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阳

新浪微博:@萧溱潆

【欢乐颂X伪装者】【小段子】关雎尔和她的阿诚舅舅(八)

41.表白

阿诚:《明亮的星》?你喜欢济慈的诗吗?

小关:我喜欢《夜莺颂》。

阿诚:My heart aches, and a drowsy numbness pains……(我的心疼痛,我感到昏昏欲睡,麻木不仁……)

小关:Why,why sad that to me.(为什么要对我说这些?)

阿诚:Cause…,my lady,shall I compare thee to a summer's day?(因为,我的女士,我可以把你比作夏天吗?)

小关:你喜欢莎士比亚的诗?

阿诚:我喜欢你。


42.关雎尔愣在当场,明明心中也喜欢着那人,可当听到他说喜欢自己的时候,她完全忘记了也不知道该如何去作回应。

阿诚:若是你对我并没有甥舅之外的感情,就忘了我刚才说的那些话吧。我知道说这些话有些唐突,也知道我和你差着辈分,本不该对你有这些非分之想。只是,关关,你太美好了,我,我只能说,我对你所有的喜欢都是出自本心,你那样美好,我忍不住,想要靠近。如果这一切对你产生了困扰,我会立刻放手,不会再打扰你。

小关:也许,会喜欢同一种事物的人,总会存在某种奇妙的默契。我不懂爱情,甚至也并不真正明白,喜欢一个人究竟是什么样的感觉。在我心里,你与他人不同。我不知道那是不是叫做喜欢,我只知道,那种感情出现在我知道我需要叫你舅舅之前。你说你会为我补课,会去补充我不明白的细节。那么那些让我一知半解的爱情诗句,你会教给我,什么是爱情吗?

阿诚:如果你希望我成为你的新科目。

小关:这也许会是个要研究一生的课题。

阿诚:放心,我会不离不弃,包你考试顺利。


43.敲门声再度响起,这一次,是明楼和老关。

老关:明楼,你这里有《德伯家的苔丝》吗?

明楼:怎么想起来看这本书了?

老关:我毕竟是有女儿的,总害怕自己家的苔丝别叫另一个德伯家的亚雷给蒙骗走了。

小关读过《苔丝》,父亲话里话外的意思,她听得十分明白。

阿诚:《苔丝》没有,倒是有同一个作者写的《卡斯特桥市长》。

老关:那有没有哈代写的《无名的裘德》呢?

哈代的这几部小说里,小关虽然只读过《苔丝》,但学文学的她也了解其他两本书分别讲得是些什么。这两个读书人,一句话都没有开骂,但通过三部书而做的类比,互相间也真是一点都不留情面。话头是父亲先挑起的,阿诚的回击也确实十分有力。小关清楚父亲也是想提醒自己,别像苔丝一样被打着亲戚旗号的登徒子给骗了。


44.明楼有些看不下去了,搬出小关来解围。

明楼:我这里书不太全,有些书是早年留学时买的,有是有,但现在也不知被放在哪个角落,一时半会未必能找的见。姐夫和阿诚也不用讨论了,小关,你看看大舅书架上的这些书,你想给你父亲推荐那一本呢?

老关:给你的这两个舅舅也各推荐一本吧。

小关:我给爸爸推荐莎士比亚的Much Ado About Nothing(无事生非),给大舅推荐狄更斯的《圣诞颂歌》。

阿诚强忍着不让自己笑出来。

小关:给阿诚舅舅……,我给阿诚舅舅推荐莎士比亚的《仲夏夜之梦》。

明楼:不错,都是喜剧。


45.来自明楼的警告

明楼:我刚从大姐那里知道的,小关也喜欢你,而大姐也不打算干涉。

阿诚:我已经跟关关表白了,还算顺利。可是大姐夫明显是来者不善啊。

明楼:你就知足吧,至少佳人对你有意,至少你不用去跪小祠堂了。

阿诚:大姐夫可比小祠堂可怕多了,他可是敢在我耳边开枪的人。

明楼:你当年的不卑不亢,可也在他心里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阿诚:你和他不会再联手把我扔雪地里一次吧?

明楼:你要是敢对我外甥女有半点不好,我不介意再扔你一次。

评论(9)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