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阳

新浪微博:@萧溱潆

明门闺秀(二十四)

#如果曼丽变成明家最小的妹妹#  

原梗来自 @琉白evenstar ,微博首发。


221.孤狼桂姨向汪曼春汇报最新的调查情况。

朱徽因:处长,我们在司各特路附近监测到军统方面的电台讯号。

汪曼春:好的,我知道了,继续追查。

孤狼:汪处长,我查到明台在外面租了房子,阿诚偷了明台的房契和汇票,不知在计划着些什么。

汪曼春:明台不喜欢束缚,在外面租套房子也很正常的。至于阿诚,他一向心眼多,很受日本人的赏识,不想总屈居人下,想攒些钱脱离明家也是很正常的。我就快要和明楼订婚了,我不想在这个时候找明家的不痛快。

孤狼:汪处长,您不能因为明镜对您的妥协就放弃对明家的追查。直觉告诉我,明家的人并不都相看上去的那样简单。

汪曼春:证据,我需要证据,不然的话不仅明楼那关过不了,就是到了特高课那里也不好汇报。

孤狼:您放心,我会收集到证据的,我会让明家的人都付出代价。

汪曼春一脸无奈,转而又想起了刚刚的一个细节:你刚才说明台在外面租房子,地址是在哪里?

孤狼:房契在阿诚手里拿着,我撇了一眼,好像看到有“司各特路”几个字。

汪曼春心中一惊:司各特路,你确定?

孤狼:确定。

汪曼春:你回去吧,小心调查,不要露出马脚。

 

222.双毒约见

新政府办公厅,明楼办公室中突然响起一阵电话铃声。

阿诚接起电话:经济委员会……

对方并不听他啰嗦:是阿诚吧,我找明楼。

阿诚捂住听筒对明楼交代:是毒蜂。

明楼:我是明楼。

毒蜂:我回上海了,见一面吧。

明楼:好啊,我选地方。

毒蜂:也对,你明长官和鬼子汉奸们混得最熟,最能找到他们监控的薄弱。

明楼:那也比不上你,全上海的特务机构一直没有放弃对你的追捕,你居然敢自投罗网,主动和我这个特务头子联系。

 

223.汪曼春亲自到特务委员会去向明楼求证一些情况。

明楼:想我了吗,专程跑来找我。

汪曼春:想你是真的,有事找你也是真的。

明楼:真希望你不是来找我谈工作的。

汪曼春:别闹了,有正经事情。师哥,我收到一些消息,说是阿诚对明家有二心。

明楼:何以见得?

汪曼春:他瞒着你们在外面弄钱。

明楼:这事情我知道一点。但你了解内中的缘由吗?

汪曼春:什么缘由?

明楼:他喜欢你手下的一个姑娘,那姑娘以前在政府办公厅工作,但以他的那点薪水是根本不够在外面成家立业的。他时不时的接一点捞钱的活,都是为了那个姑娘。我知道这事,所以常常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由着他来。不过这对我也有一个好处,我已经好几年没给阿诚涨过工资了,他呢,倒是一直在我身边兢兢业业地工作,从来没有半分的抱怨。

 

224.加班

郭骑云在明家面粉厂加班,打着电话谈着业务。

一个穿灰色长衫的人悄无声息地走到了他的身后。

郭骑云放下电话,却听得一个熟悉的声音在背后响起。

王天风:加班呢,你老板给加班费吗?

郭骑云立刻站起立正:长官好!

王天风:别这么紧张,我既不是来监督你加班,也不是要来瓜分你的加班费。弄这么紧张,毒蛇知道了会说我虐待下级的。

曼丽含着棒棒糖进入了办公室。

曼丽:郭经理,今天的小麦成色……

曼丽看到了王天风,愣了片刻后,把棒棒糖从口中拿出,低低的叫了一声老师。

王天风从曼丽上衣侧兜里拿出一根未开封的棒棒糖:我恐怕要带郭骑云离开一会。

棒棒糖被抢走了,曼丽心中忿忿不平:好啊,不过今天的加班费我是不会再付给他了。

 

225.曼丽正拨着电话,明台走进她的办公室。

明台:给谁打电话呢?

曼丽:给你,你怎么来了?

明台:我来接你下班。出什么事了,看你这么慌张。

曼丽:毒蜂回来了。他带走了郭骑云,说要去见毒蛇。

明台:他们在哪里见面?

曼丽:香椿俱乐部。

明台:看来你只能自己坐黄包车回家了。

曼丽:我跟你一起去。

明台:毒蜂和毒蛇见面,场面一定十分混乱,你就不要再掺和了。

曼丽:我是关键人物,许多新的恩怨也是因我而起,我不去那怎么行?

