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阳

新浪微博:@萧溱潆

明门闺秀(二十五)

#如果曼丽变成明家最小的妹妹#  

原梗来自 @琉白evenstar ,微博首发。


231.人模狗样

王天风:我这次回来,是收拾残局的。

明楼:顺便把自己也变成残局的一部分。

王天风:港口爆炸一事,我想你是知道真相的。

明楼:我知道吗?我自己怎么不知道?

王天风:你们家那两个孩子也太无法无天了。

明楼:那就是你的问题了。他们从前都很乖的,在家也很听话,至于他们在外面如何,不在我的眼皮底下,我也完全管不着的。

王天风:他们好歹还是你的下级,他们的行为你也是有责任的。

明楼:军统内部走私的事情可不归我管,我也从来没有给他们下过这类型的命令,关我什么事情?

王天风:如果不是看在你大姐的面子上我早就把他们两个处置了。

明楼:又没有任何证据你凭什么随便处置我们家的孩子。说实话,要不是看在我大姐的份上老子真想一刀一刀活剐了你。

王天风:你以为老子就不想杀你。说实话,我最讨厌和你这种斯文败类一起合作。

明楼:你以为老子想跟你这种偏执狂坐在一起谈判吗?

王天风:如果不是形势所逼,我真不想和你在这种地方见面,人模狗样的装上流社会。

明楼:是啊,我人模,你狗样。

王天风一拍桌子:你流氓!

明楼也一拍桌子:你混账!

 

232.论不同文体下的双毒吵架

①琼瑶体

王天风:你流氓!

明楼:你混账!

王天风:你才混账呢!

明楼:你以为你就不流氓吗?

王天风:我哪里流氓哪里混账了?

明楼:你哪里不流氓,哪里不混账?

王天风:就算我再流氓再混账也不会比你更流氓更混账。

明楼:我承认我流氓我混账,但世间没有人比你更你流氓更混账。

王天风:既然你说我流氓说我混账,那咱们两个也没有什么好谈的了。

明楼:本来就没什么好谈的。果然是流氓习气,混账本性。

 

②琅琊榜献王体

王天风:你流氓!

明楼:你混账!

王天风:有你这么跟姐夫说话的吗?

 

③北平无战事梁经纶体

王天风:既然我选择了不能再选择,就不可能再有别的选择。

明楼:你怎么选择我不管,但你别把我的家人牵扯进去。

王天风:古老的夜晚和远方的音乐是永恒的,但那不属于我。

明楼:Vi Veri Veniversum Vivus Vici.(凭借真理的力量,我在有生之年得以征服万物。)

王天风:什么意思,我不懂拉丁文的。

明楼:没什么,就是想让你别在我的面前再装文艺。

 

233.屋里吵架的声音越来越高,听到拍桌子声,阿诚和郭骑云猜想那两位长官应该是快要打起来了。

郭骑云:要进去看看吗?

阿诚:要是毒蛇把毒蜂掐死了,谈判就可以直接结束了。

郭骑云:要是结果恰恰相反,你恐怕就连家都回不去了。

阿诚:那还是进去看看吧。

郭骑云:我数一二三,咱俩一起冲进去。免得一个人进去会挨骂。

阿诚:挨骂是免不了的,只有一个人进去的话应该是外面的那个会挨骂吧。

郭骑云:也对,但两个人一起进去其实只会变成两个人一起挨骂。

阿诚:你再磨叽就真没人敢肯定进去后你家长官还有没有气了。

郭骑云:好吧。一……二……

郭骑云还没有喊出三,门就已经被阿诚给撞开了。

屋中毒蛇和毒蜂互相扯着对方的衣领,脸红脖子粗,就差掏枪掏匕首弄死对方了。

郭骑云脑内:幸好没出事,这俩可都是我的长官,都是我的上级。哪个没气了也都够我受的。不过相对来说,如果眼镜蛇死了,找我算账的人会更多一些。

 

234.阿诚拉住明楼,郭骑云拦下王天风。被拉开的两人依然不肯罢休,火气未消,冲着对方准备正经八百地在干一架。

阿诚:大哥别动手。(和一个疯子动手太掉价了。)

郭骑云:有话好说。

(你们是来商谈死间计划的具体细节的,好歹给我们这些下级商谈出个结果啊。)

王天风:你们家那两个小祖宗害死人了,他们炸毁了军统一船的走私货物,毁掉了上面苦心经营的一条运输线。

明楼:学生是你自己挑的,徒弟是你自己教的,你活该!

