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阳

新浪微博:@萧溱潆

明门闺秀(二十八)

#如果曼丽变成明家最小的妹妹#  

原梗来自 @琉白evenstar ,微博首发。


261.如果……

朱徽因:如果汪曼春没有像咱们计划好的那样怀疑桂姨,而是继续调查明台的事情,那该咱们办?

明诚:那就执行第二套方案。明台本就是这个计划的一部分,他知道自己将要面临些什么。

 

明台:如果我暴露了,大哥会怎么做呢?

明楼:在一旁看着,不会雪中送炭,倒是有可能落井下石。

 

明台:如果有一天我暴露了,你会怎么做?

曼丽:不知道,我希望永远都不会有那么一天。我也许并不会去救你,我知道我自己的能力,我绝不会在你落难时为你添乱,成为你的负担。

明台:这样最好。

 

明楼:大姐,如果王天风不在了,您会怪我吗?

明镜:他在与不在,与我而言,其实并没有什么区别。

明楼:如果……如果我导致您在意的人身赴险境,您会……?

明镜:别说那些如果,如果你还有补救机会,就想办法去救人。如果是你一手造成的而你又无力回天,那你什么别跟我说,我没有可能会原谅你。

明楼:你甚至都问问我说的人是谁?

明镜:我会在意的,还有谁呢?你如果连他们都保护不好,那你这个大哥也就不用再当了。

 

明楼:如果我不能伤害大姐,不能伤害家里人,那就只能伤害曼春了。

阿诚:汪曼春只是我们用来误导特高课的一枚棋子,她本身的作用很弱,会受到的伤害其实也很有限。

明楼:我在利用她,这就是对她最大的伤害。

阿诚:能被人利用,说明至少还有可利用的价值。处在她那样的位置,最怕没有利用价值了,被主子厌弃。日本人又何尝没有通过汪曼春来利用大哥呢。

 

桂姨:你有没有想过,明楼和你订婚,很可能只是一个圈套。

汪曼春:但至少我得到了他的承诺,至少,我还是赢了明镜。

桂姨:你这样的赌气根本毫无意义。

汪曼春:你又何尝不是在和明镜赌气。两个看不惯明镜的人为何还要再互相看不顺眼呢?

 

262.密码本拍成的微缩胶卷,藏在汇丰银行的保险柜里。取胶卷的任务,自然是非明台莫属。

与此同时,76号情报处电讯科也破译出了从司各特路137号缴获来的电文。

明台从员工通道进入了金库,拿到胶卷离开金库后,正遇上76号的人在银行里撒网。

一个特务开了一个保险柜,目的当然是要进入金库拦截一切可疑的人。这倒正是个洗清自己的好机会。明台领着他进了金库,这人在金库里一直待到汪曼春带人围了银行。事先的情报很详细,行动计划也很周密,但76号依然是扑了个空。

 

263.银行被围的水泄不通,金库里有人盯着,取走胶卷的最有可能的就是银行内部的工作人员了。汪曼春几乎可以确定,这个人就是明台,但是没有证据。

如果是明台取走了胶卷,他定然还要负责胶卷的运输。盯着明台,放出长线,不怕狐狸不露尾巴,不怕大鱼不上钩。

 

264.大鱼来的太快,叫人措手不及

汪曼春派出去盯着明台的人还没有传回消息,另一边,却接到了一个哨卡的通知,说是抓获了一名形迹可疑的中年男子。

在这个城市之中撒下的大网,竟然在这个时候突然间有了收效。

汪曼春来不及想为何小小的哨卡能够抓得到人,她现在只想立即确认被捕者的身份。

直觉告诉汪曼春,在这样一个敏感的时间段里抓到的人,不会和第三战区更换密码本的计划毫无联系。

76号的百般酷刑,定能在军统看似严密的组织之中撕开一个口子。

明家的人与此事是否相关,在汪曼春心中已经没那么重要了。如果无关,正好也免了让明楼心痛。如果有关,那又有什么呢,她真正会在乎的只有明楼。

 

265.疯子又开始自由发挥了

阿诚一路小跑着冲进明楼的办公室:大哥,大事不好了。

幸好办公室内此时只有明楼一人。

明楼看着一向沉稳的阿诚露出惊慌失措的样子,知道定然是出了大事。他一面将桌上的水杯递给阿诚,一面安慰他说:别着急,先喝口水,慢慢说。

阿诚:王天风被汪曼春给抓住了。

明楼立时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什么,消息确切吗?

阿诚:是夜莺传来的消息,王天风在通过一个哨卡时暴露了身份,因为形迹可疑,被转到了76号情报处那里。

明楼:不应该啊,明台那边一切都进行的很顺利,他没有必要自投罗网啊。

阿诚:现在该怎么办?要让毒蝎小组取消行动吗?

明楼:如果这个时候取消行动,那我们之前筹谋了那么久的计划就全都前功尽弃了。死间计划事关整个第三战区,不能轻易放弃。

阿诚:那也不能眼睁睁地看着明台和曼丽去送死啊。

明楼:汪曼春想要的是情报,即使明台和曼丽真的落到了她的手里,应该暂时也不会伤及性命。这样吧,你带上些靠得住的人,远远的跟着他们两个,不到危及他们性命的时候不要出手。

阿诚:如果我带着人真的和汪曼春起了冲突,该如何收场呢?

