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阳

新浪微博:@萧溱潆

明门闺秀(三十一)

#如果曼丽变成明家最小的妹妹#  

原梗来自 @琉白evenstar ,微博首发。


291.王天风通过秘密联络方式将密码本胶卷通过林参谋传递了出去。行动之顺利更加重了曼丽对王天风的怀疑。

明楼:想直接把人救出来是不太可能了,必须用一点非常手段。

曼丽:以你和汪曼春的交情,想要把明台从她手里救出也是做不到的事情吗?

明楼:因为牵扯到第三战区密码本,这件事情现在已经捅到日本人那里去了。就是汪曼春有心想包庇明台,也不太容易了。更何况,她对咱们家本来就心存芥蒂,她与我订婚,不过是了结了自己多年来的一桩心愿。她或许爱过我,但她最爱的从来就只有她自己而已。

曼丽:那大哥想如何去救明台?

明楼:以退为进,置之死地而后生。

曼丽:也就是说,大哥在明面上不会为明台说任何的好话,甚至还有可能会把他往死路上逼。

明楼:这些事最好都能在大姐回来之前处理完毕。

曼丽:究竟是不是毒蜂出卖的我们?

明楼:这件事情很复杂,现在,我想可以让你知道一部分了。

 

292.明楼将死间计划的核心内容简单地告知了曼丽。

曼丽:明台知道这些吗?还是说,他一直就都知道?

明楼:他在去军校救你之前就已经知道这个计划了。

曼丽:他既然知道……,他既然什么都知道,为什么还要去军校送死,为什么一个字都不告诉我?

明楼:他去军校是我和他共同的主意,我不能任由王天风耍疯,让整个计划都失去控制。明台对你的保护,只是出于本心。每个人都有自己奋力想保护的东西,不告诉你真相,自然也是为了你好。

曼丽:我理解你们做出的决定,但我心中依然存在着许多疑问。

明楼:等死间计划结束之后,我会让你知道你想知道的。

曼丽:接下来需要我做什么?

明楼:配合毒蜂,演好他的退场戏。

 

293.新政府办公楼前,梁仲春一见到阿诚就急急忙忙地将他拉到了一边。

梁仲春:阿诚兄弟,最近几天的货怎么都出不了港口了?

阿诚:明长官这几天心情不好,一张条子都没批,你的货自然就只能扣着了。

梁仲春:阿诚兄弟,阿诚兄弟,帮帮忙啊。

阿诚:家里出了那么大的事,别说明长官了,我都得担心明家大姐回来之后我该如何交待。

梁仲春:你就直说吧,需要我做些什么?

阿诚:你会这么爽快?

梁仲春:明长官是我们76号的长官,长官有烦恼,做下属的自然需要全力为长官排除烦恼。

阿诚:你少把自己说得这么高尚。

梁仲春:好吧,我就直说了,这批货对我十分重要,日本人最近对进出港口的货物查得很严,我怕放久了会出问题。

阿诚:这可是你自己来求我的,我什么也没有要求过你。

梁仲春:行行行,快说需要我做什么吧。

阿诚:这个我需要回去和明先生商量一下。明先生未必是希望要救明台,他只是希望这件事情别连累到他。

 

294.假戏假做

王天风:你和明台传递的那份假交卷已经到了日本人的手里了。

曼丽:假的里面是什么呢?

王天风:也是一份密码本,不过与真实的内容不符。

曼丽:就是说,即使起不到误导敌人的目的,也能有效的拖延时间。

王天风:要想更真实的拖延敌人,必须要把戏做得更真。

曼丽:老师的意思是,军统丢失了密码本,必须要千方百计的抢夺回来。

王天风:就是这个意思。

曼丽:可是一份在敌人手里待过的密码本,抢回来还有什么意义?

王天风:所以,这只是场戏,密码本是抢不回来,但可以引起敌人对它的重视。

 

295.理想之地

王天风:如果有机会能离开上海,远离战火,你想要去哪里?

曼丽:只要能和明台在一起,去哪里都是好的。

王天风:你还是太年轻了。

曼丽:那老师你呢,如果能远离战争,你希望能去哪里呢?

王天风:去维也纳吧。

 

296.那些关于维也纳的浪漫往事

明镜:你这个人太极端了。

王天风:非常的时代,自然也要以非常手段行非常之事,方才能成就非常之功名。

明镜:你的心里就没有一丝的温情,一丝的恻隐之心吗?

王天风:对于一名特工来说,感情是他在行动之中最大的干扰。

明镜:真希望有一天你能去维也纳看看,那里没有战争,没有仇恨,只有爱与音乐。

王天风:你是否知道,你们共产党也在做着一些非常之事。

明镜:可我们是为了家国。

王天风:有信仰的可不是只有你们共产党人。我也爱这个国家,我也想有朝一日把敌人赶跑了,能远离战争和武器。

明镜:会有那么一天的。

王天风:希望我们都能活着等到战争结束,希望你我都能去到心中的理想之地。

 

297.王天风静立在郭骑云的墓前。

汪曼春:怎么,后悔了吗?

