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阳

新浪微博:@萧溱潆

廊州杂记(四)立夏

夏日气温和暖,对于一个体寒多病的人来说,算是较为舒适安逸的。廊州的夏天没有金陵那样的闷热,又或者,只是因为我的体质变了。

盟中已有人拿了芭蕉扇扇风解热了。我一方面怕冷,夏日里觉得舒适,也只不过是对于“热”的耐受程度比“冷”稍强一点点罢了。若是等到了盛夏,酷热于我也是难熬的很。

从前的一到夏天,母亲总会做些清热解暑的吃食。现在,不仅解暑的吃食不能再吃,连母亲都也不在了。死里逃生改头换面之后,觉得人生的意趣真是减了很多。除了洗雪冤案之外,竟再也找不到别的什么目标了。

屋里太闷,出到外面才发现,飞流在脸上盖了片树叶,在屋顶上睡着了。他虽然心智不够成熟,但却是单纯快乐的很。从前长辈们总说“过慧易夭”,现在想想,自己这般的聪明,却还不像一个心智受损的孩子过得舒心快乐。如果不是有未完之事还需用得这些智慧,我只会觉得,自己这般的心思细腻,全然都是无趣的。

春日里开的那些花,到了春末夏初之际,便全谢掉了。好在院子里还种了几株竹子,不会太单调,也不会太萧瑟。不对,明明正是枝繁叶茂的季节,明明还不到花叶枯凌的时候,我为何要说萧瑟。一身纯色无花纹的布衣,花开与不开,于我又有何妨,又何来单调与萧瑟?

想是今日的药太苦了,才会生出这许多的牢骚。宴大夫说,给我配的药方,若是熬出来不苦,就一定是药材出了问题,就该去找药王谷说说了。药喝着并非全然无用,但这许多年里,也不过是勉强地吊着,看不到什么好转与收效的。

飞流醒来了,吵着要出门去玩。也是,年轻人,在还留有玩心的年纪里,还是应该多出门去玩耍。我给了他几个铜板,叫他回来时给自己和我都买些糖果蜜饯类的东西。他拿了钱,欢欢喜喜的从我的院子飞了出去。先前盖在脸上的叶子被扔在了地上,我看着他远去的背影,默默地将树叶捡起。我像他这个年纪时,也是可以上房揭瓦,飞檐走壁。

评论(3)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