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阳

新浪微博:@萧溱潆

【欢乐颂X伪装者】【小段子】关雎尔和她的阿诚舅舅(九)

46.明诚送关雎尔回学校了,明台路过客厅时,看到明镜和老关正坐在沙发上看书。

姐夫读着书中的英文诗句,大姐坐在旁边,安静地聆听。

老关:Sigh no more, ladies, sigh no more…(别再叹息了,女士,别再叹息……)

明台听出那是Much Ado About Nothing(无事生非)里的句子。

午后的阳光正暖,捧着女儿推荐的书,读给心爱的妻子。

明台想,再多的红酒与玫瑰,都不及这一幕来得浪漫。


47.阿诚回到明公馆时,老关正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等他。

老关:我喜欢你的人品,但并不欣赏你的画技。

阿诚:只是一个爱好而已。

老关:你这个人,我总觉得不够大气。

阿诚:身份所限,人总得有自知之明。

老关:小关的成长环境比较简单,为人也很单纯,并没有你这么多的规矩和套路。

阿诚:她越是单纯,离开学校之后就越容易受到来自各方的不友好。单纯是她最可贵的品格,我不会用我的世故去污染她,我也希望我能护她不受侵扰。

老关:你我都清楚你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说句实话,我心中最不希望女儿接触的就是干我们这行的人。

阿诚:但在眼下的时局当中,有这样一个人保护她,你也可以多安心一些。

老关:是啊,在你这样的人身边,最危险,也最安全。

阿诚:您是做这行的,不照样也与大姐恩恩爱爱的过了这么多年。

老关:可我也知道,我的职业对于关雎尔意味着些什么。我不得不把自己的真实工作和具体去向都向她保密,我不能把任何的尾巴带到无锡和上海,不得不在感觉到有一丝的风吹草动之时,就立刻从她的身边远离。

阿诚:我爱她,上海是我的战场,我会坚守在她身边,就像我坚守上海这块阵地一样。你照顾不到的,我会替你完善。你给不了她的,我会替你补偿。


48.松口

老关:其实,如果小关真的喜欢你,而你也肯真心待她好,我便可以认为当初在巴黎没有一枪打死你并不是一个错误的选择。

阿诚由衷的松了口气,这个老关,明明心里已经接受了,嘴上却还是半点都不饶人。

老关:我说这些并不代表我愿意接受你,我只是觉得,小关确实需要有人照顾。我过些时日又要离开上海了,我把她的各项事宜都交给你,你需得在衣食住行上样样都为她周全。

阿诚:这是自然。

从前对大哥抱怨,在明家自己就像一个仆人。可如今才真正明白,面对心爱的人,他愿意像个仆人一样,只求她事事顺心,常展笑颜。

老关:不过,在你们两个正式决定要结婚之前,我依旧是你姐夫,不要太急着改变称呼。

这个姐夫,想得也太长远了些吧。不过阿诚承认,在他明白自己对小关的心意之后,他也想到了谈婚论嫁的事情。

阿诚:我会依旧像舅舅一样疼爱这个外甥女的。

老关:你大姐说你厨艺不错,小关回来也没见你露了两手。让我先把把关吧。

阿诚:好。


49.阿诚难得下厨,明台却在傍晚前出门赴宴了。其实所谓的赴宴,也不过是找了个混沌摊一人来了两碗,在去的时候还顺便在小巷子里买了些糖炒板栗。

安迪:原以为你只是个学识、修养都很好的世家公子,没想到居然也可以这么的接地气。

明台:我得考虑考虑,你这话究竟是在夸我呢,还是在损我呢。

安迪:我喜欢你的这种接地气。小时候,上学路上有很多的小吃摊。我看见其他孩子都去买的吃,就也想去吃。可我外公无论如何都不同意。他叫司机开车接送我,告诉我路边的摊子不够卫生,不许我去买的吃。他带我去那些富丽堂皇的酒店,交我西餐的礼仪。这些东西在我长大之后也确实给了我一定的帮助,但我总觉得,也让我变得太过拘束,跳不出外公设给我的框子。

明台:我小时候羡慕别人家的孩子有母亲牵着,有路边刚出锅的热食吃。我大姐知道后,就也牵着我的手,领我到路边的摊子上吃东西。那种记忆,与食物的香气混合着,无论何时想起,都是冒着一股热气。

安迪:谢谢你陪我出来吃饭。

明台:谢什么呢,这个年头能找到一个能和你谈小说论文学,还能和你一起吃路边摊的人,可真是不容易。


50.宿舍中的关雎尔翻开了明诚还回的《飞鸟集》。翻页间,才发现书中夹进了一枚书签,正面是一幅缩印的山水画,背面被一笔刚劲的字迹写下了两行诗。

关关雎鸠,在河之洲。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简单而又熟悉的诗句,也是自己名字的来由。如今读来,却别是一番滋味在心头。

若是“求之不得”,他可会“寤寐思服”,可会“悠哉悠哉,辗转反侧”。

想罢,拿出一张信纸,提笔开始写信。

从前在无锡时,也常常给母亲写信。如今到了上海,却没想到,还要给同在上海的人写信。

娟娟笔墨,拳拳相思。此情难解,见字如晤。

评论(3)

热度(41)

  1. 静若安然晋阳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