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阳

新浪微博:@萧溱潆

明门闺秀(三十五)

#如果曼丽变成明家最小的妹妹#  

原梗来自 @琉白evenstar ,微博首发。


331.曼丽再去看望明台时,他的伤已经好了大半,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和黎叔亲切地聊着天。也不知他们父子两个在聊什么,看他们相处的那样融洽,曼丽心中甚是欣慰。

曼丽:你被捕前同我说过希望我去延安,还叫黎叔帮我安排好。我留下来是为了陪你,等你伤好之后,上海恐怕是没法待了。你会跟我一起去延安吗?

明台:我们刚刚还聊这件事来着。离开上海是必须的,但延安恐怕暂时是去不了了。总部设在上海的那些银行大规模的迁去了重庆,那边很需要金融方面的人才。组织上希望我能去重庆,打入国民政府的金融系统当中。

曼丽:金融?

黎叔:是啊,无论是战时还是战争结束之后,金融业都事关国民经济的稳定。国民政府的经济多由大的官僚家族把控,他们垄断经济命脉,剥削底层人民。

曼丽:可是要明台打入金融系统,又是何用意呢?

黎叔:看起来你们军统的培训还是和中统的有所不同。据我们所知,在中统的培训手册中,会告诉他们的学员,中共最擅长的就下闲棋、烧冷灶。

曼丽:也就是说,这是一条长远之路,会一直延续到战争胜利的那一天,甚至是胜利之后。但是比起前线或是军统的这种暗杀和破坏,相对还是要安全的多。

黎叔:对,明台的工作会转入地下,少了面对面的厮杀,多了暗线上的博弈。

曼丽:既然是组织上的决定,只要明台同意了,我就跟他一起去。不过明台明面上已经被杀了,即使是去重庆,也会换个新的身份吧。

黎叔:不光是明台,你作为他的妻子,也需要一个新的身份。

曼丽:对了黎叔,明台从前的名字叫什么呢?

黎叔与明台面面相觑,没想到曼丽会突然问出这个问题。

黎叔:黎家鸿。

曼丽:如果明台去重庆能用这个名字就好了。

明台:过几天上海地下党的负责人会见咱们两个,到时候会为咱们未来的身份和任务做出进一步的安排。

 

332.梁仲春去狱中看汪曼春,本意是为了落井下石看好戏。

汪曼春说自己家没了,计划也失败了,日本人也不再信任她。她装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说要自杀,从急功近利、想要坐稳76号一把手的梁仲春那里骗得了一张刀片。

汪曼春用这张刀片杀掉了看守她的日本宪兵,换上宪兵的衣服,大摇大摆的出了监狱。

出了监狱后,她又从别处弄到了一身衣裳,戴了一顶能遮住脸的扁帽。她找了一个公共电话亭,打电话给明楼。

汪曼春用一副得意又娇嫩的强调对着电话里说:喂,师哥,我出来了。

明楼:需要我为你做些什么?

汪曼春:我的时间不多了,日本人一旦发现我跑了,定然会全城搜捕我的。明天,我希望明天能见到孤狼。

明楼:好,我找个由头,把她骗出去见你。

汪曼春:地点就选在我送给你的那家工厂吧。

明楼:为什么要选哪儿?

汪曼春:因为那里从前是我叔父的产业,因为那是我送给你的订婚礼物,我会更有安全感一些。

明楼:曼春,如果你累了,就收手吧。

汪曼春:收手,你叫我收手?我做了那么多,早就没有回头的余地了。我需要重新赢回日本人对我的信任,我会继续与那些抗日分子斗下去,我不会认输的,我从来都没有输过。

明楼叹了口气:那好吧,我会尽量配合你。你一个人多注意安全,照顾好自己。

这话令汪曼春心头一暖,她放下电话,苦涩的笑笑。

 

333.刚放下汪曼春的电话,特务委员会的电话就打来了。电话中说汪曼春越狱了,要明楼多注意安全。特高课紧急组织开了一个会议,可讨论了半天,也没有讨论出任何有用的结果。

明楼借口家中只有妹妹和仆人在,不太放心,就提前退场了。

明楼:汪曼春明天要见孤狼,我们前期铺垫了那么多,她已经开始不信任孤狼了。派自己人提前在现场埋伏好,她们能自相残杀斗得两败俱伤了是最好,如果事情没能顺着咱们计划好的发展,也不能再让这两个人活着离开。

