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阳

新浪微博:@萧溱潆

明门闺秀(三十四)

#如果曼丽变成明家最小的妹妹#  

原梗来自 @琉白evenstar ,微博首发。


321.第二日,上海全城各大报纸的头版头条上都写着:明氏集团董事长明镜在苏州遭遇劫匪身亡。

若不是知道大哥早有安排,曼丽真的是要被这条新闻吓到。

曼丽:大姐真的安全了吗?

明楼:大哥办事什么时候出过纰漏。

曼丽:那大姐怎么样了?

明楼:和你那个老师王天风一起离开苏州了。

曼丽:那他们要去哪里?

对啊,要去哪里呢?大姐离开苏州前也没有告诉他。

明楼:我和毒蜂的关系一直不太好,大姐怕我找毒蜂算账,就没告诉我他们接下来的安排。

 

322.临别前的工作交接

阿诚:大姐走了,那她的组织关系和对党组织的定期资助该怎么办?

明楼:被我接手了。

阿诚:啥?什么情况?

明楼:大姐走之前,我托黎叔告诉她,她可以放心的离开,她从前的工作组织上会有可靠的人接手继续。

阿诚憋着笑:然后呢?

明楼:大姐并不死心,离开前还找我长谈,说知道我的抗日决心,希望我能用家里企业所赚的利润多多为抗日做事,多资助抗日组织。

阿诚:这话聪明人一听就明白了,大哥你不会在大姐面前装傻吧?

明楼:当然不敢。

阿诚:那怎么办?

明楼:我没有办法,只好拿出我手里的那半张法币,向她表明了身份。

阿诚忍不住偷笑了起来:大姐知道后是什么反应?

明楼:她愣了一下,然后也拿出她手中的半张法币与我验证身份。明白真相的大姐欣慰地看着我,叫我好自为之。

阿诚:就没说什么别的?

明楼:她还问我明台和曼丽是不是我瞒着她暗中发展的?

阿诚哈哈大笑:那你是怎么回答的?

明楼:还能怎么回答,实话实说呗。

阿诚:诶,大哥你说,家里现在全成了共产党,毒蜂发展的那两个孩子也被咱们策反了过来。你说大姐见到王天风,会不会拿这个来开他玩笑啊?

明楼:依着组织纪律,大姐应该不会暴露明台和曼丽的身份。但故意说反话埋怨王天风,倒还是有可能的。这么想想,我觉得自己在毒蜂面前总算又扳回了一局。

 

323.夜莺适时地又给汪曼春提供了一些线索。

朱徽茵:处长,查清楚了,我们在76号缴获的那台日制电台,是特高课下发给下面的中国特工的。

汪曼春:消息确定?

朱徽茵:可以确定,日本军部对于下发的电台都有明确的登记。

汪曼春:特高课,没听说特高课的电台被军统缴获走啊?

朱徽茵:要么是特高课的人出过什么不为我们所知的状况,要么……

汪曼春:就是特高课里面有军统的钉子。

朱徽茵:处长英明,特高课手下的中国特工有限,我再去查查,看看能不能找到新的线索。

汪曼春:不用了,我有一个怀疑的对象,你去给我盯着她。

朱徽茵:是什么人?

汪曼春:明家的仆人,阿诚的养母,在日本人的档案中代号孤狼的桂姨。

 

324.明镜出事后,明楼晾了汪曼春几日。等到再见面时,明楼一开口就逼问她明镜的事。

明楼:我大姐的死,和你有关吧?

汪曼春:明楼,话可不能乱说。

明楼:孤狼把我大姐的行程报告给了你,而你安排了人假扮抢匪,在我大姐回城的途中将她杀害。

汪曼春:明楼,此事与我无关,你不能不信我。

明楼:我太了解你,你不会放过任何机会。明台新丧,大姐出事,也不过是在我心上再多添一道伤疤,在你心里,丧事和丧事加在一起,对我而言也不会有更大的伤害。你知道明台之死我大姐定然容不得你,因而你就先发制人,杀之而后快。

汪曼春:是孤狼的主意,我派了人给她,没有直接参与。

明楼:汪曼春!大姐是我唯一的亲人,你怎么可以,你怎么可以!

汪曼春:我一个亲人都没有了,我只剩下你。我无法想象你离开我将会怎样。

明楼听了之后报以沉默,既不责怪,也不原谅。

汪曼春从明楼身后搂住了他,在他耳边低声耳语:师哥,事情已经发生,你我都没有回头路了。与其抱着仇恨过一辈子,到不如像我一样,将爱恨分离。我恨明镜和明台,但是我爱你。

明楼低声道:你说我该怎么惩罚你呢?

