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阳

新浪微博:@萧溱潆

明门闺秀(三十二)

#如果曼丽变成明家最小的妹妹#  

原梗来自 @琉白evenstar ,微博首发。


301.76号的秘密监狱里,汪曼春正在审讯明台。

汪曼春:是你杀了我叔父的吗?

明台:我不是唯一想杀他的人。

汪曼春:可你是最有动机的人,毒蝎小组刺杀行动最活跃的那段时间,你刚好回到上海。

明台:想想看,在这件事情之后谁获得的利益最大?

汪曼春:要说利益,杀掉我叔父那个级别的人,军统给你的嘉奖应该很丰厚吧?

明台:我听说,你叔叔死了之后,你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意志消沉,行动处的梁仲春可没少借机打压你。

汪曼春:他打压我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同在76号,我的业务能力比他强,跟特高课走的比他近,他自然少不了打压挖苦了。

明台:我还听说,因为你无心打理家族企业,你们家的好几个工厂,在你和我大哥订婚之时,就免费赠送给他了。

汪曼春:是有这么回事。但那是我自愿的,跟其他人无关。

明台:可你叔叔的死是这件事情的直接原因。我这样说,你还觉得你叔叔的死只是简单的刺杀行动吗?

汪曼春:你什么意思?

明台:你为何要问我明楼是我什么人,你在怀疑什么?

汪曼春:你到底想说什么?

明台:明楼当然是我大哥,即使我们兄弟关系不和。我每做一件事情也当然会为他考虑,比较他才是我大姐的亲弟弟,帮助他,是为了明家的家族利益。

汪曼春:这么说,你承认我叔父的死是你干的了?

明台:你如此确定的质问于我,我猜想你是从毒蜂那里得到的消息吧。

汪曼春:是他告诉我的。

明台:他还活着吗?

汪曼春:你们的人杀了他,子弹打入心脏,一枪毙命。

有一个关键的信息点汪曼春没有说出,明台心中了然,知道外面应该是已经都安排好了。

明台:不错,你叔叔是我杀的。我最欣慰的莫过于我没有假手于人,没有让那个恶贯满盈的杂碎死在别人手中。他死的时候完全没了往日的神奇,他蜷缩在一个角落里,说着一些鬼都不会相信的假话,求我不要杀他。

汪曼春:够了!

汪曼春气愤地抓起一把烧红的烙铁。

明台:其实,你应该感谢我。我想你叔叔对我大哥的芥蒂,应该比我大姐对你的偏见要大得多。

 

302.烧红的烙铁烫在明台的身上。

明台(有气无力):小时候我问大姐为什么她下巴上面长着颗痣,她说有记号的人就不会轻易走丢。这下好了,我也成有记号的人了。

汪曼春:可你大姐没有告诉过你,身为特工,最忌讳的就是身上带有标志性的记号。

明台:那又有什么关系,你是肯定不会再放我出去执行任务了。

汪曼春:不光是出不去,你还得下去给我叔父陪葬。

明台:我自认没做过什么大奸大恶之事,我还为我的国人做过许多有利于他们的事。地狱谁知道会不会收我,为防万一,汪处长,还是你亲自下去陪你叔父吧。

汪曼春:别心存幻想了,明楼是不会救你的。

明台:我本来就没指望他会救我。

汪曼春:你就不可怜可怜你的那位未婚妻?

明台:我看你也没有去可怜你的那位未婚夫啊。

汪曼春:明楼是个重承诺的人,我们既然已经定下了婚约,他就一定是会娶我。

明台:明楼最爱的是他的家人,而你,你最爱的只是你自己而已。为了个人的好恶,不惜将未婚夫置于不义,我好像有点明白我大姐为什么不喜好你了。

 

303. 军校往事·射击训练

王天风:你是准头很好,但你射击的总是敌人的心脏,作为一名特工,这个习惯应该改改。医学上说,打中心脏之后,人还可以再活几秒。人的中枢神经在头部,爆头之后,对方就再也没有片刻的生存机会了。

曼丽:打中头部,会更血腥吧?

王天风:对你们的要求是别把任何会追查到真实身份的物品留在现场,至于现在究竟会乱成什么样子,那不是你们需要考虑的问题。

曼丽:可狙击手会是第一个见证现场的人。

王天风:等见得多了,你就会习惯了。日本人对待我们的平民,可比你们这些狙击手要残酷的多了。

曼丽:我知道了老师,我会改的。

王天风:而且,并不是所有人的心脏都长在左边。比如我,我的心脏就长在右边。

 

304.新政府办公楼外,梁仲春悄悄告诉阿诚事情的最新进展。

梁仲春:汪曼春向特高课打了报告,说过年前的那几起刺杀案都与你们家那个小少爷有关,请求对明台执行枪决。

阿诚:这事儿汪曼春已经先向明长官报告过了。

梁仲春:那明长官是如何打算的呢?

