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阳

新浪微博:@萧溱潆

明门闺秀(二十三)

#如果曼丽变成明家最小的妹妹#  

原梗来自 @琉白evenstar ,微博首发。


211.外出工作

曼丽:大姐,我不想总待在家里,我想出去工作。

明镜:你是因明台不能总在家陪你,一个人闷得慌吧。

曼丽:明台说,他现在的工资根本不够应付我一个月的开销。所以,我也得出去挣钱啊。

明镜:傻丫头,明台那是逗你呢。你什么时候需要靠他的那点工资来养活了。

曼丽:可我也不能总在家里闲着什么事也不干啊。

明镜:如果大姐把家的工厂交给你,你能经营的来吗?

曼丽:我大学里学的就是金融管理,应该…没有…问题吧。

明镜:应该没有,看样子还是不太自信啊。家里的面粉厂正好缺个经理,你先去试上两个月,挣了算你的,赔了算大姐的。

曼丽:谢谢大姐。面粉厂经理,比明台那个小小的银行职员可强多了。要是明台能来给我管管账那就更好了。

明镜:你想出去工作,是为了和明台赌气吧。

曼丽:才不是呢,我这不是也希望自己多帮家里减轻些负担嘛。

明镜:一个汪曼春,就让你们这般的如临大敌。曼丽你记住,无论到了什么时候,大姐都不会让你们三个小的受委屈的。你大哥也是。

 

212.明镜将明家产业中的一家面粉厂交给曼丽打理。郭骑云关闭了那家照相馆,去到明家的面粉厂里负责销售。

明台:我记得咱们刚从军校回来上海时,你挺喜欢那家照相馆的。

曼丽:是啊,我一直都很喜欢那里啊。

明台:你之前利用空闲时间去照相馆帮忙,钱一分也不少挣,不是也挺好的吗。

曼丽:我跟阿诚哥打听了一下,家里的产业中就这家面粉厂缺人打理。我学的就是金融管理的专业,能为家里分忧自然是最好的了。曼春姐虽然要和大姐约法三章,可难保她不会在听说家里的厂子缺人后利用和大哥的关系安排自己的人进来。我知道我不该这样怀疑自己未来的嫂子,可我是在明家长大的,我当然要以明家的利益为先。

明台:你做的很对。大姐也确实需要一个像你这样的帮手一起来打理家里的产业。

曼丽:郭骑云的那家照相馆,是利用摆渡的提成开起来的吧?

明台:但他喜欢摄影,倒是真的。

 

213.明家日常·植树节特辑

①每收养一个孩子,明镜总要在院子里为他们种上一棵树。

明台刚到明家时,明镜带着明楼和明台在院子里种了一棵石楠树。

阿诚被接到明家后,明镜让明楼领着明台和阿诚在院子里种了一棵白杨。

曼丽被收养后,明镜亲自领着明楼和家里的三个孩子,在院中种下一棵桃树。

明楼:大姐,为何我出生时家里没有为我也种了一棵树?

明镜:你出生在冬季,天寒地冻,不宜种树。

 

②明家有专门为自家面粉厂提供小麦原料的麦田。

某年,明镜带着家中其他四人去视察明家的麦田。

明楼:幸好啊,家中只有面粉厂而没有制糖厂,不让啊,曼丽一定会吃到牙疼的。

明台:据某些生物学知识来说,面粉当中其实也是含糖的。

明镜:若是依着家中几个孩子的心愿,咱们家应该在南美再买上一块地,让明楼去当种植园主。

明楼:这是何意?

明镜:什么甘蔗啊、可可啊,不都是属于那些种植园作物吗?

明楼:大姐当真是会埋汰人。

 

214.万事皆堪解,冷水最头疼

阿诚:大哥,藤田方政下午约您去谈话,都说了些什么?

明楼:名义上是关心我和汪曼春订婚的事,实际上是想试探我。他还向我询问了特务委员会对南田洋子遇刺一事的调查进度。能有什么进度?我说还在调查中,把他打发了。

阿诚:今天黎叔来找我了,主要是关于接下来行动的具体安排。还有,就是一点私事了。

明楼:我竟不知你和黎叔的私交如此之好。

阿诚:不是关于我的私事,是关于咱们家。

阿诚边说边将一张旧报纸拿了出来。那是二十多年前的一张旧报纸,上面赫然登着明家发布的一则寻人启事,寻找的是明家那时刚刚收留的明台的父亲。

明楼:这是?

阿诚点点头。

明楼:可他为何过了二十多年才找来?