汪曼春:罚我一辈子为你当牛做马,为你明家开枝散叶。

明楼:当牛做马嘛还可以考虑……

汪曼春:那就这么说定了。师哥,从今以后,再也不好有人再阻碍我们了。

明楼不知汪曼春是如何做到这般的冷漠无情,也不知她是如何将爱与恨厘清的。他之所以还能这样心平气和地陪着她演戏,是因为大姐并没有真的出事。他想,如果大姐真的出事了,此刻的汪曼春,应该已经是一个死人了。

汪曼春心知明楼不可能这么轻易就消气,但她依然贪婪地依偎在明楼的怀里,明楼是爱自己的,他不可能会杀了自己。这样,他越是恨她,便就越是会念着她,他越是在意,便就越不可能与自己分离。

汪曼春的爱是疯狂的,也是偏执的。她可以毁灭一切,却独独不会对明楼本人下手。

明楼与汪曼春的相处多少是带着几分有恃无恐,他熟悉汪曼春的品性,没有人会被汪曼春放在眼里,没有哪条性命会被汪曼春珍惜,除了汪家的人,除了明楼。

 

325.曼丽和阿诚一起去看望明台。

黎叔和苏医生连番照顾了多日,明台的伤势大有好转,已经能够下地自由的活动了。

阿诚为他带来了外面最新的消息,大姐和王天风在一起,死间计划进展顺利,桂姨也快要倒霉了。

明台:那汪曼春呢?

阿诚:大哥在亲自对付她呢。现在还不到动她的时候,放心,你和大姐的仇我们会替你们报的。

明台:从我被审讯的内容来看,密码本的事情76这边好像一直是汪曼春在负责的。等死间计划收尾的时候,日本人恐怕是不会给她好果子吃的。

阿诚:这倒也是。

明台:那汪曼春的事情,大哥是怎么看的?

阿诚:大哥一向都是个恩怨分明的人。

明台:可那毕竟是他的未婚妻。

阿诚:是啊,大哥只真心爱过汪曼春一个人。不过你也别太担心了,大哥是看惯了生死的人,他既然在回来之前就已做好了全盘的计划,对于将要面对的一切,自然也是有足够的心理准备。

对于明楼那样身份的人,面对如此严峻的形势,会做什么样的心理准备呢?

所有人都有可能死去,爱的人,恨的人,装作很爱的人……

也许会成功,但失败的可能性其实远高于成功。

可能会身败名裂,可能会亲人反目,甚至都可能,被自己的国人暗杀。

所谓的心理准备,不过是考虑清了什么是可能会发生的,然后尽量坦然地去面对。

明楼巧妙地使明台和明镜避开了灾难,巧妙地令敌人相信了他们的死间计划。

即使这一刻就倒下去,也没有什么可遗憾的了吧。

虽为特工,明楼的内心一向坦荡,唯一对不起过的,就只有汪曼春了。

 

326.三人聊着聊着,又聊到了明镜。

曼丽:大姐离开前对我说,一家人就要分开了,她心里还有两件重要的事情有所遗憾。

明台:是什么?

曼丽:一是没能在离开上海前看到咱们两个完婚,二是没有见到阿诚口中的那个女朋友。

阿诚:在大姐和你分别之后,我为她完成了第二个心愿。

曼丽:啥,阿诚哥,你女朋友我都还没有见过呢。明台你见过吗?

明台:见过了,在狱里见到了这位未来二嫂。

阿诚:别乱说,八字还没一撇呢。

明台:没影的事你会跟大姐提,没影的人你会带着去见大姐?阿诚哥,做人要实诚啊。

阿诚不由得有些脸红。

曼丽:明台,你说大姐和老师会去哪里呢?

明台:大哥不知道吗?

阿诚与曼丽互相看看,都忍不住偷笑。

明台:老师离开上海前有和你说过什么吗?

曼丽:他倒是问过我以后想去哪儿,我也反问了他。不过,不会吧,不可能……

明台:老师说了什么?

曼丽凑到明台的耳边轻声耳语了一句。

明台哈哈一笑:我觉得倒是有可能。他一个人不可能,但他和大姐在一起,就有可能。

曼丽笑着点点头。

阿诚:你们两个在说什么啊?

明台:我们已经知道大姐去哪里了。

曼丽:你说大哥如果知道了,会是什么反应?是会杀过去呢,还是会无奈地叹息?

明台:我想他一定会目瞪口呆的。

阿诚:你们说的究竟是哪里?

曼丽:你不带我去见你女朋友,我就不告诉你。

阿诚:行行行,服了你了。不过我觉得我倒是可以告诉大哥,他如果不给我涨工资,我就不告诉他大姐的去向。

明台:涨工资了记得买好吃的感谢我俩。

 

327.日本特高课截获了国军第三战区军事来往的电报。根据先前取得的密码本,他们破获出了其中的兵力调动情报,并根据此做出了战略部署上的调整。不想却因此而遭受巨大损失,日军节节败退,国军乘胜追击。

这当然是个圈套,整个死间计划就是一个关于第三战区军事密码本的一个巨大圈套。两份密码本都是假的,所有的设计和牺牲,都是为了能够让敌人相信,密码本是真的。

日本军部向特高课追责,特高课呢,又将责任推到76号的身上。汪曼春作为截获密码本上交特高课的最大“功臣”,第一个被抓进了特高课的秘密监狱。

狱中的汪曼春反复思量,究竟是哪个环节上出了问题?

