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阳

新浪微博:@萧溱潆

琅琊梦话·入宫请安

小殊,来,到太奶奶这儿来。

……

小殊,你瘦了。

……

你们两个什么时候成亲哪?

……


这天夜里林殊梦到了太皇太后,莫名的心酸,又莫名的觉得心安。

梦里不知身是客,大梦之中,也分不清自己是林殊,还是梅长苏。

醒来时还在赤焰林府,还在自己从前的卧房之中。还是十九岁的林殊,还在贞平二十三年。

早饭后,晋阳长公主叫林殊换好入宫的衣服,今天是腊月二十三,小年,她要带林殊入宫请安。

也是,自从自己从北境回京之后,一直也还没有入宫请安。

也该去看看太奶奶了。

“莅阳姨母应该也会带景睿入宫吧?”

“今天是小年,按例莅阳也会进宫。不只是景睿,应该还有谢弼和谢绮。”晋阳回答道。

“豫津会去吗?”

“你是说言侯家的豫津?不太清楚,言侯一向甚少入宫。我记得你从前并不喜欢豫津啊。”

林殊一愣,是啊,自己年少时缺乏耐心,最烦那些比自己小的孩子跟在身后了。

“就是因为不喜欢,所以才要问问母亲他会不会出现。”林殊少年时确实不太喜欢言豫津,可想想梦中十二年后再遇,不由得笑自己口是心非。也不知言侯在不在京中,应该找个时间去拜访一下。

“你啊,一时觉得你成熟懂事了,一时又还像小时候一样的固执任性。今天是小年,入宫见了太皇太后,免不了要给你些糖瓜和甜食。”

“甜食不能多吃,我晓得的。我也并不是很喜欢小年的那些吃食,粘牙。”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不过母亲放心,太奶奶给我东西我就好生收着,她同我讲什么我都会耐心的听。”

“我也真是糊涂,你都已经十九岁了,我还像你九岁时一样吩咐你入宫后要注意的事情。这次从北境回来,明显是懂事了许多。到是我,总还把你当个孩子。”

林殊从前从没有思考和注意过,母亲竟然是这样一个细腻又顾家的人。十三岁从军之后,满心里只想着沙场建功,从来都不曾注意,母亲虽然永远保持着帝家公主的那种端庄与娴雅,但其实内心里很依赖或者说很想依赖他和父亲。长公主又如何,同所有平凡人家的妻子和母亲一样,将所有的心思与情感,都交付给了丈夫和孩子。

“我在母亲面前,当然永远都是个孩子。”

晋阳摸摸小殊的脑袋,“明年就到加冠的年纪了。”

“对了,娘亲,霓凰也会进宫吧?”

“当然会。”

“您刚刚是不是还想说我也到了差不多该娶亲的年纪。”

“这孩子,没羞没臊的。”

“从太奶奶那里出来,可以去看看静姨吗?”

“你是想见静嫔了还是想去吃点心?”

“都想。”

“好,可以去。”


宫门口见着宁国侯府的车驾,忽然想起梦中把宁国侯谢家扳倒的事情。是该庆幸还是该叹息,赤焰之案没有发生,而谢玉如今也还安安稳稳的坐在他的侯府里,不过府门前应该没有那块招摇又讽刺的御笔亲提“护国柱石”。无论有没有赤焰之案,无论和谢玉有没有灭门之仇,南楚晟王和情丝绕的往事都还在那里,景睿的身世,卓家的杀子之仇,也都在那里。

如果可以一直像现在这样,岁月静好,现世安稳,林殊是真的不想再去打扰景睿一次。但如果,如果谢玉再想妄生事端,谢卓两家的恩怨,会是制约他的把柄一件。


到太皇太后的寝宫时,穆王妃已经带着霓凰郡主和小世子穆青在殿内吃着点心。霓凰一袭浅蓝色的长裙,头上带着精致而繁复的头饰,跟在母亲的身后,乖巧又恬淡。见着林殊和晋阳长公主进殿,起身做个万福,叫林殊哥哥时,低下去的声音里还带着几分的欢快。

