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阳

新浪微博:@萧溱潆

明门闺秀(三十三)

#如果曼丽变成明家最小的妹妹#  

原梗来自 @琉白evenstar ,微博首发。


311.行刑前,阿诚叫人给明台换了身干净衣服。

明台:没拿身西服,起码也拿件干净衬衣啊。一身中式旧棉袄,算怎么回事?

阿诚:你一会要被枪毙,再好的衣服也要被溅一身血,将就一下就算了。

明台:我不至于就穿着这身衣服下葬吧,这叫我如何入土为安。

阿诚:不会,你的遗体会被拿去火葬。

明台:你没告诉大姐和曼丽我就要被枪毙了吧?

阿诚:瞒不了多久的。

明台:该怎么瞒、该不该瞒,那是大哥的事情。阿诚哥,照顾好家里。我先走一步。

阿诚心情有点复杂,明知是戏,明台这小子演得真跟要生离死别了一样。他不太敢去想,明台要是真出事了会怎么样。虽然经常很烦这位小少爷,但他要是真不在了,明家,就再也不是记忆里的明家了。

明台看阿诚表情严肃,故作轻松的开起了玩笑:阿诚哥,以后家里不会再有人找你背锅了。

阿诚苦笑一下:说来也奇怪,你出事了以后,我自己也开始惹祸了。

明台哈哈大笑起来:挺好的,要是没人惹事了,家里该多冷清啊。

 

312.明台穿戴整齐,被绑缚上了刑场。

阿诚上前拥抱了明台,在他耳边轻声道了一句:站稳了,别晃。

明台看着他笑笑。不同于从前的年少轻狂,阿诚在明台的眼里看到了信任和坚毅。

阿诚忽然想起了1935年冬天的巴黎,他一身单衣被扔在雪地里,背后,大哥的枪口直指着他。

又到了生死存亡的时刻,只不过这一次唱黑脸的换成了阿诚本人。

阿诚拿起一把步枪:我来执行。

梁仲春:这不合规矩吧?

阿诚自顾自地举起了枪。梁仲春无奈,只得驱散了其他的执行人。

枪声响起,子弹正正地打在了明台的胸口。明台向后一仰,倒了下去。

 

313.明台的尸体被阿诚带走了。

梁仲春有些苦恼,他不明白阿诚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

如果真像阿诚说的那样,明楼对明台之事避之不及,那阿诚本人又为何要搅和进这些事情里呢?

梁仲春感觉,阿诚似乎并不像表面上看起来的那样简单。他绝不仅仅只是一个一门心思想捞钱的小秘书。阿诚这个人,绝对不比明楼简单。甚至是刚刚才被枪毙了的那个明台,也不会简单。

明家的水有多深,梁仲春并不想管。重庆政府和南京政府之间的恩怨和斗法,他也不想管。他此时甚至已经不太想计较阿诚在走私生意里究竟敲诈了他多少好处,他只希望,在明台的这件事上,阿诚不要坑他。至少,无论如何别把他拖下水去。

阿诚:尸体我就带走了,明长官需要给家人一个交待。

梁仲春:编个理由瞒着你们家里人不是更好吗?

阿诚:这是即使明长官有心想瞒,他那位未婚妻也未必肯合作。再说了,我们家里还养着日本人派来的一条白眼狼,瞒是绝对瞒不住的。你的任务结束了,尸体的事明长官会亲自跟汪处长解释的。

梁仲春:行,没什么事我也就带人撤了。你们家的事情我不掺呼,你呀,就好自为之吧。

 

314.接走明台尸体的是一辆医用救护车。要完好的保护尸体,叫来一辆救护车,倒也不是说不过去。

救护车上,曼丽、黎叔和苏医生都焦急地等在哪里,随时待命。

明台被抬上救护车,苏医生开始紧急为他处理伤口,曼丽和黎叔在一旁打着下手。

明台咳嗽了两声,似是恢复了一点清醒,但整个人依旧是满身的伤口,虚弱到不行。他看看曼丽,又看看黎叔和苏医生,一时间还没有弄清楚到底是什么状况。

为了防止呼吸不畅,明台的头部被垫起,倚靠在曼丽的怀里。曼丽看着遍体鳞伤的明台,默默流下两行清泪。

明台迷迷糊糊地看着曼丽,想要伸手替她擦去眼角的泪,却无力抬起手臂。

曼丽用衣袖抹了抹眼睛,苦涩地笑笑:没事了,都没事了。

她轻声安慰着明台,让那个神志不太清醒但眼神里满是警惕的重伤员放松紧绷的神经。伤口上的血勉强先止住了,明台在曼丽的怀里沉沉睡去。

阿诚的那一枪,打出的不过是空包弹而已。

 