王天风一定只是一个诱饵,从他被捕,到叛变,再到被刺伤身亡,显然都是军统的计划。

关键的是,这个计划棋行险招,显然是需要内部的情报配合。这一个人,又会是谁呢?

王天风自己承认在汪曼春和明楼的订婚宴上出现过,他的出现是很反常的,如果说仅仅只为了去和明台接头,好像不是太能说得通。

难道会是明楼?

可是他亲眼看着她把他的弟弟送上了刑场,又造成了他姐姐的遇难,如果他真的是军统的人,怎么会容忍这一切就在他眼皮底下发生?

不,以明楼对家人的在意程度,无论他身处哪一方,都不可能容忍这些事情的发生。

明楼并没有那样疼爱明台。从交往中明楼的表现,再到明台在狱中的言语,明楼与明台之间,其实有着很深的芥蒂。

而明镜的事情,明楼事先并不知情。

反倒是另一个之前一直不太看得上眼的人,有更大的嫌疑。

 

328.汪曼春之前叫朱徽茵盯着桂姨,也不知那边的调查情况怎么样了。

正在分析思考中,明楼来狱中看她了。

汪曼春:我记得明台入狱,你都是过了很好多天后才去看的他。

明楼:你与明台对我的意义可不相同。

汪曼春:你是我入狱后第一个来看望我的人。

明楼:刚刚见你在走神,是在想事情吗?

汪曼春盯着明楼的眼睛:我在想,是谁把我害到了这般田地。

明楼并不躲开汪曼春的眼神:想出来了吗?

汪曼春:我想听听你的意见。

 

329.分析案情,越带越偏

明楼:我们回到这件事的一开始,你是如何获得第三战区将要更换密码本这一情报的?

汪曼春:我的人从司各特路的一间公寓里搜出了一部电台和一些未来得及销毁的电文,破译之后获知了这一情报。

明楼:司各特路?

汪曼春:司各特路137号,明台曾帮人租了那件公寓。经我们所查,那里是军统的一个秘密联络点,明台帮忙租房子的人,是他在军统的搭档。

明楼:是这样。那你又是如何查到司各特路137号的呢?

汪曼春:让我想想……我的手下电讯科的人说,在司各特路附近发现了电台讯号。然后,然后孤狼就告诉我,明台在瞒着你们在外面租了房子,阿诚偷明台的房契,被她正好看到。

明楼:我一直没有问你,你是怎么怀疑到明台身上的?

汪曼春:手表的事,这件事情,还有那次我追查到关于汇丰银行的线索,却发现明台在偷你大姐的钱。一次、两次我可以认为是巧合,但他总和我在调查的事情有所牵连,我就不得不怀疑他的真实身份了。

明楼:对了,汇丰银行那次,到底是怎么回事?

汪曼春:是桂姨告诉我……,等等,又是桂姨。明楼,你告诉我,前些日子阿诚赶走桂姨,是因为什么原因?

阿诚:桂姨是阿诚的养母,在阿诚小的时候虐待过他。阿诚不待见她,也是在清理之中。

汪曼春:不对,阿诚做事一向很有章法,他一直很听你和明镜的话,我现在觉得他这么做未必就是挟私报复。他赶走桂姨的理由是什么?

明楼:曼丽说明台的手表找不到了,问桂姨有没有进过明台的房间。然后阿诚就以此事为由赶走了桂姨。

汪曼春:那块手表是南田课长出事前交给我要我去调查的。可南田课长并没有告诉我那块表是从哪里来的。你当时猜有可能和使馆的刺杀案相关,但我现在想,有没有可能是桂姨以什么理由交给她的呢?

明楼:你是说是桂姨偷走了明台的手表?这不太可能吧。

汪曼春:师哥,我总觉得那个桂姨不太地道,不像我们所知道的那么简单。你要多加担心啊。

明楼:需要我为你做什么呢?

汪曼春:我会想办法见到对此事存疑的日本军官,我要出去,只有出去才能掌握调查的主动权。你帮我想个办法,找个安全的地方,让我和桂姨当面对质。

明楼:这太冒险了吧?

汪曼春:我现在依然还是她与日本人之间的联络负责人。她哪怕真的心里有鬼,在我面前也总得敬我三分。

 

330.阿诚向明楼汇报监狱那边的监视情况。

阿诚:大哥,在你离开之后,特高课的高木去狱中见了汪曼春,谈了很久才离开。

明楼:这个高木是个有野心的人啊。

阿诚:此话怎讲?

明楼:密码本这件事情是由藤田芳政亲自负责的,现在真实追责的时候,这位高木先生偏偏跑到狱中去找汪曼春谈话,他对藤田芳政的不满而取代之心,不是显而易见的吗?

阿诚:不过有了日本人的支持,汪曼春的越狱计划也会更顺利一些。

明楼:还有谁去看了她?

阿诚:还有梁仲春,大概是去看好戏落井下石的。

明楼:人在得意的时候,容易忘形,丢掉智商。

阿诚:大哥是说……

明楼:汪曼春想越狱,或许会以他作为突破口。

阿诚:明白了,我去盯着点梁仲春。

明楼:回来,盯他做什么,盯着汪曼春就选行了。


评论(1)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