阿诚:黎叔将,他那时为了组织工作离开了上海。等回来时已是几年之后,妻子离世,幼子也不知踪迹。他这么多年一直寻找收集二十年前的旧报纸,就是为了查访儿子的下落。

明楼:我从前就猜到,明台的亲生父亲可能会是我们的同志。只是没想到,他现在竟然就在我们的身边。

阿诚:此事要告知明台和大姐吗?

明楼:明台那边先等等,他虽然和黎叔有过接触,但贸然将真相告知于他,他恐怕一时也难以接受。大姐那边我会找个机会去说的。我倒是认为,这个情况,应该先透露给曼丽。

阿诚:曼丽?大哥这又是何意?

明楼:她是明台的未婚妻,又是我们的重点争取对象。让她知道这个情况,对于我们争取她是会有帮助的。

阿诚:曼丽已经了解了军统的做派,现在再让她纠结于自己未婚夫亲生父亲的身份。她会一步步的向我党靠近,并鼓动明台与她一起叛离军统。然后……

明楼:然后她会知道明台也是我党的地下党员,于是顺理成章、自觉自愿的加入我们。

阿诚:我觉得然后她会再和你打一架的。

明楼:那两爱惹事的小家伙已经不会轻易让我头疼了,反倒是你,每次都在我自以为计划周全的时候给我浇一瓢冷水。你什么时候变成专买阿司匹林的采办了?

阿诚:是您自己说的,只有肯当面泼你冷水的人才是真正的亲人。

明楼:那你也别总照着头往人的弱点里浇啊。

阿诚:您居然还有弱点?

明楼:你还是给我去拿片阿司匹林吧。

 

215.大戏铺陈

明楼:明台之前租的那两间公寓,都按着我的要求收拾好了吗?

阿诚:都布置好了。

明楼:明台租房的事,你要找个机会透露给桂姨。

阿诚:我知道。

明楼:咱们两个也应该找个由头做做戏,在桂姨面前大吵一架。吵架的理由嘛……

阿诚:关于工资。

明楼:这个理由好。

阿诚:好什么好,真正的我才没有那么傻呢,我知道无论我和你吵多凶,你都不会给我涨工资的。

明楼:有自知之明,这是好的。

 

216.曼丽得知了明台的真实身世,通过程锦云见到了黎叔。

曼丽:我想加入你们,加入共产党。

黎叔:这话可非同儿戏,你真的考虑好了吗?

曼丽:军统的行事方式我已经看得很清楚了,我厌恶了,也厌倦了。我从前加入军统是被挟持的,现在,我想做一些自己认为对的事情。

黎叔:这件事情我需要向上级汇报。

曼丽:我明白,我愿意等。

黎叔:我相信你的诚意,你肯只身前来,就已经很能说明你的决心了。现在正是用人之际,只要你的材料通过审核,我想上面是会接纳你的。

曼丽:黎叔,谢谢您。我已经知道,您就是明台的亲生父亲。

黎叔:我也知道,你是他的未婚妻。

曼丽:这事儿家里还没有告诉明台。

黎叔:说实话,我也还没有做好以父亲的身份去面对他的准备。

曼丽:他是为了我才加入军统的,对于军统也早已是深恶痛绝。我想,只要我同他说,他也会跟我一起离开军统的。

黎叔:这样最好。

 

217.好事将近

汪曼春:我根据陆军医院的出车记录去查询了,没有查到任何有用的线索。

明楼:根据你们前些日子截获的电报来看,南田课长遇刺虽属于偶然,然而对方的刺杀计划却是周密而严谨的。想来他们事先一定已安排好了安全的撤退路线,你查不到线索,也在情理之中。

汪曼春:正是因为截获了电文,知道那些杀手原本要针对的是师哥,我才更加心惊。这些人行刺你没有成功,至今依然逍遥法外,这对于师哥你实在是个不小的安全隐患。

明楼:说起来,我还要多谢你。那日若不是你一直不让我离开,我只怕早已枪口丧命了。

汪曼春:不许开这种玩笑。

明楼:我是在夸你呢。

汪曼春:我没有帮你查到凶手,我受之有愧。

明楼:那让你看个受之无愧的东西。

明楼从上衣内兜里拿出一张请柬,汪曼春接过,是她和明楼订婚宴的请柬。

明楼:我有这个荣幸可以邀请汪小姐去参加我的订婚宴会吗?

汪曼春:我要是不去看你怎么向宾客交待。

明楼:我要是说你有恙你觉得客人们会怎么猜?