315.明台被安置在了程锦云原来的住处。程锦云从前是护士,居住的地方也藏着些急救用的医药品。且她刚刚出事,76号已经搜查过她的家了,这里现在十分安全。

曼丽看着明台被安顿好,一直守在他的床边,不愿离去。

阿诚:回家吧,这里有黎叔和苏医生守着,不会有事的。

曼丽:可我……

阿诚:回家吧,大姐还在等咱们的消息。

曼丽:苏医生,如果有什么情况你一定要第一时间联系我们。

苏医生:放心吧,他的伤口虽然多,但没有生命危险的。

曼丽:黎叔,那天在川沙古城,我告诉明台家里找到他父亲了。只是,还没有来得及告诉他,父亲就是您。

黎叔:那就让我来告诉他吧。等他的伤好一点了,我还可以带他回他小时候住过的院子。

阿诚拉着忍不住又哭起来的曼丽离开了。

苏医生检查着明台的生命体征,黎叔坐在一旁的椅子上,沉默着,守候着。

 

316.阿诚从医院太平间找了具和明台体形差不多的尸体,明楼叫上明镜和曼丽,连夜去了火葬场。

若是等天亮了让汪曼春瞧见了尸体,就全都露馅了。

毕竟是被枪毙掉的政治犯,算不得什么光彩的事。自家人连夜悄悄地处理后事,倒也没什么说不过去。

这样一个混乱的时代里,生命是轻贱的,活着实属不易,牺牲后能有家人收尸,也已经算是幸运。后事的处理方式,丧葬的规格,本就是突发事件,哪里能苛求那么多呢。

第二日汪曼春听说明家人处理了明台的尸体,也不过是轻蔑的一笑。过了片刻后,她才意识到要问问明楼,自己作为他的未婚妻,家里这么大的事情,为何不叫她一起去。

明楼:事发突然,大晚上的,你还没有过门,不想因为这种不光彩的事情打扰到你。

汪曼春:是你不想让我见你大姐吧?

明楼:你在特务机构工作,她很容易会把明台出事和你联系到一起。你们两个都是我的亲人,我不想看到我最在乎的两个人在我逝去的小弟面前闹起冲突。

汪曼春:明台的事情,你还是怪我的。

明楼:我没有怪你,我只怪我自己。怪自己怎么没有看好他,让他搅入政治的乱局。

前一句是拿来哄汪曼春的,后一句却是明楼的真心话。让明台陷入九死一生的境地,他的内心里,也是自责的。

 

317.曼丽请了一天的假,没有去面粉厂上班。忽然想起来从前和自己一起打理面粉厂的郭骑云,不由得倍感悲伤。明台好歹是保住了性命,郭骑云却成了这个荒唐计划里第一个牺牲掉的炮灰。开照相馆时,曾经见过郭骑云的女朋友。他也是有人在等的,他的女朋友,却永远都等不到他再回去了。曼丽想,有机会去看看那个女子吧。

明楼:我听说,你和明台都想去黎叔那边了?

曼丽正在出神,被明楼的声音吓了一跳。等听清楚大哥的问话,又不觉得倒吸了一口凉气。

明楼:是黎叔告诉阿诚的。我觉得挺好,军统不适合你们两个,共产党比军统更怜惜下级的性命。

曼丽:这么说大哥是同意我们两个过去了。你就不生气?

明楼:我在军统待了这么多年了,十分清楚那里是个什么样子,也知道什么样的地方更适合你们。你们都是我的家人,比起忠诚,我更希望你们能安全。虽然说走上了这条路就再也别指望能有什么真正的安全。

曼丽:大哥对共产党倒是挺了解的。我能感觉出来,你对于共产党并没有什么反感。我不明白的是,你不反对我们两个加入共产党,那你自己为什么不加入他们呢?

明楼:这还没正式过去呢,就开始替共产党策反你大哥了。你怎么知道我和他们就没有联系呢?

曼丽:可你也一直都没有正式向我承认些什么。

明楼:时机尚未成熟,不可泄露天机。

曼丽:我都已经看穿了,你那秘密守着也没什么意义了。

明楼:你以为你已经知道全部了吗?你以为你猜到的就是最关键、最核心的部分?

曼丽:那要等到什么时候才能让我知道全部真相?

