他的目的何在呢?

明台:也许他就是随口一说,也许他内心对这些事情也是看不惯的。

曼丽:这会是大哥的意思吗?

明台:阿诚哥的行事,十有八九都是大哥授意的。

曼丽:得知大哥就是毒蛇之后,我反而越来越看不明白他了。你说大哥会是共产党吗?

明台:我觉得有些事情是出自于一个人的本心,无关政见和党派的。

曼丽:我也不知我为何会这么想。大哥给我的答案十分模糊,模糊到我足以怀疑一切。近来,总觉得家里有一双眼睛在盯着咱们,心里很没有安全感。所以平白中多了许多无端的猜测。

明台:无论你怀疑什么,不要轻易放弃你的怀疑。老师曾经说过,干我们这行的,不能相信任何人。

曼丽:如果有一天我跟共产党走的近了,你会怎么做呢?

明台:无论你去哪儿,站在那一边,我都会跟你跟你站在一起的。除了背叛家国。

曼丽:除了背叛家国。是啊,乱世之中,只要坚持底线,其他的还有什么好顾虑的呢。你刚刚提到老师,我总觉得,老师还会回上海的。

明台:也不知到时候我们是该高兴,还是该担忧呢?

 

204.明台和曼丽去到照相馆时,郭骑云刚刚从藏有电台的房间出来,手中还拿着刚刚收到的电文。

明台:郭副官,上级又有什么指示了?

郭骑云:是摆渡的事,今天晚上在吴淞口9号仓库,有一批货需要摆渡。

曼丽想要说什么,被明台拦下。

明台:今天晚上,我们两个和你一起去9号仓库。

郭骑云:你们也要去?

明台:怎么,命令本就是下给整个A区小组的,我作为小组的组长,前去监督一下有什么不可以吗?

郭骑云:没有,既然组长这么说了,就一起去吧。

明台和曼丽上了照相馆的二楼。

明台:对了,曼丽,我记得上次樱花号行动时的炸药好像还剩着一些吧?

曼丽:你想干什么?

明台:放心,不会让上面抓到实际证据的。

 

205.台丽结婚照

郭骑云敲了敲二楼房间的门。

曼丽:什么事?

郭骑云:组长,你们之前照的那张结婚照洗出来了。

明台接过照片,不由噗嗤一笑:你这照的都是什么啊?

曼丽好奇的凑前去看:我看挺好的,一般的摄影师还抓拍不到呢。

明台:照相时是偷偷摸摸的,现在好了,可以光明正大的放身上了。

曼丽:你不是说照的不好吗,那就我保存着吧。

明台:咱俩不至于就拿这个当结婚照吧?

曼丽:我没意见,就看你。

明台:意见倒是没有,就是这照片实在是没有办法摆到家里。

 

206.第二天早间,满城的报纸头条都是昨夜在吴淞口码头炸毁了一条运输的货船。

新政府办公大楼前,梁仲春拦住了真要进楼的阿诚。

梁仲春:现在这生意是越来越不好做了。

阿诚:梁处长这一向顺风顺水的,何出此言哪?

梁仲春:你还没听说?昨日夜间一艘货船在吴淞口码头被爆炸,整整一船货物,全跟着炸毁了。

阿诚:那里面有你的货?

梁仲春:倒是没我的货,但船是从我这里走的,我放的行。

阿诚:既然帮了忙,又出了这么大的事。这船虽然炸了,但过路费一分也不能让对方少交。

梁仲春:还有你这么坑人的啊。不过也对,忙我已经帮到了,不关我的责任,该出的钱确实还应该让他们出。

阿诚:行了,你拦下我不就是想说船被炸了,怕担责任,不想给我这次的分成吗?明长官那里我会帮你推卸责任的,至于我该得的那部分,梁处长是聪明人,自己看着给吧。

 

207.爆炸揭秘

阿诚:你是怎么做到的?

明台:你在说什么?

阿诚:那条货船啊,你是如何让它在离开A区的管辖范围之后才炸毁的?

明台:想知道啊,没点表示我能轻易告诉你吗?

阿诚:桂姨炖了鸽子汤,我不想喝,全让给你好了。

明台:这也太没有诚意了。

阿诚:行行行,等下个月发了工资送你一套好的袖扣。

明台:其实很简单,我计算好了时间,然后用了一点白磷。

阿诚:白磷?

明台:船运行之后发动机会发热,白磷受热之后就会自燃,继而就会引爆事先安放在船舱里的炸药。只要把时间算好,引爆不是问题。

阿诚:原以为你一直不学无术。

明台:咱们家有人装汉奸高官,有人装势利眼秘书,自然也得有人装纨绔子弟啊。

阿诚:就曼丽最简单,只要本色出演就行了。

 

208.不以结婚为目的的订婚纯属耍流氓

明楼:大姐,我有事情要跟你说。

明镜:看你的表情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事。最好不要是关于日本人和你们那个狗屁新政府,也不要是关于汪曼春。

明楼:大姐,我的工作您也知道,想让我避开这些话题,这话还怎么谈呢?

明镜:是关于汪曼春的吧?

明楼:大姐真是料事如神。

明镜:别拍马屁,直说吧,你是不是打算要娶她?