明明昨日才刚刚见过,今日入殿再见着她之前,心里却一直都在不停地想念。林殊回想起那场梦中,回京后第一次见到霓凰,就是在太奶奶的寝宫。

孩子们一个个到太皇太后跟前去请安,贞平二十三年的太皇太后,身体还很硬朗,人也清楚的很,不会像十二年后那样糊涂到认不出人来。

“小殊,霓凰,来,到太奶奶这儿来。”林殊看看霓凰,牵起她的手,走到太皇太后跟前。

“你们两个什么时候成亲哪?”又是这个熟悉的问题,林殊心中既觉得好笑,又有几分心酸。如果可以,他倒是想尽快完成老人家的心愿。未婚妻、父母、祁王哥哥、还有太奶奶,梅岭之战,差点就要失去这种简单而温暖的幸福。又或者说,他曾经已经失去过这种幸福。

霓凰害羞地低下了头,想要把手从林殊手中抽走,却不想林殊攥得更紧了。

“这要看我父亲和穆王爷的意见。”林殊回答道。

“那小殊你的意见呢?”太皇太后问道。

“我要看我爹的意见,越快越好我都没有意见。”

霓凰羞红了脸,一旁的穆王妃则是笑个不停。

“景禹呢,怎么没见景禹来?”太皇太后突然想起了祁王,忙向身旁的宸妃询问。

“他府中有事,出不来。”

“出什么事了?”太皇太后不由得紧张了一下。

“是好事,景禹的王妃有孕了。王妃身子单薄,刚刚有孕胎还未稳,景禹在府中照顾她呢。”

林殊心中一震,庭生。若是没有赤焰之案,他可以在王府中平安的出生,有皇室子弟的名分,享王侯之家的荣华。若是祁王哥哥没有卷入冤案,庭生,甚至有可能会是将来的皇子。乐瑶姑母的话里似乎隐瞒了些什么,王妃嫂嫂有孕应该是真的,但景禹哥哥没来,恐怕不单单是在府照顾嫂嫂这个缘由。回京前就听说景禹哥哥生病,前些日子去看望过一次,好转了些,但却依然没有大好。今天小年没能进宫,多半是病依旧没有好全。

“小殊,想什么呢?”宸妃见林殊发愣,问道。

“姑母觉得我会想什么呢?”

“你啊,听我们说话觉得没趣,见这么多兄弟姐妹都在,不是在想景琰,就是在想静嫔宫里的点心了。”

“太奶奶和姑母讲话,我还是乐意听的。想静姨宫里的点心是真的,景琰嘛我可不想,他不在,榛子酥也就不在,挺好。”

“咳咳。”殿门口传来两声咳嗽,众人闻声望去,见是梁帝,纷纷跪下请安。林殊悄悄抬头偷瞄,见静嫔跟着梁帝的身后,一旁站着的,还有……景琰!

“给太奶奶请安,见过皇后娘娘,宸妃娘娘、惠妃娘娘。见过晋阳姑母、莅阳姑母,见过穆王妃、霓凰郡主。”

“见过靖王殿下。”林殊故作严肃地对靖王行了个礼。也许是梦境太过真实,竟然觉得对着景琰行礼是这样的轻车熟路且理所当然。想起萧景琰对梅长苏说得那句“殿什么下”,不由得又在心里发笑。

靖王白了林殊一眼,“见过林世子。”当着长辈们的面,礼节总是还要做足。

下一刻,靖王看了梁帝一眼,得到首肯后,就把林殊拉到了一边。

“好啊你,亏了我跑断腿一样的跑回京城来看你,你竟然半点都不想我。”

“我有我的未婚妻可想,想你做什么。再说了,你回京是为了复命,哪里是为了回来看我。”

梁帝听见了两人的谈话,不由得也在发笑。

“回京复命不假,加急回来看你也是真的。我知道小年你会进宫,母亲也会到太奶奶这里来请安。我赶着小年回来,正好一次性都能见得到你们。”

景琰说得那样轻松,林殊心里却有些不是滋味。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景琰和静姨。景琰只是个郡王,不能随时入宫,不是朔日或者是像小年这样的节庆,也不能去见自己的母亲。

景琰伸手去捶林殊的肩膀,林殊正在出神,未来得及躲开,一拳砸过来疼得龇牙咧嘴。

“怎么了,我这一拳打得并不重啊。”

“不关你的事,是我肩上之前受了伤,不能吃力。”

“你受伤了,是在北境吗?”

“在梅岭,差点就回不来了。”

“我前些日子还收到了你的信,信上怎么什么也不说啊?”