王天风:我这个人做事从来都不后悔。

汪曼春:我们定好的计划你告知你的下属了吗?

王天风:当然。

汪曼春:斩草除根是很有必要的,这也是为了你的安全。

王天风:说起斩草除根,你知道是谁杀了你叔叔的吗?

汪曼春:是谁?

王天风:明台。他那个人很聪明,但也很顽固,留着他始终是个祸害。你还是尽快把他杀了为好。

汪曼春:明台母亲的死,我知道和我叔父有关。叔父当年一时心软,没有杀掉那个孩子,没想到最终却酿成了他自己的死亡。

王天风:你叔叔当年真正想杀的是明镜明楼姐弟,如果他当年杀死了明楼,不知汪处长如今又会做何感想?

汪曼春:那时的我并不认识明楼,他的死活与那时的我也并没有任何的关系。如果我从来都不曾认识过他,其实也未必是什么坏事。

 

298.远处,一把狙击枪悄悄地瞄准了王天风的左胸。

汪曼春:听说这个人是你的副官,对你一直忠心耿耿,为何一定要杀了他?

王天风:他对我忠心是不假,然而他更忠于军统,留着他……

说话间,一把绑着纸条的飞刀插在了王天风身边的树上。

王天风拔下飞刀,展开纸条,一枚子弹打中了他的左胸。

纸条上写着:叛徒必死。

汪曼春看了看地上王天风的尸体,不由得叹了口气。

汪曼春:看起来,我的计划失败了,在想追捕那些军统的抗日分子,恐怕就只能以明台为饵了。

说罢,扬长而去。76号情报处的特务们也都纷纷离开了,没有人为王天风收敛尸体。

 

299.阿诚风尘仆仆的进入了明楼的书房。

明楼:事情都办好了?

阿诚:我和曼丽一起去的,收尾工作也是我做的。

明楼:你办事我一向放心。

阿诚:我回来时听说汪曼春去牢里审问明台去了,大概是王天风又跟她说了些什么。

明楼:王天风是下狠手的人,估计咱们营救明台的计划很快就能施行了。现在就只等大姐从苏州回来了,我真不知道该如何跟大姐开口。

阿诚:大哥,我倒是觉得,该把明台的事情提前告知大姐。这场戏里离不开大姐,而且明台出事,也是让大姐离开上海的一个合理的理由。

明楼若有所思:你说要是等大姐一回来,明台已经成了骨灰,会是什么样的后果?

阿诚:想想就觉得头大,不过倒是可以试试。

明楼:你说的对,让大姐知道真实情况是必须,不然她情绪失控指不定会出什么乱子。不过只好把局布置好了,提前跟大姐打好招呼,不管外人看着有乱,家里的主心骨却是怎么样都不会倒。还有,想办法把桂姨先安抚住,免得她在这个时候给家里面添乱。

阿诚:这才是整个计划里面最艰难的那一部分。

明楼:正因为艰难才让你去做,你是老同志了,对敌经验也十分丰富,不能遇到一点困难就退缩不前。做为你的上级领导,我和组织都看好你的表现。

 

300.背了那么多年的锅,终于轮到自己为自己亲手打造的大锅。

阿诚:曼丽,哥现在遇到困难了,你帮是不帮?

曼丽:那得看是什么忙了。

阿诚:把桂姨赶出咱们家公馆。

曼丽:是怕大姐回来她乱说话吧?

阿诚点点头。

曼丽:既然知道她是日本人派来的奸细,为什么不直接……

阿诚:留着她还有用。

曼丽:也就是说,只是让她离开几天而已。

阿诚无奈地点了点头。

曼丽:这是大哥派给你的任务吧。

阿诚:要救明台,中间不能出半点乱子。

曼丽:好吧,为了明台,为了大姐,我帮你。

阿诚:就是不会为了我而帮我。

曼丽:我也没说大哥啊。

阿诚:算了,还是合计一下怎么样把桂姨赶出公馆吧。

曼丽:说好了,如果大姐知道了,可不关我的事。

阿诚:大姐知道桂姨是什么样的人,而且明台的事情也必须告诉大姐真相。

曼丽:既然只是暂时赶出去,大姐估计还得做戏把桂姨接回公馆。说好了,到时候这件事的责任必须由你来背。

阿诚:行,反正我背锅也背习惯了。

曼丽:这件事没我的责任,我不会像明台一样拿巧克力贿赂你的。

阿诚:行,我买棒棒糖贿赂你还不行吗。

曼丽:成交。


评论(2)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