曼丽:我去阿诚哥一起去吧,这次的人选需要绝佳的枪法,并且绝对可靠。

阿诚:你去?在这个节骨眼的上,你的身份可不能暴露。再说,我也怕你的那位搭档知道后会找我和大哥的麻烦。

曼丽:可你们能找到的人当中,我是枪法最好的了。大哥,你就让我去吧,我怕我离开上海后就再也没有参与这种任务的机会了。

明楼拗不过曼丽反复的请求,同意了。

明楼:不过说好,一、行动前不许向明台透露任何信息;二、行动中服从指挥,不许擅自行动;三、那两个都是老特务了,都不好对付。你机灵一点,多观察周围的情况,注意安全。

曼丽:没问题。

明楼:还有一点,以后不要随便向别人透露你的任务和去向,即使是家人也不可以。必要的时候,如果你的组织对你正在执行的任务有严格的纪律,爱人也不可以。

曼丽:嗯,知道了。对了,大哥你什么时候去看看明台,他一直在问你的情况。

明楼:等我把最棘手的这个问题解决了。

阿诚:其实,如果能在工厂里把那两人分别引开再杀掉,倒是也省事得多。

明楼:还是让那两人见个面个,最好能做成互斗身亡的假象。越是快接近成功,就越不能大意,不能给敌人留下一点点可能怀疑到我们的证据。

 

334.第二日,明楼借口要去视察工厂,让阿诚和桂姨陪同。

阿诚不满地嘟囔:视察工厂就视察工厂,干嘛还要带桂姨。

明楼:那间工厂是汪曼春她叔叔留下来来的,自曼春出事后,工厂就停运了。我今天去一方面是检查,另一方面带着桂姨进工厂打扫打扫,过几日也好再开工。

汪曼春家的工厂,桂姨猜测明楼让她陪同目的一定并不单纯,不过转念一想,应该是汪处长托明楼帮忙,想要见她吧。

工厂停工并没有多久,但厂子已有些衰败之景,空无一人的工厂里静悄悄地,一阵风吹来,阴森森地叫人心底发毛。

汪曼春躲在二楼的一间办公室里。明楼把阿诚和桂姨支开,独自上了二楼。

汪曼春见明楼上来了,一下子扑倒他的怀里。明楼示意她别喊叫,并告诉她人已经带来了。

明楼:一会你下去跟孤狼谈话,我留在二楼,占据制高点。阿诚会在外围盯着,一旦有情况,你就发信号,我们都在你的周围。

汪曼春:你还是这样的周全。有你在,我总是十分安心。对了,我还准备了一部录音机,我和孤狼的谈话会作为洗清我的证据。

明楼:那我现在跟你说的话,也会被录进去了?

汪曼春:那到不会,录音机在外面车间里,办公室里的谈话是不会被录进去的。

汪曼春紧紧拥抱了明楼,在他的唇上深深一吻,然后回眸一笑,收拾好心情,郑重地走下楼去。

曼丽拎着两只枪匣从工厂的后门进入了工厂,从另一边的楼梯上了二楼,将一只枪匣交给了明楼,与明楼一起守在了楼上。

明楼:汪曼春准备了一台录音机,在一楼的车间里。虽然办公室里的声音不会被录到,但还是尽量避免说话,谨慎点的好。

曼丽:明白。

明楼:一会儿,你盯着桂姨,我负责汪曼春。

曼丽:好。

明楼:我和她之间的恩怨,必须由我自己来了结。

 

335.桂姨正在楼下扫地,汪曼春走下楼梯,这几日看尽了世态的炎凉,此刻,却依然是一副骄傲的神态,不叫旁人看出内心的不安与彷徨。

桂姨扔开笤帚,双手在腹前交叠,神色自若地站定在那里,道声“汪处长”。

汪曼春:你知道,我一直不太喜欢你。如果不是事出无奈,我也不会想要见你。

桂姨:汪处长出事后,我和特高课的联系便完全中断了。即使您不想见我,我也是想要见您的。

汪曼春:南田课长死了,我被捕入狱,而你还能独善其身,真是不容易。

桂姨:你们在明处抓捕抗日分子,我在暗处监视明家,风险性自然是不一样的。

汪曼春:我原以为,危险更高的应该是奸细和间谍。后来发现,危险取决于对手的温和程度。明楼一早就知道你是去监视他们家的,可他不但没有杀你,反而还继续收留你在他们家。你能活着,不是因为你足够高明,而是因为明楼不愿意对你下手。

桂姨:那是因为我还有可利用的价值。杀了我,和特高课撕破脸,这不是明楼愿意看到的。

汪曼春:你不过是个监视者,身上并没有什么值钱的情报。明楼大可以以你监视他和家人为由把你当抗日分子杀掉,要真是那样,你死也只能是白死。

桂姨:我们要一直就明楼为什么不杀我这个话题讨论下去吗?