 

218.深夜,明公馆里一片安静。大厅中有一人小心翼翼的取下挂在墙上的油画,将画放在了茶几上,拿一把改锥拧开了画框后面的螺丝。

这人每一步动作都轻手轻脚的,却还是吸引到了还未入睡的桂姨的注意。

桂姨拿着支蜡烛,蹑手蹑脚的走到客厅。这人只专心着自己手中的事情,未注意到有人进了客厅。桂姨走到这人跟前,举灯一看,两人都不由得吓了一跳。

桂姨:阿诚,这么晚了,你在客厅里干什么?

阿诚:这么晚了,你怎么还没睡?

桂姨:我年纪大了,睡眠浅,听到客厅里有动静,就出来看看。你还没说你深夜一个人客厅里到底在干啥呢。

阿诚:画框松了,我拿改锥紧紧螺丝。

桂姨:不在乎这么一晚上,早点睡觉,明天再弄也不迟。

阿诚用改锥将螺丝全部松开取了下来。

桂姨:你在撒谎。

阿诚:你知道,我一直不喜欢你。有些事情,即使看到了,也最好装作不知道。我早已不是从前那个任你欺辱的孩子了。

阿诚从画框的木板和画布之间取出了两张纸和一些汇票。

桂姨一边偷瞄阿诚手中的纸,一边同他说话试图转移他的注意力。

桂姨:阿诚,都过去那么多年了,你还是不肯原谅我吗?

阿诚:如果你没有再出现在我的面前,我是不打算再计较从前的事情的。

桂姨:我实在是过不下去了,才回来求大小姐的。

阿诚:我对你的事情没有兴趣,也不想去调查你说的话是否属实。我只知道,你再次出现,打乱了我安稳的生活,勾起了我不愿意回忆的往事。

阿诚说到动情时,挥舞着拿着纸张的那只手。桂姨撇了一眼,那是一张司各特路的租房契约。

桂姨:你放心,今天晚上的事情我不会和任何人说。但你得告诉我,你从画框背后到底拿了什么?

阿诚:知道的太多对你没有好处。不过既然被你撞见了,让你知道也无妨。一张房契和一些钱,明台在外面租了一套房子,把房契藏在了画框后面。曼丽去面粉厂上班了,她向我讨要这幅画,说是要挂在办公室里。她一向看不上我的画,我觉得奇怪,就拆开了的画框,发现了藏在里面的房契。

桂姨:明台在外面租房子干什么?

阿诚:明家家教严,明镜又整日守在家中,你说呢?

桂姨:那你拿人家的房契做什么?

阿诚:我也有我的难处,这你就不要问了。

桂姨:我猜你不是想卖钱,就是……

阿诚:我是既需要钱,又需要房子。

桂姨:我不会告诉别人的。

阿诚:最好如此,你保持沉默,咱们相安无事。但如果你敢坏我的事,我会新仇旧恨一起找你算的。

 

219.军统的特殊货物在港口爆炸,B区的负责人被以渎职罪押解回重庆。

曼丽:你玩的太过火了。

明台:我以为你很高兴我这么做。

曼丽:我害怕你会惹上麻烦。

明台: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从小就是个惹事精。

曼丽:还总喜欢找人背锅。

明台:这样麻烦不是就都解决了嘛。

曼丽:给自己留条后路吧,你我这样的性格,待在军统,迟早会出事的。

明台:你想去哪儿,我都会陪着你。只是不知你看好的后路是哪一条呢?

曼丽:共产党。你愿意跟我走吗?

明台:知道吗,我在行动前就已做好了调查,那个背锅的B区负责人,从前杀害过共产党的地下党人。这次顺手处理了他,就算作是咱们两个的投名状吧。

曼丽吃了一惊:看起来,你是早就想好退路了。

明台:你不也一样吗?

曼丽:我是在事发之后,你可是在行动之前。

明台:不多个心眼,我如何护你周全。

曼丽:你早就想加入共产党了,只是一直在等我说出我的计划。

明台:我知道你一定会这样选择的,我知道我们两个是很有默契的。

曼丽:我已经联系过黎叔了。

明台:把我的材料也补交上去吧。

曼丽:大哥会怪我们两个吗?

明台:管他呢。

 

220.军统的上级给毒蛇发去电报:丧钟敲响,敲钟人已上路。

该来的总还是来了,毒蜂是个不会讲情义的人,他不会因为任何人的关系,而对他手中的棋子心慈手软。

一袭灰色长衫,一顶黑色礼帽,一个旧的皮质公文包,王天风离开重庆,前往了上海。

局已经布的差不多了,死间计划即将开始。

只待这枚最关键的棋子,重返孤岛,孤军深入。


评论(2)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