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阳

新浪微博:@萧溱潆

明门闺秀(二十六)

#如果曼丽变成明家最小的妹妹#  

原梗来自 @琉白evenstar ,微博首发。


241.王天风说明楼擅长洗牌,这是真的。在明台、曼丽和阿诚还小的时候,明楼常常与他们一起下棋、玩牌。他可以轻松的控制牌局的走向,也可以随意的在一方处于明显落后的情况下,由他接手,以一子之差战胜对方。小时候的明台只知道大哥数学很好,以为他将来会做个数学老师。却不想明楼志不在此,反而学了金融,去算大钱去了。

当知道大哥当了特工之时,明台也以为大哥会做个破译电报的密码专家。却被明楼调笑他思维太过天真,太模式化了。特殊战线可从来都不是窃听、暗杀那样简单。那是一条看不清敌人的隐秘战线,阴谋与诡计时时都在他们的身边。

让谁赢,让谁输,怎样赢,怎样输,应该都在大哥的算计之中。

明台一路手气都很好,曼丽稍稍处于下风。可现在,他们谁都不知道对方的底牌,大哥发给他们的底牌。两人也都没有去看自己的底牌,不知是自信,还是冒险。

赌博自然会有输赢,可有些人,也许并不那么的在意输赢。

与其说是将命运交给了运气,倒不如说,是交给了那个发牌之人。

有些人注定是要被发牌人抛出去的,明台很清楚这一点。

能陪他一直走下去的,只有那个陪他一起赌博的人。他们将胜负都交给了彼此,只享受此刻游戏的快感。

 

242.曼丽以同花顺险胜明台。

曼丽心中松了口气,虽然不知道大哥和老师打的赌究竟的什么,大哥一方赢了,老师没有占到便宜,她总觉得这是件好事。

明台撇了撇嘴,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王天风轻蔑的笑笑,清楚这当然是发牌之人搞的鬼。

明楼:明台,你和曼丽回家吧,我和王先生还有些事情要谈。

明台:王先生,很高兴认识您。

王天风:你这兄弟比你强,眼光远,心态宽,胜负得失都很看得开。

明台:我还以为我大哥已经够心宽的了。

明楼脑内: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在说我心宽体胖,当着外人的面我只是不想收拾你。

明楼:筹码都是别人给的,自然是不用拿来计较。

曼丽:王先生会去参加后天我大哥的订婚典礼吗?

王天风:我在上海还去多待一些时日,只要明先生邀请我,我一定会去。

明楼:那我现在便正式邀请你。

 

243.回程途中。

阿诚:大哥,疯子真的愿意交出指挥权,不干涉我们的行动吗?

明楼:他是个疯子,你说呢?

阿诚:那你们的协议结果是如何?

明楼:先按照我的计划来,但如果我输了,他就会全盘接管。

阿诚:还在赌?

明楼:是啊,我认识他十多年了,基本有一半以上的时间都在和他赌。赌谁更厉害,谁的计谋更胜一筹,谁能最先发现地下党组织,赌过钱,赌过命,更赌过气。

阿诚:那您加入我党的地下组织,算是出老千了?

明楼:他追求咱们家大姐,绑架曼丽,扣押明台,才是真正的釜底抽薪。

阿诚:合着我能安安稳稳的跟在大哥身边,是因为没被毒蜂看上。

明楼:要不是因为你还是明家的大管家,疯子早把你抢走了。还记得当年在巴黎的事情吗?我向上峰报告,你已得知我的身份,希望能将你破格提升做我的副官。却得知王天风也提交了同样的报告,说是在行动中被你撞破了身份,看你是个人才,也想收你做副官。

阿诚:真不知道我去苏联期间还发生这么些好玩的事。那后来呢?

明楼:还有什么后来,想想看你吃的谁家的饭,跟的谁家的姓。上面自然是批准了我的报告,把你安排在我身边工作了啊。

阿诚:毒蜂就这样善罢甘休了吗?

明楼:所以上面就把郭骑云安排给疯子了。

阿诚哈哈大笑了起来。

明楼:只是疯子没有想到,我早就猜到上面会派郭骑云到他身边。而郭骑云,早在他还在军校期间,就已被我收为己用。

阿诚脸上的笑容凝住了:啥?郭骑云也是大哥的人?我居然一直都不知道。

明楼:你不知道的事情还多着呢。我们同时身处多个阵营,组织纪律决定了我不能将我手中所掌握的一切信息都全盘交待给你。要不是因为死间计划即将展开,之后还有有大量的交流与合作,这件事情原本也不应该告诉你。

阿诚:那明台知道吗?

