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阳

新浪微博:@萧溱潆

琅琊小记·言氏父子

战事平,天下定。言小侯豫津归来,带着战功,亦带着一位好友的死讯。

“求仁得仁,倒是真像他的母亲。”言侯爷品着茶,缓缓地说着。

“父亲认得苏兄的母亲?”言豫津不解地问道。

“我有一位老友,也像他一般,力保了君王登基,为那君王开疆拓土,稳定四境。最后战死在沙场,为这江山流尽了最后一滴血。”言侯道。

“父亲的朋友我应该是认得的吧?”言豫津道。

“说了是老友,早已不在了。现在连个在继承宗祠的后人都没有了。”言侯惋惜地说。

“您的这位老友与苏兄有关?”言豫津敏锐的察觉到了些什么。

“有关或无关,尽是些不可言的东西。有人不想让人知道他输给了谁,不想让人站出来打他的脸。有人为了社稷大义,不得不妥协退让。”声音中带着几分无奈与愤愤。

“父亲的意思是……我为何觉得,我与苏兄,应该早就相识。”

“认识,早认识,只是当年的他,尚年轻,还没学会沉下心性。当年的你,比现在还要招人烦,他那时没有耐心,可没少捉弄于你。”

言豫津被父亲的话搞得哭笑不得,“捉弄过我的只有林……”他忽然间意识到了什么,没有说下去。他望向父亲,得到了一个肯定的眼神。

“这么说,他从头到尾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言豫津急切的说,却看到父亲眼里的几分落寞,几分悲伤而无奈的神情。

“父亲早就知道了?”

“我也是在大殿伸冤之前才确定了他的身份。”言侯道。

“现在才明白,难怪在猎场时,他曾问我是谁教给我狩猎的规矩。”言豫津感叹道。

“我希望你知道,他对你和景睿都抱以了极大的期望。”

“父亲,您当年辅佐了君王,后来……”言豫津话锋一转。

“不必考虑将来之事。”言侯打断了他,“林殊不是林燮,萧景琰也不同于萧选。该对这个江山抱有些希望的,不奢君王永不相负,但求自己无愧于心。”

“父亲所为,从来都无愧于江山社稷,无愧于黎民百姓。”言豫津正色道。

“也许吧。小殊啊小殊,我终是不如你看得通透啊。”

言豫津不明白父亲何出此言,却也没有再问下去。在他心里,林殊哥哥是儿时的榜样,成年后认识了梅长苏,亦是将苏兄当做了人生的导师和榜样。虽然言家世代文官,他心中对于林家的那种武将风骨,也是极为敬佩的。此番征战,积累了战功,更让这位侯门世子对于战争、对于社稷有了更加深刻的认识。原以为苏兄一介文人,原来当年也是征战沙场的战将。父亲的欲言又止,隐在一桩桩事件背后的,又有多少真相?苏兄用生命去辅佐的人,想来必不会差吧。大梁江山的明天,终是交到了当年那群不讨林殊哥哥喜欢的小屁孩手里。

言豫津转而面向他的父亲,“父亲可相信我?”

言侯知道他在问什么,无关信任,但问能力。“相信,即使在我对你不闻不问的那些年里,我也一直都相信。”

评论(1)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