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阳

新浪微博:@萧溱潆

琅琊小记·庭树石楠

芷萝树石楠,

三旬院中伴。

往事阴阳隔,

亭亭已如盖。

 

进宫时还是晴天,太子萧景琰向父皇汇报完工作,刚刚去到母妃的寝宫,就下起了小雨。

春雨淅沥而绵密,恰如心中那种难言的感情。有位在去年入冬前刚刚相认的故人,终是没能和他一起走到这个春天。

母子间寒暄了几句后,静贵妃又像从前一样盯着殿外的那棵石楠树出神。

萧景琰与母妃有一句没一句地闲聊,见母亲有些心不在焉,顺着母亲的视线也看向了殿外。

母妃看着的是一棵石楠树。萧景琰对于母妃的芷萝宫可以称得上是十分熟悉,母妃爱在宫中种些花草和草药,他对那些了解的不多,便也一向甚少关心。

他知道母亲曾是医女,因而对母亲种植草药也丝毫并不觉得惊奇。

但他从未曾思考过,母妃宫中正对着大殿的院子里,为何会种着一棵石楠。

还能是为什么呢,还会是为了什么呢?

他从前只觉得母妃心虑单纯,生活质朴,不饰奢靡。但细想来,这芷萝宫中的布置,虽然简洁,却是件件用心。

萧景琰:等再过些时候,石楠树便也该开花了。

静妃:是啊,又一年了,又该开花了。

萧景琰:这棵石楠树在了很多年了吧,儿臣从小长在芷萝宫中,对这棵树,多少还是有点印象的。

静妃:这棵树在我刚入宫的那一年就种在这里了。三十多年过去了,转眼间,儿子都这么大了。

 

静妃说话间看了看如今已是太子的萧景琰。

萧景琰:近日里总想起过去两年里发生的事情,觉得自己真真是有够愚钝。

静妃:你不是愚钝,只是一直不愿意去相信。

萧景琰:可我心中并非是不愿小殊还活在世间。

静妃:多年来,小殊在你的记忆里,总还是十多年前你们分别时的那般模样。你自己被混沌的朝局打击得灰头土脸,你希望小殊还是从前的样子,你希望他还是那样的骄傲张扬,明亮耀眼。你既遗憾他早早离世,又庆幸他不用像你一样受尽了周遭的磨难。

萧景琰:可我却全然没有想过,他可能遭受的磨难更多,他所要背负的东西也比我想象的要多。直到现在我仍然不知道,他到底是经历了怎样的苦难,才会变得那般的面目全非。

静妃:不知道自有不知道的好处,他没有告诉你,自然也是不愿你因此而感到内疚。

萧景琰:真正让我内疚的,是那两年之中,我待他是那般的不公。

静妃:你待梅长苏不公,对于小殊,你还是常常怀念的。这一点,小殊分的清,也看得开。

萧景琰:失而复得,得而复失。

静妃苦涩一笑,仿佛有万千心事涌上了心间。

 

萧景琰:石楠年年开花,可林家,现如今却连半个后人都没有剩下。

长长的一身叹息,不止为故友,为林帅,也为那座百年赫赫威名的帅府。

一个名门世家的兴与衰,竟然都只在帝王的喜怒之间。

静妃:你收养的那位义子,不也算是林家的后人吗?

萧景琰神色一惊。

静妃:他的祖母就是林家的人,他身上也留着林氏的血脉。

萧景琰才发现,自己从来都只当庭生是祁王兄的遗腹子,却未曾考虑过,他也算是林氏的血脉。

林氏在这世间仅存的血脉。

 

雨渐渐停了,又在母妃的宫里喝了些花茶,吃了些点心,萧景琰才依依不舍的离开。

想和母亲说的话没有全说出来,但心中的心结似是解开了大半。

雨后一杯温热的花茶,透着沁人的清香。恰如母妃那种不温不火的性格,于俗世流年之中,守着内心的平静。

萧景琰是个只爱喝白水的人,图个简单省事,透彻直白。

而小殊,小殊像杯乌龙茶,精心发酵,意蕴非凡。

一个人的性格,和他所喜欢的东西,竟也是那么的相似。

母亲将心事都交给了一棵树,而那人当年起那个化名之时,也是面对着一棵那样的树。

而那棵入宫之年种下的石楠树,现已亭亭如盖。


评论(6)

热度(22)

  1. 增暮晋阳 转载了此文字
    看看作者叫啥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