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阳

新浪微博:@萧溱潆

明门闺秀(二十九)

#如果曼丽变成明家最小的妹妹#  

原梗来自 @琉白evenstar ,微博首发。


271.何为生死搭档

王天风:吵架斗嘴时希望他去死,搭档行动时互托生死,各自独当一面之后,又希望无论形势有多么的严峻,他都能好好地活着。

明楼:我们一同出生入死过,可以放心的将后背交给彼此。意见相左时会争的面红耳赤,什么难听的话都能骂的出口,但又都希望彼此都能好好地活着。

郭骑云:同生共死的搭档。

明诚:我是被破格提升的,没有在军统的军校当中受过培训,也没有被安排过生死搭档。但对于在逆境、在敌营之中与我搭档,互相信任、互相依托之人,我的态度是,即使我死,也要保护他的生命。

明台:愿将生命交付,愿以生命守护。

曼丽:不离不弃,生死相依。

 

272.天将黑,明台和曼丽收拾工具,准备出发。

明台:你走了,面粉厂要怎么办?

曼丽:郭骑云并不离开上海,我告诉他我不在的时候让他全权处理面粉厂的事情。只是他并不知道我投靠了共产党,不知道我这次离开上海就不会再回来。你若是有时间,就多去厂里看看,或者叫大姐重换个人当经理。对了,大姐那里,还需要你帮我去解释。

明台:大姐一直希望你能远离战争,我只要告诉她,你去了一个很安全的地方,她应该就能放心。

曼丽:不,还是把真相告诉大姐吧,告诉她我去了延安。大姐是红色资本家,与共产党方面一直都有联系,我想她是能理解我的。

明台:好,就照你的意思来办。我会一直护送你到川沙古城,后面的路,就要靠你自己了。

曼丽:你处理完手里的事情,就快点和黎叔联系。我怕时间拖的久了,军统方面起了疑心,你的处境就危险了。

明台和曼丽悄悄的离开了明公馆,明楼吩咐阿诚带人跟上他们,暗中保护。

 

273.出卖

汪曼春:毒蝎是谁?

王天风:你很快就会见到他了。

汪曼春:从前一直是你在负责军统上海站的工作,为什么会换成那个名不见经传的毒蝎?

王天风:我只是上海站行动处的处长,所负责的也不过是一些暗杀之类的行动。毒蝎是我的学生,跟了我很多年,只不过这个代号从前一直没有出现在军统的往来电报当中。他是我最优秀的学生,事实证明,他独当一面之后,也确实给你们造成了不小的麻烦。

汪曼春:你能对付的了他吗?

王天风:他虽然厉害,但毕竟只是我的学生。师父在教徒弟之时,永远都会留那么一手。

汪曼春:接头地点在哪里?

王天风:赫德路137号。

 

274.街面上戒严了,郭骑云到达赫德路时,比约定的时间稍晚了一些。

王天风背对着他,站在那里。

郭骑云:抱歉老师,我迟到了,前面戒严了。

王天风回过身,对着他开了一枪。

郭骑云曾幻想过自己的无数种死法,但不包括这一种情景。

如果他的共产党身份暴露了,王天风是一定不会放过他的。

但眼下的这种情景,很明显不是因为他暴露了,而是开枪之人叛变了。

郭骑云匆匆地将自己所知的关于死间计划的信息在脑子里过了一遍,没想到,自己竟然成了这个计划里第一个牺牲的人。他嘴里喃喃的叫了声“老师”,王天风又开了一枪,打中了他的心脏。

四周的灯亮起,照着接头的这两人。

郭骑云倒下了,睁着眼,保持着一副惊恐的神情。

王天风:这就是毒蝎。

汪曼春:在你开了枪之后,他本来还是有机会再打你一枪的。

王天风:军统的规矩,上级大如天,何况,我还是他的老师。

汪曼春:他大概只是不太相信你会叛变,会出卖了他。

王天风:任何人都有可能会叛变,没有谁是真正值得信任的。

 

275.川沙古城城墙之上,明台绑好了绳索。

曼丽:要走的人是我,为何你也给自己绑了绳索?

明台:夜里风大,我先下去帮你探探路。万一有什么情况,也能及时发现。

曼丽:也不知从何时起,你不再像从前那样吊儿郎当,你会事事为我考虑,时时护我周全。

明台:当我决定要成家立业的时候,我就不能再像从前一样了。

曼丽:我知道你一定是有事情瞒着我的。你不说,我也不会问的。只是你答应过我的事情,一定不要食言。

明台点点头:B区行动组会帮你清除掉所有的障碍,等到信号灯一亮,我先下去,等我到底下确定安全给你发信号之后,你再下来。

曼丽:既然有B区的人接应,你又何必多此一举?

明台:他们尽的是同事的责任,我尽的是家人的责任,不一样的。

明台掏出母亲留给他的怀表,塞到曼丽的手中。

明台:这块怀表是我最看重的东西,现在我把它交给我最珍视的人,你要好好的保存。

说完,他轻轻地亲吻了曼丽的脸颊。

曼丽一怔,深吸了一口气,吻上了明台的唇。

相吻相拥相偎依,相思相恋相别离。

曼丽:明台,其实,大哥他们找到你的父亲了。

明台一愣。

曼丽:是最近的事情,他们没有来得及告诉你。准确的说,是你父亲找到了你。他找了你二十年,最近才从旧报纸上看到当年的寻亲启示,联系到了大哥那里。

明台:那他现在在哪儿?