明楼:等明台的伤好了,黎叔会安排你们去见共产党的上级。到时候,会让你知道你该知道的。

 

318.明镜匆匆去看望了明台一眼,与重伤未愈的明台道了个别,就抱着明台的“骨灰”,一个人回了苏州老家。

曼丽本想和她一起回去,但活着的明台还需要人照顾,明镜以面粉厂不能没人管理作为公开理由,拒绝了曼丽。

回苏州是不假,不过苏州只是个中转站,最终的目的地不是那里,短期之内,也不会再回上海了。

这一别,这一家人,恐怕很长时间都很难再团圆。

明镜:明台啊,也许你还不知道,你父亲我们已经找到了。大姐回苏州给你设个衣冠冢,死去的是那个过去的明台,今后,你便是一个全新的你,是你父亲的儿子,是曼丽的爱人。

好容易有片刻清醒的明台用尽力气艰难地开口:大…姐,……明台……,明台永远…都是…明家的孩子。

明台还是明台,即使那个名字已经死去,即使找到了父亲更换回原来的名字,也永远都是明台。

黎叔拿来了从前一家人的全家福。

明镜:你对你父母还有印象吗?

明台:母亲的怀表我一直随身带着,我梦到过他们,可梦里面,我看不清父亲的长相。

明镜将照片拿到明台床前,黎叔在一旁的椅子上默不作声。

母亲和记忆里的样子、和怀表里的画像并无分别,父亲……,父亲……,是他!

明台认出了照片上的人,艰难地想要起身。他望向椅子上的黎叔,得到了对方肯定的眼神。

明镜:大姐要走了,以后就由黎叔来照顾你了。

病床上的明台涌出两行热泪,低声唤着大姐。

明镜:放心,等时局好一点了,大姐会再回来看你的。

明台心知,等伤好了,组织上定然是要让他离开上海。这一别,再见就不知何年何月。

但他依然低低地说了声“好”,为了让大姐安心,也为了安慰自己。

 

319.在苏州明家祖坟,明镜安置好了明台的“骨灰”,回城途中被一群扮成土匪的人给盯上了。

这群土匪的目的显然不是劫财,而是要让明镜回不去上海。

所幸,早有一个明楼安排的高手暗中跟着明镜,这几个乌合之众,根本不在话下。

土匪包围了明镜,还没来得及提条件呢,就被远处的狙击步枪挨个射杀掉了。

王天风:看起来,有人不想让你回到上海。不过这样也好,你也可以顺理成章的不回去了。

明镜见着王天风,又惊又喜:你,你的伤不要紧了吗?

王天风:伤得再重也没有你要紧。说起来,你们家的那个阿诚,枪法可真不错。如果我的心脏真长在左边的话,恐怕当下就没命了。

明镜:有你这么夸人的吗?

王天风:不过他的那一枪还避开了别的所有内脏,这一点也是值得肯定的。

明镜:对你开枪的真的是阿诚?明楼可什么都跟我说了。

王天风:镜镜我错了,镜镜我不该骗你的。

明镜:你最不应该的,是不该绑架我们家的孩子,不该把单单纯纯的孩子卷进你的计划当中。

王天风:可只有你们家的孩子才是最优秀的。

明镜:明楼是你军校的同学,你们把最听话的阿诚拐走了还不够,还把剩下的那两个小的也给弄到了军统里面。你看看我们家现在,明楼、阿诚、明台、曼丽,再加上你,全让你们军统给占领了。就我一个局外人。

王天风心想:也可能,真相和你猜的恰好相反。青天白日满地红,就我一个真军统。

 

320.明镜与王天风筹备离开苏州。

明镜:想去哪里,这次全凭你定。

王天风:你不是说过,想带我去维也纳。

明镜:好,那咱们就去维也纳。

王天风:不用跟明楼打声招呼?

明镜:如果你想让他追杀你到维也纳的话。

王天风:说实话,我拐走了他家大姐,他会不会记恨我啊?

明镜:你们两个互相记恨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不在乎这一件小事。再说了,你觉得是你拐走了我吗?

王天风呵呵一笑:对对对,我这次能逃出生天,那全都是仰仗了镜镜你啊。

明镜:不过说认真的,你就这样走了,军统那边不会有问题吧?你可是以叛徒的身份被杀了的。

王天风:军统的上级知道我是为国捐躯的,等事情过后,会为我正名。不过我现在在军统的档案里已经是个死人了,自由的很。

明镜:明楼替你打了掩护?

王天风:是,他现在是死间计划的负责人了,他说我死了,我自然就是死的了。

明镜:家里的烂摊子也都交给他吧。我为这个家操持了十几年,我累了,也管不动了。

王天风:镜镜。

明镜:嗯?

王天风:我觉得你不告诉明楼咱们要去哪里是对的。


评论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