明楼:订个婚而已,给她点希望,好让她全身心的信任于我,为接下来的计划做好铺垫。只是一张空头支票,不会有兑现的那一天的。

明镜:虽然我一向都很讨厌汪曼春,但你这话任何一个女人听了都会想要骂死你的。你的意思大姐明白,只是为了更好的利用汪曼春,而之后,要么拿支票的人死于非命,要么就一直拖着,等到开支票的那家银行倒闭。

明楼:大姐不愧是大姐,什么事情一点就透。没错,我正是这样打算的。在大姐面前,我不避讳我的真实目的,也不害怕您骂我负心薄幸。自打我披上汉奸这张皮起,我就没少干招人骂的事情。明楼只能说,自己从来都没有对不起过国家和民族。

明镜:大话谁都会说,可这种违心之事,大姐实在不愿你去做。真的非要如此吗?

明楼:大姐可知,我们的周边有日本人派来的奸细?

明镜:是谁?

明楼:大姐想想家里最近新来了什么人,不就知道是谁了吗?

明镜:是桂姨?

明楼点点头:我现在还不能动她,她的上级死了,她失去了和日本人之间的联系,现在只能去找汪曼春。而我呢,要在她们之间制造一些怀疑,为接下来的计划做好铺垫。

明镜:随你吧,我现在是越来越看不明白你了。你自己多加小心,还有,别把家里的其他人牵扯进去。

明楼:这么说,您是同意了?

明镜:你拿任务、拿计划来说事,我就是想反对,也无从下手。大道理我讲不过你,姐姐知道,你虽然对那个汪曼春还留有好感,但要你和她在一起,其实还是她占尽了便宜。

明楼:大姐放心,您的弟弟也不是那种吃亏的人。只是以后,汪曼春跟咱们家的关系近了,大姐行事便更得多加小心。

明镜:知道,这么多年来,我什么时候不防着她啊。

 

209.桂姨在厨房里切菜,就听见客厅里明楼和明镜吵的不可开交。明台、阿诚、曼丽听到声音也都到客厅里去劝解。桂姨只听清明楼说要和汪曼春订婚,明镜不等他说完就开始和他吵,越吵越乱。

明镜:我不答应,就算她叔叔不在了,她那样的汉奸走狗也休想进我们明家的门。

明楼:日本人从中做媒,我实在是没有办法拒绝。以前还能拿她的家族说事,现在我总不能说我大姐不喜欢她,因为她是汉奸。你弟弟我可也在新政府当中工作。

明镜:她对你大姐不敬,你大姐容不得她。这条理由够不够?

桂姨冷笑两声,这么多年了,明镜的性子真还是一点都没变。

明楼:无论大姐是否答应,这件事就这么定了。您的反对根本就改变不了什么。

桂姨听到明镜的呜咽之声,心里有几分得意。正想出去假意安慰几句,却看见明镜用手帕擦了擦眼,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明镜:要我答应也不是不可以,不过要约法三章。

明楼眼露喜色:大姐请讲。

明镜:她汪曼春想进我明家的门,就必须要遵守我明家的规矩。第一,入了我明家,就必须要和她之前的家庭脱离关系。她叔叔害死你我的父母,我看在你的份上可以接纳她,但不会接纳她的家族。

明镜:第二,她汪曼春即使和你明楼结了婚,也休想从明家分得一分钱的家产。不是大姐刻薄,当年汪芙蕖害死父母之后又想要害死你我,不为其他,就是为了侵占明家的财产。大姐不可能让汪家的人如愿。

明镜:第三,在这个家里,我依然是说了算的。她汪曼春即使进的了这个家门也休想挑战我明镜的权威。她若是敢对这个家里的人有半分不敬,若是敢为难这个家里的人,我不会找她的麻烦,但明楼,你休想再进这个家门。

明楼点点头,答应将大姐的条件告知汪曼春。

桂姨在一旁听得不寒而栗,这依然是当年将她赶出明家的那个明镜,态度强硬,半点都不留余地。汪曼春与明镜斗法,先认输的还不知道会是谁呢。

 

210.

曼丽:阿诚哥,大哥为何突然要和曼春姐订婚,真的是因为日本人施压吗?

阿诚:是,也不全是。

曼丽:那大哥是愿意还是不愿意呢?

阿诚:情分虽然还在,但两人的性情都已和当年大不相同。你说呢?

曼丽:大哥这又是何必呢,我真的不愿意看他为了所谓的理想和大义而牺牲那么多。

阿诚:比起失去生命的人来说,这点牺牲又算的了什么。曼丽,我需要提醒你,虽然现在你知道了我和大哥的身份,但我们之间不能有任何横向的交流。所有的情报,除非紧急情况,还是要通过原来的渠道进行传达。你可以去偷看大哥书房里的文件,但我们不能直接把文件拿给你看。

曼丽:是怕大姐发现,还是因为家里有内奸?

阿诚一脸吃惊。

曼丽:看起来,家里确实是有内奸。我并没有什么直接的证据,只是偶尔感觉气氛有些不对,感觉做什么事都好像总有人盯着。家里的其他人都在一起很多年了,这个内奸也只能是……

阿诚:是桂姨,大哥提醒过我了。桂姨只是我的养母,从前还虐待过我。我与她之间,并没有什么情分的。

曼丽沉默了片刻,忽然问道:阿诚哥,你有喜欢的人吗?

阿诚:有,是我的同事,在政府里做文职工作。

曼丽:她叫什么名字?

阿诚:朱徽因。

曼丽:你的“诚”字,倒还算是应景。

阿诚:又成不了眷侣,空有一个同音的尾字,又有什么用。

曼丽:大哥和曼春姐的事情,或许是个契机。

阿诚:大姐妥协,那是有不得已的理由。我不想让大姐再因为我的事情而操心。

曼丽:等到战争结束,或许你们便都可以自由地去追求自己的幸福。

阿诚:谁又知那时的我们会在哪里,那时的命运又会如何。


评论(9)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