阿诚:还能怎么打算,汪曼春想杀明台,那就遂了她的意。

梁仲春:啥?

阿诚:不过执行的事情,需要梁处长你去做。

梁仲春:凭什么?

阿诚:你这是在为长官解忧懂不懂。这种事情明长官肯定没法亲自出面,汪曼春如果去监督枪决,我家大姐知道了以后不会让她再进我们家的门。所以这件事情,还是你去梁处长最合适。

梁仲春:把个烫手的山芋扔给我,让我去当恶人?

阿诚:话也不能怎么说,明长官和汪处长,还有日本特高课,都希望处理掉明台。你接手了这件事情,这三方都会感激与你。

梁仲春:那你呢,这件事情当中,你又能得到什么好处呢?

阿诚:好处压根谈不上,麻烦倒是能省去不少。

梁仲春:执行之前你想去送送明台吗?

阿诚:唉,大小姐不在家,大少爷要避嫌,小小姐毫不知情。行,那我就去送送他吧。

 

305.桂姨在明台的房间外鬼鬼祟祟的。

曼丽:桂姨,明台的房间平时是不准别人进去的。

桂姨:我只是想进去打扫一下。

曼丽:免了,他的房间如果收拾了就不像他的风格了。对了,你最近有进去打扫过吗?

桂姨:进去过一次。

曼丽:那就是了,你可有见到过明台的一块手表,是大哥春节时送给他的。

桂姨:什么手表,我没有见过。

曼丽:不可能啊,除了我之外就只有你进过他的房间了,手表不可能平白无故的消失不见。你再仔细想想。

阿诚从明楼的书房出来,正好听到这番谈话。

阿诚:出什么事了?

曼丽:明台有块手表不见了,桂姨说她进明台的房间收拾打扫过,我就问她有没有见过。

阿诚:哪块手表?

曼丽:就是过年大哥送给明台的那块。

阿诚直视桂姨:说,是不是你拿了?

桂姨:阿诚……

阿诚:那块表是大少爷送给小少爷的工作礼物,是限量版,价值不菲,他们兄弟两个一人一块。你要是拿了,就赶快交出来。

桂姨:不是我。

阿诚:这件事若是让大少爷知道,绝对没你的好果子吃。

桂姨:阿诚,真的不是我偷的。

阿诚:我还没用“偷”字,你自己倒是先说出来了。

 

306.阿诚以桂姨偷表为由,与曼丽合力将她赶出了明家。

阿诚:你走吧,这件事若是到了大少爷那里,就没有这么容易收场了。看在你收养过我的份上,这件事就到我这里为止。那块手表价值不菲,应该够你在外面生活一段时间了。若依大少爷的性格,定会将你扭送警局,你还是自己离开为好。

桂姨:阿诚,不会是你干的吧?

阿诚:这么扎眼的事情我可干不出来。

明楼回到家中,发现桂姨不在。

明楼:桂姨呢?

阿诚:被我找了由头赶走了。

明楼:太好了,终于可以不用再喝她煮的那难喝的鸽子汤了。

阿诚:只是暂时。

明楼:是暂时留她性命。

 

307.周末,明镜从苏州回到上海。

明镜:明台、曼丽,姐姐回来了。

阿诚一把拉住明镜:大姐,我有事情要跟您说。

明镜:不急,先把我带回来的点心分了。

阿诚:是关于明台的。

明镜:他又惹什么祸了?

阿诚:您得答应我,兴平气和的听,听完后别发火,也别找任何人去闹事。

……

明镜:好啊,你们兄弟几个,一个个的都瞒着我,不到火烧眉毛什么也不跟我说。

阿诚:大姐,我们也是怕您担心。

明镜:你说你大哥跟军统有牵扯也就罢了,明台,他那么年轻,他怎么也搅和进去了呢?

阿诚:正因为他是年轻人,更有一颗济世报国、抗日杀贼之心。

明镜:抗日就抗日,报国就报国,为什么偏偏要选择军统?那种地方明台这么单纯的孩子怎么能待得下去。等等,难道说那天他来?明台是怎么被抓的?

……

明镜:这个汪曼春,居然连明楼的面子也不给了。你说你大哥怎么就看上个她还非要娶进门来。

阿诚:跟您说过了,大哥跟汪曼春订婚也是实属无奈。

明镜:我是说当年,当年你大哥就跟瞎了眼一样死活要娶那个仇家之女。

阿诚:当年我跟这位汪小姐也是打过交道的,人是挺任性泼辣的,但还没有如今这般的歇斯底里。

明镜:算了算了,不说她了,明台的事情你大哥打算如何处理?

