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阳

新浪微博:@萧溱潆

明门闺秀(二十七)

#如果曼丽变成明家最小的妹妹#  

原梗来自 @琉白evenstar ,微博首发。


251. 正在和苏太太说话的明镜瞥见了走在一起的明台和王天风。

明台回到了人群中的曼丽身边,王天风则站在原地看向明镜。

明镜拿了两杯酒来到王天风的身边。

王天风:好久不见。

明镜:你怎么来了?

王天风:一场你最不想看到的订婚宴正在你家里举行,知道你心情不好,所以我来了,来看看你。

明镜看看人群之中的明台:你和明台认识?

王天风:前天刚刚认识。

明镜:真的?

王天风: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明镜:那当年又是谁告诉我自己叫王成栋的?

王天风:那不是当时情况特殊嘛。

明镜:那你又怎么能保证你现在没有骗我?你和明楼,你们在谋划些什么我管不着,但我希望你们不要把我家里的其他人也牵扯进去。

王天风:你现在还和共产党有联系吗?

明镜:我可以选择不回答吗?

王天风:我只是关心你。风暴就要来了,你要保护好你自己。

 

252.别样寒暄

明镜:明楼和你一样,都是为军统服务的吧?

王天风:看起来他最终还是向你说了实话。

明镜:我问你只是为了再求证一下。他有一次求我帮忙,我逼他向我露了底。

王天风:你比当年愈发的有长姐风范了。我和明楼,我们是军校里的同学,也是曾经的搭档。

明镜:那阿诚呢?阿诚也是军统的人吗?

王天风:阿诚在巴黎时有一次卷进了我们的一起行动,撞破了我和明楼的身份。后来,明楼向上峰打了报告,阿诚被破格提升为他的副官。

明镜:那明台?

王天风:我想你家这个小弟对于他大哥真正在做的事情应该也是心里有数的。但他在政治上还太幼稚,不适合干我们这一行。

明镜:你从前也说我幼稚。

王天风:我倒是真希望你可以远离政治,永远那么幼稚下去。

 

253.明楼和明堂在二楼的露台上喝着红酒。

明堂:和你大姐说话的那个是谁?

明楼:一个老朋友。

明堂:听起来也是你的老朋友了?

明楼:我的老搭档,也是老对头。

明堂:你们家的事可真乱。

明楼:感情咱俩不是一家人啊?

明堂:口误,口误还不行吗。我听说,你和那汪家丫头订婚,对方可是还送了你大姐一个很不错的厂子。

明楼:是汪芙蕖从前经营的一个厂子,现在那老东西不在了,经营一直处于亏损。汪曼春的心思不在家族企业上面,就顺手送给我大姐了。我大姐没要,我替她收下了。

明堂:这汪家当年想吞并你父母留下来的财产,没想到,现在反过来要被你吞并了。

明楼:大哥这主意倒是好,我可以借着联姻一点点的吞并汪家。

明堂:说句实话,你和汪曼春订了婚,下一步又有何打算呢?

明楼:拉拢、挑拨、误导、分化。

 

254.风镜往事

那一年,王天风在行动受了重伤,被上海地下党所救。作为地下党外围进步青年的明镜,为王天风提供了救治药品和暂时的避难场所。王天风化名王成栋,然而地下党内部通过明楼的消息还是得知了王天风的真实姓名和身份,王天风见瞒不过,便在地下党面前承认了。

明家在上海的影响和地位都很高,因而王天风想要查到明镜的真实身份也并非什么难事。他本想追求明镜,却被对方以阵营不同和家族为先拒绝了。

后来王天风在一次行动中面临暴露的危险,不得已离开上海,到位于湖南深山中的军校去任教。此后,直到这次订婚宴之前,他与明镜都再没有见过。

 

255.明家日常·国共合作,统一战线

王天风:兜兜转转十多年,现在国共两党再次合作,结成抗日民族统一战线。镜镜,你看,咱俩什么时候也提升一下革命情感,统一一下战线?