王天风:曼丽是我绑架去军校的,明台可是你送到我门上的。你能说你一点责任都没有吗?

明楼:人是我送去的,可接不接收不还是你的事吗?我已经说过,你们的走私我半点都没有参与,要说责任,你怎么不问问同在A组的郭骑云,爆炸的事情是他们A组干的吗?

王天风:这事儿不问他也知道,军统上海站里除了明台和曼丽,没人会干这样的事。说起责任,他们爆破用的炸药,都还是上次行动中阿诚送给他们的。

明楼:樱花号行动已经过去很久了,阿诚更没有直接将炸药交到A组的手中。

王天风:都是去年的行动了,也真亏你还记得怎么清楚。这算是不打自招吗?

明楼:你现在问问郭骑云,爆破的事情真的和他们A组有关吗?

郭骑云:你们两个就不能少说两句。(少扯这些理不清的问题,赶紧直入主题。)

阿诚:这没你说话的份。(你现在说这话完全就是煽风点火。)

郭骑云:也没你说话的份。(你又加了一句,这下才真容易把火点着。)

阿诚:看好你们家疯子!

郭骑云:你让毒蛇别乱咬!

王天风:你们俩什么意思?要不然你们两个先打一架。

 

235.现场沉默了片刻。

明楼:事实证明,千万不要去一个疯子吵架,因为对方会把你也变成一个疯子,然后利用他长期在癫狂状态下积累的经验去战胜你。

王天风:也不要指望和一条毒蛇去互相撕咬,毕竟对方天生就长着毒牙。

郭骑云:你们能不能有点长官样。(两个都是我的上级,好心塞。)

阿诚:我觉得他说得对。(我没别的意思,就只是发自内心的赞同一下。)

王天风:这话我爱听,我总算找到一点安慰。

明楼:你们两先出去。

阿诚离开房间了,郭骑云在得到王天风的首肯之后也离开了。

屋外的两人同时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郭骑云:我现在突然希望明台和曼丽快点来了。

阿诚:来添乱?来转移两位长官的注意力,为我们两个赢得一丝的生存空间?

郭骑云:他们俩要是来了,这俩长官就知道应该少扯闲篇切入正题了。

 

236.家国

明楼:你出的馊主意,经第三战区司令长官批准,你的阴谋得逞了。接下来,将有人去赴死。

王天风:到底是谁赴死,还说不定呢。

明楼:我差点忘了,你喜欢即兴发挥。

王天风:只要局设的好,如何执行就都只是在为目的服务了。

明楼:你对你的计划就这么自信?

王天风:不敢冒险,还缺乏想象力,这样的人还当什么特工。

明楼:你可知你手上握着多少人命?

王天风:正因如此,我不更应该去做点什么吗?

明楼:百姓的性命是性命,特工的性命、下级的性命,难道就不是性命?

王天风:现在是战时,每天都在死人。我们是军人,死生从来都不属于自己。

明楼:特工是使命是保守秘密,完成任务,可那并不等于送死。

王天风:为了达成目的,任何小范围的牺牲都是有必要。也只有不怕死的人,才配活着。

明楼:你是不怕死,但你不应该让别人跟你一起去送死。

王天风:我们都可以死,就你兄弟和妹子不能死吗?

明楼:如果把家人都送上战场,那我们最初投入这场战斗又是为了谁呢?