汪曼春:我今天找你来,是想知道究竟是谁在背后阴了我的。轻信毒蜂的假投诚是我犯的一个重大错误,但我想,我一步步被误导,应该不只是毒蜂一个人的成果。

桂姨:你在怀疑什么?

汪曼春:你查到了什么?

桂姨:你让明楼带我来见你,说明你对他还是比较信任的吧。

汪曼春:特务委员会里只有他肯相信我,也只有他会在我最需要的时候给予我关怀。

桂姨:我的亲身经历告诉我,爱情只会让人盲目,男人们都是不可信的。

汪曼春:明楼不是那种朝三暮四的人。

桂姨:他确实不是那种人,他的欺骗性更重,在你身上所追求的目标也远比那些骗财骗色的登徒子要更大的多。

汪曼春:他是我的未婚夫,我不信任他,难道要信任你吗?你未必比他更加可信。

桂姨:汪处长这话是何意思?

 

336.冲突加剧

汪曼春:没什么意思,只是想知道你提供给我的那些情报究竟都是从何而来?

桂姨:在明家所见得出来的。

汪曼春:哦?可我奇怪的是,为何一条条把我的调查带进歧途的情报,都是从你那里来的。

桂姨:那只能说明,你我的对手比我们想象的还要狡诈,一直在给我们设计圈套。

汪曼春:你是在说明楼?

桂姨:包括但不仅限于他,准确的说,是明家人。

汪曼春:明家人?明家已经被你先后害死了两人,说他们在设计你,恐怕不是太有说服力吧。

桂姨:死去的那两个只是明家最冒进最没有头脑的两个,我害他们不过是顺手为之,并不足以说明明家没有没有设计你我。

汪曼春:够了,军统的苦肉计,演到你这里也该结束了。

桂姨:你什么意思,怀疑我是军统的人?

汪曼春:难道不是吗?不然怎么会在军统秘密联络点搜到特高课派给你的电台?

桂姨:地址是我提供给你的,我如果真的是军统的人,又怎么会将自己的电台安置在那里?

汪曼春:关于地址我什么都没说,你怎么知道我说的就是司各特路起获的联络点?

桂姨:最近被查获的,也只有那一个联络点。

汪曼春:明台、毒蜂,还有那只毒蝎,都为了假密码本的计划,为了掩护你,不惜付出生命。当然,你深受特高课的信任,要是能让你这颗钉子一直楔下去,这点代价也还是值得的。

桂姨:是谁告诉你这些的,明楼吗?

汪曼春:你总在怀疑他,可你告诉我,如果明楼是军统,如何会纵容你的存在,如何会叫明台就那样被枪毙,又如何会与我订婚?

桂姨:明楼不可信,你现在若想洗清嫌疑,还得靠我?

汪曼春举枪对着桂姨:我也这么认为,我需要你的证词。

桂姨:什么证词?

汪曼春:你究竟为谁工作。

桂姨:如果我今天不说出个让汪处长满意的答案,是不是就别想顺利离开这里。

汪曼春的枪口低了低:既然都是聪明人,就别拐弯抹角的了。

桂姨:把枪放下吧,枪口下的供词可信度是会打折的。

汪曼春放下了枪。

桂姨:好吧,我承认……

说话间桂姨掏出了手枪,朝汪曼春的头部就是一枪。

明楼和曼丽同时扣动了扳机,桂姨中了两枪,倒在了地上。

守在附近的阿诚从外面冲了进来,检查地上的两人。

阿诚向二楼上的两人呼喊:桂姨死了,汪曼春还有微弱的呼吸。

明楼提高了声音:打电话,报警,叫救护车。

曼丽低声问道:不补枪了吗?

明楼:算了吧,枪声也会被录下。

 

337.救护车到来之前,曼丽先从工厂的后门悄悄离开了,阿诚在一楼的车间里找到了汪曼春事先藏好的录音机,将磁带悄悄地收起。两只枪匣作为事件经过的证据,都被留在了工厂。

救护车到来后,明楼跟着救护车走了,阿诚被赶来的梁仲春堵着询问案情。

梁仲春:汪曼春是怎么回事?

阿诚:被这人打了一枪,没完全打死。

梁仲春指指倒在地上的桂姨:那这人又是谁打死的?

阿诚:我和明长官一起开的枪。

梁仲春:这人谁啊?你舅妈还是你二姨?