明楼:如果不得已必须要发生冲突,那么汪曼春和她所带的人,一律格杀勿论。

 

266.出来混的,没有过人的长处,也得有保命的绝招

王天风:共党有三宝,潜伏、策反、扫战场。

汪曼春:军统有三宝,暗杀、死棋与圈套。

黎叔:红军有三宝,游击、夜战、急行军。

明楼:特务机构策反常用有三招,严刑、利诱、熟人要挟。

明堂:明家祖传技能有三,三观正、家教严、捡孩子技能满点。

 

明台:曼丽有三好,颜好、心好、功夫高。

曼丽:明台有三好,幽默、机智、常带糖。

 

267.汪曼春看看下面人交上来的审讯记录,无奈的苦笑了几声。名字与这个人的整体气质完全不符,十有八九是个假名。一个身上带着枪的中年男子,审问了半天,职业居然只说到了商人。

底下的那帮蠢货,效率也未免有点太差了。离明台下班的时间只有一个半小时了,很有可能今晚密码本就会离开上海。无论压货的是明台还是他的上下级,都必须在这一个半小时之内取得成果。

汪曼春:上重刑。

行刑人:处长,这个人受了枪伤,贸然上重刑,我怕会闹出人命。

汪曼春:真是废物,行了,我亲自监督审问,出了什么事情,有我担着。

一边审讯,另一边,汪曼春也派了人去查这个被捕之人的枪支型号和随身物品。

受了枪伤的情况下还扛过了第一轮的用刑,这样硬气又不肯说实话的人,一定是抗日分子无疑。

 

268.用刑收效甚微,汪曼春打算诈一诈这个被捕之人。

抗日分子,最为活跃的就是共产党和军统两家了。此人被捕前想要硬闯哨卡,开枪杀人毫不留情。搜到的手枪是美制的,加之最近刚刚破获了第三战区要更换密码本的情报,汪曼春觉得,此人是军统的可能性更大。汪曼春决定用密码本情报和毒蝎来诱骗此人。

汪曼春:虽然你报给我们的是一个假的身份,但我知道,你是军统的人。你一定很奇怪自己为何这么被捕的这么窝囊,不妨告诉你,我们刚刚破获了毒蝎的一个联络点,在里面缴获了一些电文,其中就有你关于你这次来上海所执行任务的情报。

王天风: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什么毒蝎,什么情报?

汪曼春:别嘴硬了,第三战区即将跟换密码本,这条情报我们早已知悉。毒蝎取密码本时暴露了身份,他自己并没有察觉,现在正在我们的严密监控之下。你明明是被毒蝎所拖累,可偏偏先被捕的是你,你说如果密码本有个什么闪失,你的上峰是会先怀疑你还是先怀疑毒蝎?

王天风底下头沉默了。

汪曼春:何必再死扛着呢,无论你招与不招,你们更换密码本的计划都注定将会失败。你的上峰不会再相信你的忠诚,你死了,与你们的计划无益,与你本人的身后之名更是无益。

王天风:既然你已经什么都掌握了,还想再从我这里知道些什么?

汪曼春:你的真实姓名、代号、职务,和你来上海所要执行的全部任务。

 

269.明台平静地上了一下午的班,傍晚前下班回到明公馆。

曼丽:胶卷拿到了?没遇到什么麻烦吧?

明台:汪曼春带着人包围了我工作的银行,不过在她的人去到银行之前我就已经拿到胶卷了。

曼丽:没事就好,我担心了一整个下午。

明台:这点小事你就担心成这样,我要是去前线送密码本,你还不知道要担心成什么样子。

曼丽:明台,我觉得运送密码本的任务,由我来完成吧,你不能去。

明台:为什么,我们之前不是都说好了。

曼丽:汪曼春刚查了你们银行,你第二天就不去上班,这无疑会让她将怀疑的矛头都集中到你的身上。你之前不是也说,护送密码本走的是秘密路线,比起上海的冷箭,前线的明枪更好躲一些。

明台:那也行,等任务完成之后,你就别回上海了。

曼丽:不回上海,那要去哪里?

明台:随便哪里都好,看你想去什么地方。北平、武汉、香港,巴黎、威尼斯、维也纳,即使是延安也可以。

曼丽被“延安”二字一惊,下意识地捂住了嘴。

曼丽:那你呢?

明台:我得留下来,既然你离开了,那么军统这边的收尾工作,就必须得由我来完成。等我处理好手头的事,我就去找你。

曼丽:真的?

明台将一根棒棒糖塞到曼丽的手里:当初你一个人去香港,被老师绑架到了军校,我不是照样去军校找你了嘛。你是我的生死搭档,我的未婚妻,我怎么可能舍得让你一个人孤零零的。

曼丽:那我现在就去联系黎叔。我听你的话,但你也要遵守诺言。

明台:当然。

 

270.计划有变,新添支线

明楼:订婚之后的第二天,我的生活里就已经充满了惊吓。

阿诚:又出什么事了?

明楼:明台跟我说,感觉汪曼春可能已经怀疑上他了,曼丽主傍晚时提出要去护送密码本。明台说,希望借着这个机会,把曼丽送去解放区。

阿诚:等等,送曼丽去解放区,主意倒是不错,可为什么只有曼丽,明台他自己呢?

明楼:他说他是死棋,是死间计划的关键人物,他得留下来帮我。

阿诚:如果留下来,他还会有活路吗?他和曼丽,还会有再见的机会吗?他不该如此对曼丽。

明楼:他没有选择,如果他贸然离开,死间计划就会前功尽弃。汪曼春步步紧逼,王天风更是要彻底断绝他的后路。

阿诚:大哥,我在想,王天风自投罗网,会不会是另有目的?

明楼:他那样的人是绝不可能会叛变的。

阿诚:不,我是想,毒蜂以自己为诱饵,到底是为了出卖毒蝎,还是想要保护毒蝎?


评论(2)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