阿诚:细节没法跟您说太多,不过大哥一点会救出明台,让他和曼丽一起离开上海。

明镜:只要能把人救出来就好。

阿诚:我跟您说这么多,就是先给您个打预防针,之后的局面保不齐会越来越乱。家里出了这么大的事,汪曼春和桂姨恐怕也都少不了会在您面前胡说挑衅,在她们面前戏是一定要演,但我也希望您能够沉得住气,别被她们的三两句话就扰乱了阵脚。

明镜:我明白。对了,怎么不见桂姨?

阿诚:我怕您回来她在您面前乱说话,打乱大哥的布局,就找了个由头先把她给赶出去了。

明镜噗嗤一笑:你啊你,在你大哥身边待了那么久,人也学机灵了不少。

阿诚:还需要大姐您与我合演场戏,再把那位瘟神再请回家里。

明镜:唉,以前每次明台闯祸总叫你替他担,这回,你终于自己惹了点麻烦。

阿诚脑内:我是该庆幸这次终于替别人背锅了,还是该欣慰自己终于也有胆子闯祸了?

 

308.明楼回到家时,发现大姐已经到家,阿诚正跪在大姐的跟前。

明楼:出什么事了,大姐,咱们家可不兴体罚啊。

还能有什么事,明楼心知肚明,阿诚被罚,不是因为明台的事就是因为桂姨的事。

阿诚叹了口气,家里是不兴体罚,那是因为大姐舍不得罚明台和曼丽,而阿诚又甚少犯事,家里被罚跪最多的人就是大哥明楼了。

明镜:你自己问他?阿诚啊,大姐知道你不喜欢桂姨,但你也犯不着趁大姐不在的时候把她赶出去啊。如果你实在容不下她,你跟大姐说,大姐把她送走就是了。你现在这样不明不白的把人赶走,这算怎么回事?我们明家可一向没有虐待下人的规矩。

明楼:你把桂姨赶走了?我还奇怪这几天家里的饭怎么突然之间又好吃了呢,原来是桂姨不在了。

明镜:你少在这儿打岔,我才离开几天家里就出了这么多的事。明台你没有照顾好,阿诚你也没有管教好,你这个大哥是这么当的?

明楼心想,最后两句话是不是应该换一下,不应该是管教明台、照顾阿诚的吗?

阿诚:大姐我错了,我不该给你惹麻烦的。

明镜:你错在心太实,什么事都自己担着,也不跟我们说。你要是告诉大姐,大姐能不帮你吗?

阿诚:是我的处理方式欠妥。

明镜:这件事还得你来善后,怎么把人赶走的,还得怎么样再把人接回来。

明楼:还是我去吧。

明镜:桂姨的事情你不要掺和,专心处理明台的事情。我告诉你,明台要是有个三长两短的,这个家你就别回来了。

明楼无奈地扶额。

曼丽慢悠悠的从楼上下来:可是大姐,明台的手表是真不见了。

明镜:他那个人一向丢三落四的,也保不齐是他自己不小心落到哪里去了吧。即使真的和桂姨有关,咱们没有证据,也不能冤枉了人家桂姨不是。

曼丽:大哥……

明楼:放心,明台没事,有大哥在呢。

 

309.汪曼春与孤狼互通消息。

汪曼春:你是怎么做事情的,怎么会被明家人给赶出去呢?

桂姨:是阿诚故意为难我,找我的茬。现在明镜回来了,我又被接回明家了。

汪曼春:说起来,这次你倒真应该好好感谢明镜。

桂姨:明面上的礼节我自然会做,只不过她的这点假仁假义,还不足以收买的了我。

汪曼春:明台被抓,明家人都是什么反应?

桂姨:明镜和曼丽都很着急,天天向明楼打问明台的情况。明楼的态度多少有点敷衍,阿诚还和从前一样,在明家人面前恭恭敬敬的,背地里却在捞自己的。

 

310.阿诚去监狱看望明台。

明台:阿诚哥。

阿诚:我来送你上路。

明台:家里都还好吗?

阿诚:有我和大哥在,乱不了的。

明台:那就好。

阿诚:还有什么想说的吗?

明台:告诉大姐和曼丽,我去北平了,让她们不要挂念。

阿诚翻了个白眼,就不能说些有用的吗?

明台一脸的无奈,要把戏演足,这种生离死别的台词总不能少吧。


评论(2)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