明镜:作为一个军统的老牌特务,你大概只有在想要策反一个共产党的时候,才会提到所谓的统一战线吧。

 

明楼:虽然现在两党明面上是在合作,当蒋委员长提出的基本对共方针依然是“融共、防共、陷共”。疯子你竟然想和一个女共党提升革命感情,我真是替戴局长感到丢脸。

阿诚:他如果知道自己身边的副官和学生都成了共产党的话,估计就再也不会说什么统一战线一类的话了。

明楼:是啊,国民党只有在需要用我们的时候才会想让我们和他们统一。

阿诚:看起来,统一战线还是在咱们这些隐蔽战线上做得最统一。

 

曼丽:还是我和明台最好,从一条战线上统一到另一条战线。

明台:其实我和另一条战线一直就都的统一的。

 

郭骑云:如果明家大姐能把老师也统一过来就好了。

 

梁仲春:弄这么复杂做什么,我才是和各党各派各种势力都最统一的好吧。不论谁在台上,我都是统一的标准,谁给的条件最好就给谁干,谁能一起挣钱就和他一起合作。乱世之中,当权的势力换来换去,站什么队不重要,重要的是要向钱看齐,向厚赚。

 

256.补刀

阿诚:大哥,大姐只说了和汪曼春约法三章,您倒好,直接又加了一条。

明楼:我加什么了?

阿诚:正式结婚之前依然分开居住,这条难道不是您加的?

明楼:汪曼春和咱们家大姐不对付,这订婚本来就是个陷阱,我要是把汪曼春放到家里天天和大姐面对面的,这家里再也没有清净日子了。再说了,又不是没同居过,让她再好好守几天她汪家的财产吧。

阿诚:您是真打算要一边收拾汪曼春一边侵吞汪家的财产啊?这招可真够狠的。我还指望能看着汪曼春和桂姨两个特务在咱们家里一起神神叨叨呢。

明楼:现在是战时,经济疲敝,物资的需求量也是很大的。汪家的厂子涉及国民经济当中的许多方面,扳倒了汪家,自然要想办法接手过来。不过你那倒是个不错的主意,把她们两个都放在一起,看她们互相传信,互相猜忌,互相合作但又互相打压,一定十分有趣。

阿诚:我也就是随便说说。这两人放一块,估计没几天就会一起在背后咒骂大姐了。

 

257.丧钟为谁而鸣

明楼:毒蜂把新的任务布置给你了吧?

明台:我不喜欢这次行动的代号。

明楼:疯子起的。

明台:也不知道,在他的眼里,丧钟为谁而鸣。

明楼:敌人的丧钟一定会被敲响,问题是,敲钟人是否能逃出生天。

明台:你前些日子告诉我,毒蜂自重庆出发之时,上峰给你的电报中说,敲钟人已上路。

明楼:他是敲钟人,而你是死棋。你们的处境,都是岌岌可危的。

明台:那曼丽和郭骑云呢?

明楼:郭骑云我不知道,曼丽是的搭档和替补。

明台:毒蜂会让我们去送死,是吗?

明楼:必要的时候,他也会送你们去死。但他一定会留下一个人的。

明台:去完成计划?

明楼:去把他也变成陷阱的一部分。

明台:明天要去取密码本,大哥是否希望我被76号抓住呢?

明楼:线索都已经抛出了,只要敌人能识破其中的暗号,就一定会前去抓捕取密码本的人。

明台:如果我被捕,大哥想用什么办法去救我呢?

明楼沉默了片刻:告诉他们你只是个取东西的人,告诉他们谁才是真正的知情人。

明台:这个计划并不智慧,也并没有办法救出任何人。

明楼:可如果让你们真的去送信,就是把你们往敌人的枪口上去送啊。王天风是个疯子,他会不惜以你们的生命去维护这个陷阱的真实度。

明台:他是个戏痴,那咱们就陪他演戏。

明楼:你的意思是,顺着毒蜂的思路,演咱们自己的戏?

明台:如果有人想你去送死,你最安全的做法不是逃跑,也不是杀掉那个人,而是演一场戏,用诈死瞒过所有人。

明楼:配合王天风也不是聪明的做法,他发起疯来可是六亲不认。

明台:总好过被他玩死。

 

258.晦气的代号令人下意识选择警惕

曼丽:你觉得哪份密码本会是真的呢?

