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阳

新浪微博:@萧溱潆

琅琊小记·太子景琰

萧景琰:苏先生为何总说自己天性凉薄,以我对先生的了解,先生并非是没有血性之人。

梅长苏:世事凉薄,人心又能奈何?

 

冬日里传来噩耗,太子萧景琰痛失挚友。午夜梦回,忽然想起曾经的这段对话,心中不觉泛起阵阵悲凉。

林殊或梅长苏,其实从来都是一人。

赤子之心未变,凉薄的不是自称凉薄之人,是世态人情,是以凉薄之心待人之人。

 

梅长苏:咱们的那个皇上,向来不把别人的苦楚放在心上。

希望来日的我,不会叫你失望。

 

那日送他珍珠,他笑言,“这是你欠我的”。

欠林殊的是一颗鸽子蛋大的珍珠,欠梅长苏又何止这点呢?

珍珠供于他的堂前,旧友新丧,从前的那个扶携之人已不在身旁。只得时时自我鞭策,莫要辜负了他呕心沥血守护来的家国。

 

静妃:小殊太累了,他的心愿已了,去见自己一直挂念的人去了。接下来的路,只能靠你自己走了。

评论(3)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