明台:好吧,那你快点收拾,我给大姐打个电话。

 

226.看戏的不怕事大

曼丽:老师抢走了我一根还没来得及吃的棒棒糖。

明台:你吃过的他当然不会再抢。

曼丽:重点是疯子抢了我的糖好不好。

明台:那你一会跟大哥说一声,看他会怎么为你报仇。

曼丽:还是算了吧,大哥一向不喜欢我吃太多糖的。

明台:可大哥更痛恨别人侵犯他家里的私有财产,哪怕是一束花,一个花瓶。

曼丽:感觉今天晚上会很热闹的。

明台:新仇加旧恨,同志与门生,是够热闹的,就差大姐也露个面了。

 

227.上海是个大坑,明家在坑的中心

①在明家,明镜坑明楼,明楼坑阿诚,阿诚坑明台,明台坑老师,老师坑曼丽。

曼丽无奈之下,联合组长和郭副官,又坑回了老师那里。

最后知道真相的王天风:你们这些共产党总是在搞摩擦!

郭骑云:别指望那些长官们能有什么长官的样子。

王天风:也别指望教出来的学生能远离共产党。

 

②特务委员会那边

明楼坑汪曼春,汪曼春坑孤狼。孤狼想坑阿诚,结果被反坑了回去。孤狼又想坑明镜,结果对方早有警惕。最后只坑到了她的那些日本上司。

阿诚坑梁仲春,梁仲春和汪曼春互相坑对方。当然,梁仲春偶尔也会坑坑他的那些乌合之众般的下属。

 

③王天风:为什么坑来坑去最后从明镜那里坑到了我的身上?

明镜:因为我当年也被你坑过。

 

228.试探

朱徽因:汪处长,经过进一步的排查,我们将电台的位置确定在了司各特路131号——139号之间。

汪曼春:有办法进一步确认吗?

朱徽因:那就必须派出电讯车到该路段去进行侦查了。可以精确到一两栋公寓之间。

汪曼春:就按你说的去做吧。

朱徽因准备离开,汪曼春叫住了她。

汪曼春:你和明长官的秘书阿诚,私交很好吗?

朱徽因:我以前在政府办公厅工作,阿诚先生对我多有照顾。

汪曼春:那你们之间具体是什么关系呢?

朱徽因底下了头:是恋人关系。

汪曼春:你不需要害怕,也没必要害羞。我只是想要确认一下,阿诚是我师哥的秘书,我是不会为难你们的。

朱徽因:多谢处长。

 

229.香椿俱乐部里,毒蛇与毒蜂都准时出现。

明楼:好久不见。

王天风:是啊,你在曹营我在汉,见不着也是很正常的。

明楼:是你转移了,而我还在坚守。

王天风:真不明白我们两个意见永远无法一致的人怎么会坐到一块。

明楼:是你约见的我。要不是为了计划,我怎么会愿意见你。

王天风:我知道你背着我又做了一份备用计划。但我告诉你,你的计划我是不会去执行的。

明楼:本来也没有计划让你去执行。

王天风:你的计划太婆婆妈妈,像你的代号一样,太软,太多的弯弯绕。

明楼:你的计划也跟的代号很像,蜂尾有杀伤力是不假,但和蜂的内脏连着。你的计划从来都是以内部的牺牲为代价的。

王天风:我又没有让你去牺牲。

明楼:你是没有叫我去牺牲,可你把我们家最小的两个孩子牵扯进来了。

王天风:我是把他们扔到了漩涡当中,可我也教会了他们如何对抗风浪。

明楼:说句实话,我不信你,更不相信你的计划。我知道你是什么样的人,我知道你只会让所有的人都粉身碎骨,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

王天风:我们都能死,就你家兄弟和妹子不能死吗?不对,我记得明台可是你为了交换曼丽而送给我的。至于曼丽,让她留在军校你也是同意了的。

明楼:你明知道,我与你之间的交易只是权宜之计。你明知道,他们两个的性格在军统里根本就待不下去。你明知道,我宁可牺牲我自己,也不愿我的家人有半点闪失。

王天风:是啊,我知道。你也该知道,做出这样的决定,我就注定再也没有办法去面对你的大姐了。

明楼:你是打算回避她呢,还是打算永远不见了呢?

王天风:如果不能在一起,这两者之间还有什么区别呢?

明楼:对于明家的孩子们来说,有区别。那么对于我大姐来说,也就是有区别的。

 

230.明楼与王天风在屋内谈话,阿诚和郭骑云在外面把守。

郭骑云:毒蜂去找我时,我正在面粉厂里加班。后来你们家小姐也来了。

阿诚:曼丽?等等,曼丽知道毒蜂来这里和毒蛇见面吗?

郭骑云:毒蜂走之前告诉她了。

阿诚:坏了,曼丽知道了明台也一定会知道的。

郭骑云:你怕他会过来闹事?

阿诚:我怕曼丽会和明台一起过来。

郭骑云:那场面,想想都觉得混乱。你有什么办法阻止吗?

阿诚:那两个家伙哪里是我们是能阻止的了的。再说了,又是兄长又是老师的,他俩应该不会过分的。他们来未必会坏事,也许正能成事。

郭骑云:你到底知不知道毒蜂要拿他们两个来做死间计划的棋子。

阿诚:毒蛇来这里就是为了和毒蜂对死间计划的具体执行细节进行谈判的。

郭骑云:里面越吵越凶,咱俩要不要进去看看?

阿诚:再等等,只要不打起来的话就别管。

评论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