明台:我的那份密码本还没有拿到手呢,现在讨论真假,一切都没有依据。

曼丽:如果是我,是不会把真的那份存到保险柜里的。

明台:也许吧,防守越松懈的,其实越为重要。

曼丽:防守越严密的地方,也越容易成为陷阱。

明台:你不相信老师?

曼丽:除了你之外,我谁都不会相信。这次的行动代号太晦气了,我好怕会出些什么事情。

明台:你知道吗,所有恐怖的代号,都是起给敌人听的。

曼丽:那岂不是说,所有起着恐怖代号的行动计划,也都是说给敌人听的。

明台:你的意思是?

曼丽:还记得之前的狩猎行动吗,我们是大哥的亲人,大哥并不会真正将咱们推入死亡的陷阱。但你也知道,咱们所获知、所执行的,都只是整个行动的一小部分。并且,行动的实际内容还和收到的指令大相径庭。

明台:那场行动只是特殊情况。

曼丽:对于特工来说,任何一次行动都可能会出现特殊情况,比上次行动更特殊也不是不可能会出现。老师亲自回来,就足以说明任务的重要程度。大哥会给咱们设套子,老师更是那种会把咱们当成棋子的人。他说过,不要相信任何人。那话里,自然也是让咱们别太指望和相信他的。

明台:你想和大哥去谈谈吗?

曼丽:大哥既然什么都没说,也就是什么都不会说的。

 

259.司各特路租客

朱徽因:汪处长,咱们的人在司各特路137号发现了一部电台和一些还没有来得及处理掉的文件。

汪曼春:司各特路……可查到租房子的什么人了吗?

朱徽因:据房东交代,是两个青年男女,像是对情侣。

情侣?汪曼春心下思量着,难道是明台和曼丽?难道曼丽也有问题?

不对,房契既然在阿诚手里,查司各特路131——139号的事情又是朱徽因在负责的,如果租这个房子的真的是明家的人,他们没有可能不提前得到消息。

前些日子朱徽因来报告时,汪曼春的心思全在订婚之上,对这个行动没有太上心,也忽略了一些关键的点。

明台在司各特路租房子的消息,虽然只控制在小范围当中,然而知情的人也是好几个的。

曼丽是明台的未婚妻,明台在外面租房子,她应该是知情的。

汪曼春的消息是从桂姨那里来的。

阿诚偷了明台的房契,朱徽因负责调查司各特路电台,他们两个是情侣,阿诚偷房契又是为了朱徽因,那么这两个人,应该是共享了情报的。

汪曼春将阿诚捞钱的事情告诉了明楼,明楼对于阿诚的许多事情都是知情的,那么他拿明台房契的事情呢?

即使房契的事情明楼并不知道,调查司各特路那么大的事情,阿诚会瞒着明楼吗?

要么明台租的房子根本不在137号,要么就是阿诚根本就没有将查电台的事情告诉明家的任何人。还有一种可能,明台身正不怕影子斜,却有某个知情人故意要陷害于他。

如果能拿到明台的房契就好了。

可又如何能肯定拿到的就是明台当初租房时的呢?

最保险的办法,就是将明台和曼丽带到房东的面前去指认。不行,没有证据是不能动明家的人的。还是让下面人拿着明台和曼丽的照片去让房东指认好了。

 

260.军用电台

朱徽因:处长,我们在搜查时有一件事情比较奇怪。

汪曼春:什么事?

朱徽因:我们缴获的那部电台,是日本人的军用电台。

汪曼春:那种电台一般都是什么部门在用?

朱徽因:日本人的作战部队、宪兵队、特高课,还有特高课下面的特工。不过我前些日子听说,部队里也有人在走私各种物资,其中也有电台。对了,共产党的部队缺乏物质,有时也会缴获我们的电台来用。

汪曼春:可我们查获是这个联络点是军统的。

朱徽因:那应该可以排除缴获这个可能性了。军统的电台一般都是由他们的后勤部门专门配备,一般以美制和德制的为主。

汪曼春:对了,你刚刚说还有一些没来得及处理的文件。

朱徽因:都是一向往来的电文,正在加紧破译。

汪曼春:我知道了,你先下去吧,一但有破译结果了第一时间报告给我。

朱徽因离开后,汪曼春陷入了沉思。

是走私,还是构陷?或者仅仅只是一个巧合。又或者,是个更大的圈套呢?

评论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