曼丽:其实……

说话间,远处传来长短频率不一的手电灯光,是安全的信号。

明台:是B组的信号,我该下去了。

 

276.自求多福

汪曼春:你认识明台吗?

从汪曼春之前在审问中透露出的信息来看,明台定然是被她给盯上了。

王天风:认识,我来上海的公开身份是商人,自然也是要和上海商界的名流打交道的。我接触过明氏集团的人,其中也包括你刚刚说的那个明台。我甚至还参加了您和明长官的订婚宴,汪处长没有印象了吗?

订婚宴上汪曼春的注意力全程都集中在明楼身上,根本没有过多注意明家所请的宾客。

汪曼春:明台和毒蝎有关系吗?我的人现在正监视着他,你最好跟我说实话。

看起来,终究是得负明家的人了。明台,你自求多福吧。

王天风:他是毒蝎的下属。

汪曼春:那你和他是从前就认识了?

王天风:是。

汪曼春:那明楼呢?

王天风:我只是去找他办事。他那样子的人精明的很,没有事情我是不愿意去招惹他的。

 

277.明台绑着绳索从城墙上才下降了不到一半,忽然一道探照灯亮起,直直地照在他的身上。几盏车灯也先后亮起,一道灯光打到城墙头上,曼丽迅速地蹲了下去。

明台:是陷阱,快躲起来。

曼丽:我拉你上来。

曼丽站在墙头,想要把人拉上去是十分吃力的。刚向上拉了不两下,几声枪响,子弹嗖嗖的从曼丽身边经过。

明台:小心。

曼丽又尝试了几次,但均是一样的结果。明台挂在城墙的半中间,渐渐有些无处着力。

 

278.策应计划

黎叔:要动手吗?

明诚:明台现在的位置很不利,如果敌人开枪,我们是一点办法都没有的。

黎叔:我们需要和曼丽一起,把明台拉上来。

明诚:敌人的聚光灯照着城墙上面,想要过到曼丽的身边,是不容易的。

程锦云:再难也得去,不能眼睁睁地看着明台落到敌人的手里。

明诚:你别去,上面太危险。明台即使落到汪曼春的手里,暂时应该也不会有什么生命危险。

程锦云:他们两个现在卡在那儿,进退两难,如果敌人趁机摸上城头,情况就更麻烦了。

明诚:那我跟你一起去,多个人多份力。黎叔和剩下的人在旁边掩护我们。

 

279.明诚和程锦云猫着腰悄悄潜到了曼丽旁边。曼丽见有人靠近,下意识举起了枪。等看清了来人,稍稍松了一口气。

曼丽:怎么是你们两个?你们怎么会一起来?

明诚:我一时间筹不到太多的人,只好向他们求助。详细情况等回去解释,先把明台拉起来再说。

三人一起用力,明台被缓缓地向上拉起。

城墙下的人明显注意到了这个情况,一排子弹朝着明台射去。明台荡着绳子四下里闪躲,还是有一颗子弹打中了他左边的肩膀。紧抓着绳子的手不由的一松。

城头上的三个人还在坚持。

黎叔等人从旁策应,敌人的火力稍稍分散了一点。

忽然间探照灯一闪,一排子弹打向城墙头。闪避已经来不及了,程锦云死死地挡在了明诚和曼丽的前面。三人手中的绳子一松,明台顺势滑了下去。明台肩上受了伤,再也无力攀爬,一路掉到城墙根下。借势翻滚了两下,还未站稳,就被一群特务包围了起来。

程锦云的胸前中了五六弹,身形不稳,几乎要摔下城墙。曼丽拉了她一把,与明诚一起将她扶到一边。

曼丽:程小姐。

程锦云:我做事不够成熟,总给大家添乱。

曼丽:没有,你比我们所有人都要勇敢。

程锦云:没能救起明台,接下来的事情,就全靠你们了。

明诚:你伤得很重,别说话了,节省力气。

程锦云:我是学医的,我知道我自己的情况。子弹打入了内脏,即使做手术也没有用了。你们两个快走,别管我了。

曼丽看了明诚一眼:阿诚哥?

程锦云:快走吧。

明诚:把胶卷给程小姐,她不能白白牺牲。

曼丽心头一惊,但很快就大致明白了。

明诚又将一把钥匙塞到了程锦云的上衣口袋里,拉着曼丽离开。

“曼丽”,程锦云在背后叫了一声,“你一定要救出他来,你一定要幸福。”

 

280.明台被围住时,一身军绿色的战斗服,身上还装着多把手枪。想要撇清自己是没可能了。这样一身扎眼的打扮,甚至连他所属的阵营都不用费力去猜。特务们很快地冲上了城墙,带下来了程锦云的尸体。

汪曼春:明台,老话说“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这才一天没见,你就这样让我惊奇。

明台:曼春姐,不,现在应该叫大嫂了。既然以这副样子落在你的手里,我也没什么好说的了,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汪曼春:这个女的是什么人?

明台看了一眼倒在地上的程锦云,大致猜出了是怎么一回事。

明台:她是我的搭档。

评论(3)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