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阳

新浪微博:@萧溱潆

琅琊小记·黑鸽外传

1.廊州江左盟总部飞来一只黑色的鸽子。用飞鸽跟江左盟联系最多的,是琅琊阁。只是,从前一直都是一只白鸽。琅琊阁少阁主蔺晨爱着白衣,最心爱的鸽子,也是通体雪白的。

鸽子身上并没有任何的标记,舵主黎刚看过鸽子携带的字条后,嘴角微微抽搐,抱着鸽子去见宗主梅长苏。

黎刚:宗主,琅琊阁蔺少爷新送来一只联络用的鸽子。

梅长苏:居然是黑色的。

黎刚:蔺晨少爷在信上说,这只黑鸽体格健壮,毛色油亮,羽翼丰满,善疾飞行,以后就留在江左盟听任梅宗主的差遣了。

梅长苏:一只鸽子而已,哪来怎么多说道。也只有蔺少阁主会在鸽子身上研究这么多弯弯绕。这鸽子黑是黑,样子倒还不难看,就留下来吧。

 

2.马之千里者,一食或尽粟一石。

鸽之黑马者,食量也同意惊人。

那只黑鸽来了不几天,江左盟手下喂鸽子的就向上司叫苦不迭。黎舵主无奈,把这只黑鸽的近况报告给了宗主。

黎刚:宗主,您还记得前两天蔺晨少爷送来的那只黑色的鸽子吗?

梅长苏:记得啊,很黑的一只。

黎刚:这两天下面人来报,那只鸽子食量惊人,一顿饭就要吃去其他鸽子两天的饲料。

梅长苏:蔺晨不是说那只鸽子身体好、本事大吗?又想马儿跑得快,又想马儿不吃草,哪儿有这种好事?让它吃吧,咱们江左盟还喂不起一只小小的鸽子吗?

黎刚:话是这么说没错,可蔺晨少爷的话一向都是参了水分的,那鸽子本事到底怎么样,还得试试才能知道。

梅长苏:这好办,这两天正好有事要联系琅琊阁,就派这只新来的黑鸽子去吧。

 

3.黑鸽带着蔺晨的回信飞回了廊州,刚一入梅长苏的院子,就被飞流一把抓住。

黎刚:飞流,那可是蔺晨少爷新送给宗主的鸽子。

飞流听到蔺晨二字,态度更加恶劣。

黎刚:这鸽子吃了咱们江左盟不少饲料,你要是就这么把它给掐死了,那咱们可真是亏大发了。

飞流依然不听。

黎刚:飞流啊,我跟你说,这个黑色的鸽子呢,不是太吉利,你要是把他掐死了……

飞流一把将黑鸽塞到黎刚的怀里。

黎刚:还是蔺晨少爷思虑周全,知道用这招能唬住飞流。

黎刚将黑鸽拿给梅长苏。

梅长苏:回来了?效率倒是挺高,看来蔺晨没有骗人。就是几天不见,这鸽子明显瘦了一圈。

黎刚:属下也注意到了。也不知是从廊州到琅琊山路途辛苦,还是琅琊阁那边没喂饱就放回来了?

梅长苏:鸽子喂太饱就飞不动了。

黎刚:那看起来,琅琊阁写好回信后喂都没喂就又把这鸽子派回来了。

梅长苏回过头看了黎刚一眼。

黎刚:我是说,还是宗主您厚道仁义。

 

4.几个月后,蔺晨去廊州拜访梅长苏。一身黑衣,一把黑柄的折扇。江左盟的下属对于这位和他们宗主私交甚好的蔺少阁主还是比较熟悉的,看着一身黑衣的蔺少阁主,连平时最严肃刻板的小厮都忍不住偷笑起来。

蔺晨:本少爷的这身打扮很好笑吗?

小厮恢复一本正经的语气:哪里的话,蔺晨少爷风华绝代,怎么能说可笑呢?属下对蔺少爷的仰慕之情犹如滔滔江水绵延不绝,见到蔺晨少爷降临,喜不自胜,故而在少爷面前失态了。

蔺晨:江左盟的人都这么会说话吗?看在你如此仰慕本少爷的份上,就不跟你一般计较了。

小厮:多谢蔺晨少爷,您这边请。

蔺晨进入梅长苏居住的院子,不急着去见梅长苏,而是在院中叫着飞流。

飞流正在房顶上躺着,听到蔺晨的声音,立刻警惕了起来。他朝下看了一眼,本是为了确定来人,却被那一身黑裳吓得钻进了屋里,躲到了梅长苏的身旁。

蔺晨见飞流进屋了,也不紧不慢的走进梅长苏的房间。边走边说还边拿手里的扇子笔划着:长苏啊,多日不见,这飞流怎么变得愈发的胆小了呢。莫不是你苛责了他?飞流莫怕,谁欺负你了,跟蔺晨哥哥说?

飞流躲在梅长苏的身后,怯怯的看向外面。蔺晨看向他时,他便直接把头也藏了起来。

蔺晨:小飞流,你蔺晨哥哥大老远从琅琊山跑来看你,你就这种态度,看我等下怎么收拾你。

梅长苏:你也莫要怪他,谁让你哄他说黑鸽子不吉利。他见了你这一身黑衣,不躲着才怪呢。

蔺晨:说起我这黑衣,长苏,怎么样,我穿着黑衣够帅吧?

