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阳

新浪微博:@萧溱潆

廊州杂记(二)寒食

日暖风和,寒食节至。

吉婶早已备好了节令里的吃食,寒食粥与青团,清淡而又朴素。

飞流对这个节日兴趣很大,他不在意这个节日里一天不能烧火做饭,相反,他喜爱水果与甜食,可以吃一天的点心而不用老老实实地吃饭,他内心的求之不得的。

如果不是我告诉他不烧火就没有办法煮饺子,他大概希望天天都能过寒食节。

唉,天天都是寒食,那介子推是有多惨啊?

因着母亲的封号,从小,对于三晋总是多着几分好感。史书中关于三晋的故事,听过看过的都不少。一代霸主晋文公重耳,也曾亡命与各诸侯国之间。粮食被人偷去,几进饿死之时,介子推割股奉君。事成后介子推归隐,不食君禄,晋文公为逼介子推出山,放火烧山,不想介子推被烧死山中。晋文公为了纪念介子推,便下令每年在介子推被烧死的那一天禁止烧火做饭,寒食节便来源于此。

故事早已烂熟于心,因心中谋划着事,如今再想起少年时读过的这一个故事,却是另外一番体会。历史上那些著名的谋士,大多结局惨淡。能像范蠡那样功成身退,携美人游于太湖的,毕竟只是少数。同样辅佐了勾践的文种,却落得个鸟尽弓藏、兔死狗烹的结局。

长于将门世家,自然也看惯了金陵城中的起起伏伏、来来去去。从前恃才傲物,看不起那些谋士军师直流。现在境遇不比从前了,自己选择要当一个谋士,才不得不开始考量作为谋士所要承担和面对的东西。

有人为富贵谋,有人为名利谋,有人为主君谋,有人为天下谋。

而我,为那七万英魂而谋。

寒食过去就是清明。冤案未解,年年都只能对着北方磕上三个响头。盛世的清明,不知何时才能到来。昔年与景琰谈论政事时曾经说过,朝堂之未来,在于吾辈。

写在文末自我勉励。

评论(1)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