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阳

新浪微博:@萧溱潆

【欢乐颂X伪装者】【小段子】关雎尔和她的阿诚舅舅(七)

36.小祠堂有请

明镜:明楼。

不知为何,每每听到大姐叫自己的名字,总有种做贼心虚的感觉,明楼在心中快速地回想了一下,最近应该没干什么会惹大姐生气的事情。

话说回来,自从小关来上海上学以后,大姐训斥自己明显少了很多。尤其是小关在家的时候,大姐从来都不会对着自己发脾气。大姐大概是想在小关面前保持一个慈母的形象吧,但无论怎么说,小关确实是自己的大救星。

明楼:大姐您有什么事情?

明镜:我有事情问你,跟我去小祠堂。

明楼觉得膝盖有些沉重:大姐,什么重要的事情啊,没必要非得去小祠堂吧。

明镜:你姐夫在我房间午睡,阿诚和小关在你的书房。我想单独问你些问题,客厅里明台随时可能来捣乱。再说了,你们这些政客满嘴里没有一句实话,到了小祠堂,你还能老实一点。

明楼os:到底是什么重要问题非要这样大动干戈。大姐这哪里是要问话,分明是在立威。


37.姐弟兜圈

明镜:阿诚今年也不小了,他这些年一直在你身边工作,你对他的兴趣和喜好也很熟悉。大姐问你,阿诚有没有喜欢的人呢?

明楼:有倒是有,就是不知道大姐您会不会同意。

明镜:你是怕我不喜欢那姑娘?

明楼:那姑娘您一定喜欢,就是不知道您同不同意阿诚和她在一起。

明镜:那姑娘是谁呢?

明楼:大姐,您先回答我一个问题,小关已经二十多岁了,您希不希望她找男朋友呢?

明镜心中了然,看起来这对没有血缘关系的甥舅,是互相喜欢。

得到了想要的答案,明镜不打算再绕弯子了:阿诚是我看着长大的,我也希望能有个知根知底的人照顾小关。不过我的意见不重要,想要追求小关,还得看你的那位老同学同不同意。

明楼:看起来,我的前一句话还是问的太直白了。您没提到小关的意见,我是不是可以认为,您已经知道了小关的心思,而她也是喜欢阿诚的。


38.沉默中,书房的门被敲响了。所有纠结着要不要说的话,都只能先搁置在一边了。阿诚去开门,是明台。

明台:阿诚哥,大哥这里有英文版的《海底两万里》吗?诶,小关也在啊。

小关点头示意。

阿诚:别说还真有。我印象里大哥并不是特别喜欢这种冒险类的小说,这本书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买的。在书架的上面,你在这儿等着,我去拿梯子。

明台:小关,你们刚才在看什么书呢?

小关:《飞鸟集》。

明台:是本不错的诗集,我从前去英国的旅行的时候,也看了很多的诗,不过以英国诗人的作品居多,莎士比亚、叶芝、济慈……你读过John Keats的Bright Star吗?

小关点点头:我还喜欢济慈的《夜莺颂》。

明台:作为你亲爱的小舅,小关,有几句话我想提醒你。你知道,几乎每一个诗人心中都有那么一个人,恍若最明亮的那颗星。如果有那样一个人,他与你谈诗,谈黑夜与光明,谈生死和理想,要谨慎,因为他有可能希望自己如你一般的坚定,也有可能希望永远听着你轻柔的呼吸,永远那样生活,或昏厥而死去。

这段话其实逻辑并不严谨,明台也不过是为了在小关面前点破另一个人的心思。以诗来言事最大的优点就是,他不必把话说得太明朗,甚至都不必直接读出那些直白的诗句。他只要说出这首诗,说出其中的情绪,懂诗的人自然会明白,他想表达的是什么意思。

小关:我……

明台:我想你知道我说的是谁,是什么意思。无论你怎么样决定,接受或是拒绝,拿出一点勇气,果断一些。

小关:小舅,谢谢你告诉我这些。

明台:跟我完全不必客气。虽然呢,我和他从小一起长大,但是我永远都是站在我的小外甥女这边的。


39.梯子拿来了,小关还在看书,明台也拿了本书装模作样地在翻看。

明台:大哥这里居然还有一本《神秘岛》,看起来,大哥很喜欢凡尔纳三部曲嘛。阿诚哥,你一会顺便帮我找找,看有没有《格兰特船长的儿女》。

阿诚:我看过《神秘岛》,其他的两本没有看过。我更喜欢凡尔纳的《八十天环游地球》。对了,你没有乱动大哥书房里的东西吧?

明台:小关也在,我怎么可能乱动东西。

阿诚:那你没有跟关关乱说些什么吧?

明台:我说了,我什么都说了。

不知这小子是真说了还是在诈自己,阿诚心想,既然你不帮我保守秘密,那我就把你的秘密也抖搂出来吧。

阿诚:是吗,你有没有告诉她,你在追求她的朋友啊?

小关闻言抬头:谁啊?

阿诚:就是你隔壁的安迪老师啊,你小舅也有自己的读书活动。

小关似懂非懂的问:你们的读书会,目的都不单纯吗?


40.明台正要出去,听得这句话又回过头来。

明台:无所谓什么单纯不单纯,读书与爱情,不都是精神层面的追求与享受吗。

这话似是有些道理。明台说完就拿着书出去了,书房里又只剩下阿诚和小关。

阿诚:明台都和你说了些什么?

小关:小舅告诉我,要谨慎。

阿诚:他呀,满嘴里都是瞎话。

小关:那我就当瞎话听好了。

阿诚意识到不对:是我表达不当,我只是想说,明台这个人口无遮拦,如果说了什么出格的话,你不要介意。他是不是告诉你什么了?

小关:如果你不是想否定什么的话,我不想再谈这个话题了。

阿诚:那如果我是想肯定呢?

小关:小舅同我说的,不过是用一首诗做的一个比喻。至于该如何理解,我其实并不十分明了。

阿诚:细节可以由我来补充。大姐说让我给你补课,介意告诉我是哪首诗吗?

评论(1)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