阿诚:我养母,孤狼。

梁仲春有些吃惊:她就是孤狼?

阿诚:没错。梁处长干这行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应该很明白“人不可貌相”这个道理吧。

梁仲春:明白是明白,不过这日本人也太阴了点吧。

阿诚:这话你也就跟我说说。

梁仲春:这点常识我还是有的。我连走私生意都让你知道了,还怕说这点话吗?

 

338.明楼深夜回到家中,阿诚已把录音从头到尾听过好几遍了。

阿诚:录音我听过了,没有曼丽的声音,咱们两个也没说什么不该说的话。桂姨在录音末尾被汪曼春逼问时说了句“我承认”,可以当作证据交给日本人。

明楼:行,你听过确认过了就好,你办事我一向放心。

阿诚:大哥,汪曼春怎么样了?

明楼:没死,在医院里抢救了几个小时,医生说子弹留在头部,要取出的话风险太大,恐怕以后会成植物人,半死不活的昏迷下去。

阿诚听罢叹了口气。

明楼:我本想自己了结她的,没想到桂姨先动了手。大概桂姨的枪法还不够过关,竟留下了这样一个结局。

阿诚:那大哥接下来如何打算?

明楼:还能怎么打算,现在杀死她并不明智。她活着,哪怕在医院里因医治无效而死亡,都可以避免日本人将幕后的推手怀疑到咱们身上。相反,如果这个时候杀了她,反而会对看似严谨的计划画蛇添足,让日本人增加新的怀疑。

阿诚:这样的结局,于汪曼春而言,也不知是好是坏。

明楼:她本是应该死去的,现在活了下来。虽然这种活法对于骄傲的她来说,也可能生不如死。她一直希望可以永远待在我的身边,如今,我再也不会丢下她、抛弃她了。

阿诚心头一惊:大哥!

明楼:说到底,都是我欠她的。

 

339.第二日,明楼去向藤田芳政汇报前一日工厂事件的始末,顺便把磁带也带去上交。

藤田:明先生,对于汪处长的遭遇,我深表痛心。

明楼:这盘录音是我在出事的工厂里找到的,里面有密码本事件幕后之人的供词。看起来,之前对汪处长的指控,真的是冤枉她了。

藤田:这个幕后之人是什么人?

明楼:这个人在工厂里向汪处长开了枪,之后被我和阿诚联手击毙。她叫桂姨,在明家当仆人,也是特高课的特工,代号孤狼。真实身份,根据录音中的信息来看,应该是军统的抗日分子。

藤田:什么,特高课下面怎么会有这种人,我居然完全都不知情。

明楼:根据汪处长之前向我透露出的信息来看,这个人应该是南田课长发展的,听说还在东北执行过任务。

藤田:这种双重身份的极端分子,谁知道南田课长的死是不是也和她对军统的泄密有关。

明楼:谁说不是呢。

藤田:明先生,你能击毙孤狼,替帝国除去这个奸细,真是居功至伟。

明楼:哪里,当时孤狼的注意力全在汪处长那里,我能发现这个奸细,并且侥幸杀死她,也全是汪处长的功劳。只可惜她现在还躺在医院的病床上,昏迷不醒。

 

340.死间计划算是已尘埃落定,曼丽去看望明台时,将后续的发展告知了他。

曼丽:汪曼春头部中弹成了植物人,我和大哥一起开枪杀死了桂姨。大哥以汪曼春在工厂里录下和桂姨的对话作为证据,把事情都推到死去的桂姨身上了。大概就是这些。

明台:也就是说,汪曼春还没有死。

曼丽:是啊。

明台:那大哥是怎么打算的?

曼丽:大哥说,现在这种情况不宜杀她,还说会一直照顾她的。

明台:重点是后面那句。唉,他们相爱过,还订过婚,大哥总归是个重情义的人。

曼丽:明台,你说大哥到底还爱不爱曼春姐了?

明台:大哥从前与她在一起是因为工作的需要,而今后,就是出于自责和内疚了。这些感情是否与爱相关,大哥还爱不爱曼春姐,只有他自己才知道。我唯一确定的一点就是,大哥再也不会像从前爱曼春姐那样爱其他人了。

医院里,明楼守在汪曼春的病床前,床头放着之前被汪曼春调查过的那块手表。汪曼春只注意到了手表的型号,却未曾注意过表带的背面,在靠近表盘的角落里,刻着WMC三个字母。

明楼把自己带过并且还刻有私人符号的手表送给明台,本是想有朝一日,可以替他挡灾。

评论(15)

热度(34)

  1. 静若安然晋阳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