明楼:他自己猜出来了。

阿诚有些苦恼,自己竟然也会有败给明台的这一天。

 

244.明镜打开自己在汇丰银行所开设的那一个保险柜,里面的钱被取走了一部分,多了一份信和半张残缺的法币。

信中说,要明镜多加警惕,注意安全,等待组织上的人持另外半张法币与她接头。

明镜收起法币,将信销毁。

出了金库,一眼看见正在大厅柜台里工作的明台。

明镜想,还是去打一个招呼吧。

明镜走到柜台前:明台。

明台:您好,请问您需要办理什么业务?

明镜:姐姐来银行办事,看到你正在上班,过来打个招呼。

明台:您好,我们银行工作人员上班时间是不允许和客户闲聊的。

明镜:小样,我可是你们银行的高级客户。

明台:问题不在于您,在于我。

明镜:客户和业务员聊几句闲话也不行吗?

明台:您好,请问您需要办理什么业务?

 

245.明楼与汪曼春的订婚典礼如期举行。

明楼在房间里换好了西服,阿诚为他整理好领子之后,上下打量了一番。

阿诚:这么好的西服,可惜了。

明楼:你给我订这套西服,本来不就是打算让我在正规的酒会上穿吗?难道我穿着这身西服去参加日本人的酒会,你就觉得不可惜了?

阿诚:不,我是说这么好的西服,穿在你的身上,可惜了。

明楼:你小子怎么也学得像明台一样了。欠收拾是不是?

阿诚:别,别打架,弄坏了发型可就不好了。

 

246.明楼从二楼走下,眼中神采奕奕。

一楼大厅里已聚满了宾朋,汪曼春望着向她缓缓走来的明楼,眼中满是爱慕与期许。

这一刻,她已等待了许多年吧?

明楼已经不太记得,自己是否也曾像汪曼春一样,幻想过两个人未来的生活。

若是当年没有听从大姐的话离开曼春,今天的汪曼春是否会不一样些呢?

可惜没有如果。

可惜当年轰轰烈烈的爱过之后,现在的他,心中只剩下家国。

记得从前她似乎对自己说过。

汪曼春:我不在乎你我家人的反对,只要你愿意,我可以和你一起离开,去哪儿都行。我会做你的家人,与你组建新的家庭。明楼,只要你愿意。

明楼知道,现在的汪曼春,不再会为了任何人而放弃自己那些偏执的理想。

圆舞曲在耳边响起,两人的舞步依然如从前一般的默契。

 

247.明公馆的花园里,举行着小型的家庭party。

汪曼春端着两杯鸡尾酒,向明楼和明镜走去。

汪曼春:这是明台调的鸡尾酒,他让我端来叫二位尝尝。

明镜:明台这个孩子啊,尽会指使人。

明楼:这酒叫什么名字?

汪曼春:明台说,叫美女与野兽。

明镜与明楼不由得一笑。

明楼:也不知谁是美女,谁又是野兽?

 

248.明台将一杯新调好的鸡尾酒拿给了曼丽。

曼丽:那这杯又叫什么呢?

明台:风中奇缘。

王天风突然出现在明台的身后。

曼丽:风来了。

明台:什么?

曼丽:就在你的身后。

明台一回头,被王天风的出现吓了一跳。

王天风:给我也调杯酒吧。

 

249.王天风穿着明台和曼丽离开军校前送给他的那身西装。

曼丽:原来这身西服没成为教学道具,而是被老师自己私吞了。

王天风:我说了,可能用于教学,也可能用于伪装。我倒是瞅见我送明台的手表他今天也戴上了,不过我送你们两个的戒指,你们却换了新的。

明台:家里希望我们两个在一起。

王天风:你们两个都是我的学生,在军校时我就看出来你们两个绝非是简单的兄妹之情。

曼丽:老师,我大哥说你追求过我家大姐,是真的吗?

王天风:是真的。

曼丽:那你居然敢绑架我。

王天风:我料定你不敢将自己去军校的事情告诉你大姐。

明台:听老师这话,您是很怕我大姐了?

王天风:也…没有…很怕,是敬重,敬重。

 

250.说了会儿闲话,王天风将明台悄悄拉到一旁。

明台:又要有新任务了?

王天风:是的,第三战区即将更换密码本,需要你们小组的人护送秘密本到前线。这是取货地址。

王天风将一张纸条塞给了明台。

明台:什么时候出发?

王天风:明天晚上。为了防止意外,我们还做了一套假的密码本来迷惑敌人,由郭骑云负责护送。

明台:哪一个才是真的呢?

王天风:你觉得呢?

明台:我不知道,我也不应该知道。

王天风:行动代号,丧钟。

评论(3)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