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阳

新浪微博:@萧溱潆

明门闺秀(番外一、独白)

#如果曼丽变成明家最小的妹妹#


番外一、独白

1.二十一克(汪曼春视角)

基督教中说,人灵魂的重量有21克。当一个人离世时,他的身体便会失去这个重量。

我从前一直觉得,这个重量太轻了,轻到真的像是魂魄与幽灵,一不小心,就会从身体里离去。

当我16岁第一次见到明楼时,我只觉得他的影子将这个重量完整地填充了。记住一个人很容易,一个人的音容笑貌,并不会占用你大脑中太多的容量。21克的重量,填充起一个女孩对于生命和未来的追求,刚刚好。而想要忘掉灵魂深处的那一个人,太难太痛苦了,我无论如何都做不到。

明镜总说我太极端,太疯狂。后来她又说我是个坏女人,手段歹毒,无恶不作。在我和明楼被她拆散后的那些年里,我确实改变了很多。我已记不清从前的自己是个什么模样,天使或是魔鬼,她的心里都只有明楼。

灵魂有肮脏与洁净之分,那爱情呢?

灵魂无论承载了多少,背负了多少,到离去时,都是一样的重量。

爱也应该是一样的吧。

明楼,我对你的爱重21克。

直到死亡将我们分离。


2.发展(朱徽茵视角)

我刚到伪政府办公厅工作时,便久仰阿诚先生的大名。听说所有想要巴结经济顾问明楼的人,都需要先经过他。我不在秘书处工作,在伪政府里做职员也并不是为了往上爬,因此与明诚也仅仅只是认识而已,在楼里遇见时互相礼貌地打个招呼。

在我在办公厅无功无过地工作了两个月之后,我发现这个人注意上了我。也许是受职业习惯的影响,我十分的敏感,有谁多盯我几眼都足以引起我的警惕。

在我工作三个月后,他开始有事没事的跟我搭话。从前一直听说明诚是个极其滑头的人,有了交流之后,我才发现他并不单纯如此。此人受过良好的教育,精通各国语言,有思想有深度。他在伪政府办公厅里处于一个承上启下的位置,嗯,如果能把他发展进组织,应该会大有用处。

半个月后,我们开始互相试探。

又过了半个月,我接到组织上的回信,要我和青瓷同志接头,今后听从青瓷同志直接领导。我接到电报时还想,青花瓷器,应该是个成熟内敛、敦厚稳重的老者吧,至少,也得是个中年人。

事实上我真的是多想了,成熟内敛、敦厚稳重都不假,但老者,却是半点也不沾边。

青瓷与夜莺,两个互相试探互相拉拢的人,居然都是地下党的同志。

我想发展阿诚,而见接头后的阿诚也直言不讳,他当初确实也想发展我。

后来,我被76号的汪曼春看中,调到了76号情报处电讯科。

再后来,我在工作中逐渐了解到,明公馆已经一步步地被我党地下组织占领。

阿诚在告诉我这些时,嘴角不自觉地上扬。他也许并不知道,他笑起来的样子,自信又迷人。

从前互相想发展对方的人,最后还是互相发展了对方。深入敌营,时时都要伪装。阿诚说,身处黑暗的人,有时候也需要抱团取暖。

阿诚先生,虽然知道你抱团取暖背后的目的并不单纯,但是朱徽茵,并不介意和你升华一下革命友谊。

评论(2)

热度(31)

  1. 静若安然晋阳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