王天风:国家。

 

237.赌局

王天风:别做他想了,总需要有人来撕开一道口子。要想让日本人相信,就必须要有果断的牺牲精神。你的计划太过拖泥带水,婆婆妈妈,不值得考量。

明楼:其实看上去最真实的并不是死亡,而是那种来自内部的分崩离析。乱世之中,很少有什么东西能够真正长久,许多时候,背叛比牺牲要更加鲜血淋漓。

王天风:背叛与内部的死亡相结合,才会显得更加的可信。有人负责演戏,自然也得有人配合将戏做足。

明楼:可你已经为这戏癫狂了,我真担心你会死在台上。

王天风:人生如戏,戏如人生,都是一个道理。若能活着自是最好,可若是为了给计划铺路而丢掉了性命,也没有什么值得可惜。

明楼:我敬重你的勇气,但不赞同你的做法。

王天风:我相信你的为人,但我不相信眼前的形势。

明楼:你想不想跟我赌一局?

王天风:赌什么?

明楼:我赢了,指挥权归我。如果你赢了,一切就还照你的计划来。

王天风:这有意义吗?

阿诚突然闯进谈话的房间。

阿诚:大哥,明台和曼丽来了。

明楼&王天风:谁叫他们来的?

 

238.心中越是不安,脸上越要装出无所谓的样子。直觉告诉曼丽,老师和大哥见面绝对不可能只是为了前些日子的那一起爆炸案件,一定是有大事将要发生。

她轻轻挽着明台的胳膊,脸上带着几分似笑非笑的表情。两人沿着大厅的走廊走到尽头,看见阿诚和郭骑云都守在那里。

阿诚对着他们两个笑笑:你们来了。

明台打个招呼:阿诚哥。

曼丽看看门口的阿诚和郭骑云:你们两个认识?

阿诚:认识。

郭骑云:不认识。

居然忘了事先串好供词,真是败笔。

郭骑云:刚刚认识。

阿诚尴尬的笑笑:对,刚认识。

明楼在房间内问道:是谁来了,听见有曼丽的声音。

阿诚:是曼丽和明台。

明楼:让他们进来吧。

 

239.明台与曼丽入内,先对着明楼打了个招呼。再看看明楼对面的王天风,几月未见,老师还是如从前一般的意气风发,气焰凌人。在这种场合之下见面,是该装作认识还是不认识呢?

王天风先开口破解了局面:这两位是?

明楼:这是舍弟明台,舍妹曼丽。明台、曼丽,这位是王先生,从南京来的,想跟新政府做点生意。

明台&曼丽:王先生好。

王天风:令弟令妹可真是郎才女貌,颇有世家之风。

(我知道有些词不能乱用,我知道他们两个是一对,我就故意这么说,我就是要气你。)

明楼:那是,我家大姐亲自教养出来的,谦和仁孝。

(小样,我搬出我大姐来,看我还治不了你。)

王天风:不像我,教了两个徒弟,本事倒是学到了,人却不听我的指挥了。

明楼:也不知是徒弟的问题,还是你这做老师的哪里出了问题。

王天风:既然令弟令妹来了,何不让他们两个替我们赌一局?

曼丽:大哥与王先生刚刚谁赢了?

明楼:各有输赢。

明台:你们的赌注是什么?

王天风:一些无聊的意见之争,谁也没能说服谁,只好赌一局来定输赢。

明楼:曼丽,如果你赢了,你想要什么都可以。

曼丽:大哥是想让我替你来打一局。

明楼:你替我,明台替王先生,这样很公平,不是吗?

曼丽:明台最是争强好胜了,大哥的礼物,我怕是拿不着了。

明台:如果我赢了,有什么奖励?

王天风:他会放弃追究你争强好胜违背他心意的责任。

这句话,在场的四人都十分清楚其中的真实意味。

明台:大哥当真不愿意我赢曼丽吗?

明楼:全力以赴,勿作他想。

 

240.侍者拿来一副新的扑克牌,明楼让侍者退下,由他负责洗牌。

明楼:我来洗牌。

王天风:这不符合规矩吧。

明台:规矩都是由人定的。

明楼:在这儿就得听我的,你们所有人都得听我的。

王天风点点头,露出意味不明的笑。

明楼:其实,赌博并非我的强项。

王天风:对,你的强项是洗牌。

曼丽与明台互相对视了一眼。

明台:大哥的强项其实还有很多的。

曼丽脑内:除了吃之外,基本都是拿来对付身边人的。


评论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