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阳

新浪微博:@萧溱潆

琅琊小记·风雪金陵

一夜风雪,梅香扑鼻。花瓣从一个园子,飘到了另一个园子。

那人披着一件毛领斗篷,临风傲雪,遗世独立,好似寒梅一般。

一场风,满城的梅花都开了。

一场雪,梅香传遍了金陵城。

他是怕冷的,此刻却吹着小风,站在院中。

他是爱梅之人,还拿“梅”做了化名的姓氏。

十多年来,每到下雪天,总会想起梅岭的那一场大雪。

冬日里开遍枝头的花,白的是梅,红的也是梅。

梅岭战场的硝烟之下,白的是雪,红的也是血。

一场大雪之后,多少往事被掩盖,多少心事被掩埋。

多少故人,在风雪之后,渐渐离散。

他并不是那种伤春悲秋之人,也曾雪夜薄甲,逐敌千里;也曾白马银枪,血战沙场。

少年不识愁滋味,而今天凉好个秋。

非是秋字上心头,一身伤病,严寒最难捱。

华发未生,朝事未平,只得勉强以这副残躯苦撑。

平反之日尚可期,寿数天命实难料。

从前那个骄傲张扬的少年,早已消失在梅岭的大雪之中。

林家小殊,江左梅郎,一个骄傲张扬,一个隐忍内敛,却同样是名满金陵。

树欲静而风不止,何况,他重回金陵,本就是为了搅弄风云。

风雪过去,更深的严寒,还在消雪之日里。

满城寒梅傲风雪,世人皆知江左名。




评论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