“说了也没什么用,白叫你担心,还会影响你在东海办事。不说这个了,皇帝舅舅,景琰这次的差事办得怎么样啊?”林殊转移开话题同梁帝寒暄了起来。他心知梁帝是个什么样的人,内心里对这个舅舅其实是有着几分嫌厌。不过为了景琰,他还是可以偶尔这样亲切一下的。

“办得不错,不,应该说是办得非常好。”有林殊的面子在,靖王在御前也难得的收到了几句夸奖。

“那他以后可以常来宫里想您请安了吗?”

“小殊!”靖王低低的叫了他一声,扯了扯他的衣角。

晋阳知道小殊心里的打算,她看了儿子一眼,并没有出言制止。

梁帝并没有生气,反倒是略带玩味的去问林殊:“你可知道自由出入宫门需要什么样的资格?”

“景宣哥哥的母妃也是嫔位,他可以随时入宫,我想,景琰,应该……也是够格的吧。”

“这哪里是够不够格的问题啊,这是要看你皇帝舅舅的心情的。”太皇太后说道。

“哦,是我多嘴了。”林殊故意刹住了话头。

“你怎么不问问朕今天心情如何呢?”梁帝说。

“无论您心情如何,我都不敢让它变得更糟。”

“哈哈哈,晋阳啊,你家小殊可真是会说话又体贴人啊。”

“那是,你们兄妹几个里面,最属晋阳乖巧可人了。这些小辈里面啊,小殊是最有灵气的一个。”太皇太后说道。

“太奶奶,您当着莅阳姨母的面,不好这样偏心的吧?”

“莅阳啊,莅阳从前可不像现在这样的温婉内秀。”

“太奶奶,那我母亲从前是什么样子啊?”谢弼有些好奇,上前问道。

“她没出嫁以前,性格泼辣的很呢。”

晋阳在一旁拉着莅阳,安抚她此刻被勾起的忧伤。

“小殊啊,舅舅今天心情不错,你希望景琰能常常进宫,舅舅准了。”梁帝深知往事对于莅阳而言是一道挥之不去的伤,及时地转移了话题。

“谢谢舅舅。”自由入宫是亲王才有的资格,想来景琰被封亲王应该也是很快的事情。虽然现在有祁王哥哥在,不需要为夺嫡的事情考虑太多,但总归还是需要为可能发生的事情去多筹备一些。景琰的实力增强了,这对于景琰、静姨、林家和祁王来说,都是好事一件。

“多谢父皇。”靖王磕头叩谢皇恩。

“多谢陛下。”儿子得了封赏,静嫔也在一旁磕头谢恩。


“以后能常来宫里看母妃了,不管你是有意还是无意向父皇提起的,小殊,我都想好好谢谢你。”从太皇太后的寝宫出来,林殊、晋阳长公主、霓凰郡主都一起随静嫔和靖王去了芷萝宫。

“不单单是如此,你恐怕很快就能受封亲王了。”林殊喝着茶,轻描淡写地说道。

靖王瞪大了眼睛,这宫中之事,小殊竟然比他还要看得通透。

静妃看了林殊一眼,景琰封亲王之事她并不意味,但林殊的这番思虑和筹谋,却着实是叫她吃惊。会抓机遇,会利用自己的优势,甚至还了解皇帝的偏好和习惯。和小殊一比,自己的儿子明显太缺乏身在皇家所应具备的察言观色和忧患意识。从前的林燮救了她的性命,如今林家的小殊又在帮衬她的儿子。还好有他们在。

“对了,刚刚在太奶奶那里没有见到皇长兄,他近来可还好吗?”

“不太好。”静嫔答道。

“我回京前听说祁王哥哥病了,前些日子去看了他一次,听太医说是好转了,怎么到如今还不见大好呢?”林殊心中觉着奇怪,想起梦魇中的事情,更是有些担忧。

“景禹这次的病有些奇怪,我出不得宫,详细的情形也不了解。只是听乐瑶姐姐讲,这病反反复复的,一个半月了,竟一直未能痊愈。”

坐下几人不由得都为祁王揪住了心,霓凰心下担忧,拉住了林殊的衣袖。林殊看看她,握住了她的手。

“小殊,我明日想去看望皇长兄,你要一起去吗?”

林殊看了晋阳一眼,在征求母亲的意见。

“去吧,这次去,把蔺晨也带上吧。”

“蔺晨是谁?”靖王不解问道。

“是个江湖郎中,我这次能从北境回来多亏了他和他父亲一路照顾。”

评论(3)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