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阳

新浪微博:@萧溱潆

廊州杂记(一)仲春

仲春时节,午睡转醒,阳光正好。

卧房里摆了只花瓶,插着鲜花三四枝,清香淡淡。 

屋外的植株冒了些绿,春天了,老树新芽,是好的意向。

只是气温依然不太稳定,时冷时热,忽暖忽寒。

这副躯体最是受不得寒,冷风一吹,就浑身哆嗦。赶上日暖天晴的时候,又神情倦怠。

春日是最难打对的,熬过了严冬,一年的辛苦日子,就又开始了。

闲时总爱看些前人写的游记,站在檐下看着屋外的春景,总想出门踏春赏玩。

奈何近日天又转寒,奈何为我打理身体的郎中不允,奈何一出门,身边总有一堆人要跟着。怕我冷着热着,怕江湖险恶,我文弱至此,遇到持强凌弱时应付不来。

苏某再不济,也是天下第一大帮的掌门人。就算武功尽失,江湖规矩总还是懂得。别人想欺负我可没那么容易,我不占别人的便宜就已经算不错的了。江湖之人向来恩怨分明,比起官宦世家之人,其实要好相处的多。

如若要出门,还是只带飞流就好了。他功夫好,话不多,还很听我的话。最重要的是,他很机灵,精力也旺盛,和他在一起永远不会觉得无聊沉闷。小孩子的思维总是比较单纯,谁给他甜食,谁待他好,他便爱与谁亲近。这点上,蔺晨就很缺乏头脑。他与飞流初识时天天喂他苦药,却从没有考虑过安抚的问题,还是我每每在飞流喝完药后奖励他颗糖丸。蔺晨太没正形,与谁交好就爱捉弄抢白于谁,飞流口舌没有他利,武功又没有他好,总遭他的欺负,如今一见着他就要躲得远远的。说起来,幸亏我够机敏,言语上也从不叫旁人占半点便宜,才免了让蔺晨总在我面前开那些无聊的玩笑。

天气这么好,真想骑马啊。从前在金陵的时候,景琰的整个靖王府都没有一个人能在马术上胜得过我。沉迷往事真的不是什么好事,我有时候不自觉地会忘了,自己现在是个什么模样。

幽居廊州,风月静好。日子很闲,除了吃饭看书喝药,基本没什么需要我亲自动手的。除了所谋之事,也没有什么别的需要思考,没有什么别的事情值得烦恼。

评论(2)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