梅长苏:没看出来。

蔺晨转了个圈:你再仔细看看。

梅长苏:世人皆说黑衣显瘦,但前提是穿衣之人胖瘦有度。像你这种身材,穿什么颜色区别不大。

蔺晨:你个小没良心的……

梅长苏:你来廊州,不会就是为了让我看看你的新衣裳吧?

蔺晨:金陵兰园的那件事情,我根据你提供的线索,已经查得一清二楚了。我怕信中三言两语说不清楚,就特地跑来给你讲述案情。

梅长苏:辛苦了,多谢蔺少阁主费心。

蔺晨:哪里的话,你我之间,还用说个谢字。此事的线索来自江左盟的下属,我说过,江左盟的事就是我蔺晨的事,哪里谈得上辛苦。

梅长苏:说说看,你都查到了些什么。

蔺晨:这兰园啊,就像你得到的消息,是一个……

……

梅长苏:你穿一身这么阴沉的衣服讲一个这么阴暗的故事,倒也算是应景。

蔺晨:本少爷的衣服黑是黑,但黑得敞亮。

梅长苏:就像你那只黑鸽,毛色乌黑油亮,羽翼丰满健壮。

蔺晨:你这是夸我呢,还是损我呢?

梅长苏:我这不是为了调节一下气氛。

蔺晨:那只黑鸽在你这里还好吗?

梅长苏:挺好的,吃的好,睡的好,也不用担心哪天被飞流抓去吃掉。

蔺晨:关键是最后一条。

梅长苏:其实也不用专门派一只黑色的鸽子,还编大段吉利不吉利的故事。你只要告诉飞流,蔺晨养的鸽子都随主人,飞流就会对那些鸽子退避三舍了。

蔺晨:你大爷的!

 

5.蔺晨走后,梅长苏叫来黎刚交代任务。

黎刚:宗主,既然你有保护鸽子的办法,为什么还是听由飞流抓那些鸽子呢?

梅长苏:我反正闲的也是无聊,看飞流逗那些鸽子也挺有趣的。

黎刚:您就不怕飞流把鸽子烤的吃了?

梅长苏:吃了就吃了,大不了让蔺晨再送一只过来。

黎刚:那只黑鸽食量挺大,要真让飞流吃了还挺可惜的。

梅长苏:这一点上,这黑鸽还挺随他主人的。

黎刚:这次蔺晨少爷来,可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

梅长苏:之前童路说的事情,蔺晨查探到了。

黎刚:是金陵城那个兰园的事情吧。宗主,接下来该怎么做?

梅长苏:让咱们在金陵经营房产的人收购下这个兰园,中间多转几次手,多并购几个园子,不要留下关于江左盟的半点痕迹。

黎刚:属下明白。

 

6.黑鸽飞入琅琊阁,带来梅长苏最新的消息。琅琊阁中的鸽子,白色的居多,也有少量灰色或花色的。像这只这么黑的,全琅琊阁仅此一只。这只黑鸽代表着江左盟的消息,在琅琊阁里,是有通行的特权的。

蔺晨看完字条,神色凝重。少许,吩咐手下人将他的小药房准备出来。

小厮小心翼翼的问:少阁主要去熬药?是否给江左盟回信?

蔺晨:不用了,过几日我会亲自去趟廊州。这黑鸽短时间内怕是也用不大着了,江左盟也有他们的传信鸽子,这只黑鸽就留在琅琊阁做个纪念吧。吩咐下面的人,好生喂养,不得怠慢。

小厮只知道少阁主一向喜爱鸽子,却不明白蔺晨说的纪念又是何意。只得毕恭毕敬的回复一句:属下遵命。

 

7.南楚使团进京后,又在南楚待了将近一年,蔺晨终于收到了金陵来的第二份飞鸽传书。蔺晨心想,梅长苏一写信,保准没有好事。

找到了一位从前的战友,还中了火寒之毒。蔺晨感觉,自己已经很久没有听到那传说中天下第一奇毒的名字了。分别前送给梅长苏的药,大概也快要吃完了吧?

不对,他又遇见一位中了火寒之毒的旧友,以长苏的性情,即使不顾自身,也一定会拼死相救。药,恐怕已经吃完了。梅长苏,恐怕也已经发过病了。两个中了火寒毒的病人,也不知他身边的医生,能否应付的来?

一路快马加鞭,疾驰奔向金陵。

蔺晨在路上忽然想起那只黑色的鸽子,它飞得那么快,从琅琊山到廊州,仅仅只需几个时辰。

几个月前接到琅琊阁的消息,那只黑鸽突发重病,不在了。

养了那么多年的鸽子,下属报回的,死去的不下百只。从十三岁开始,他便已不会再因为鸽子的死亡而落泪。

今日是怎么了,想起那只黑鸽,竟然莫名的觉得伤心。

长苏说,那只鸽子食量很大。吃了琅琊阁和江左盟那么饲料,就这样死了,多少觉得可惜。

长苏还说,那只鸽子有些像蔺晨。蔺晨猛然觉得,廊州的日子,就好像那只鸽子一样,一去不复返了。


评论(6)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