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阳

新浪微博:@萧溱潆

【欢乐颂X伪装者】【小段子】关雎尔和她的阿诚舅舅(十一)

56.锦书难寄,如何联系

小关:第一次给你写信就遇上你出差,都在上海,以后还是不要写信好了。

阿诚:那我给打电话好了。

小关:电话在宿舍楼下,楼里很多人都要用,想打一通电话需要等很久,外面打进电话也常常会遇到占线。如果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还是不要太频繁地打电话。

阿诚:你若真这样说,我怕是要天天跑去学校看你了。

小关:你工作那么忙,才不会呢。

阿诚头一次觉得,自己没有做个学者,没有到大学里去任教,是那样的可惜。


57.称谓

阿诚:好像自从我跟你告白了之后,你就再也不叫我阿诚舅舅了。

小关:心里有了那些逾越了辈分的情愫,自然也就会有意无意地去回避这些会构成礼法约束的东西。

阿诚:每每想起你比我小一辈,心里便总觉着你还是个孩子,总想要再多关心你一点。可我内心之中不想你只做我的外甥女,我希望我们是平等的,我希望来日你我可以比肩。

小关:可是回到家里,我们还是隔着辈分的两个人。

阿诚:那回了家我就继续勉为其难的听关小姐喊我舅舅好了。别人家郎情妾意的都是阿哥阿妹的叫,到我这里涨了一辈,也挺好。

小关:别瞎说,什么郎情妾意,讨厌。

阿诚:还从来没见你发过脾气,这点小嗔怪,倒是还蛮可爱的。


58.邀请

明镜:关关啊,下次回家把你的朋友安迪小姐也一起叫来家里吧。

小关:安迪老师可得小舅来叫,我一往家里带人,就不可能只带安迪老师一个。

明台把脸埋在一本杂志后面,默不作声。

明镜:你那个天不怕地不怕,一向没皮没脸的小舅,一提到安迪小姐,居然还有些害羞。

明台:我哪里是害羞,只是觉得安迪毕竟是小关的朋友,由她来请会更礼貌一些。再说了,我也不是天不怕地不怕的,我害怕小关她爸爸。

小关:我爸爸对学生很凶吗?

明台:哪个老师不凶呢?

阿诚:你别理他,他是个特例,没有几个学生像他那样的调皮捣蛋不听话。

明台:阿诚哥,当着小辈的面这么说我不太好吧。

阿诚:不把关关当小辈不就行了。


59.选择

明楼:明台,你说你法语那么好,拉丁语怎么就总考不及格呢?

明台:这两者之间有什么联系吗?白话文读得好的人不一定文言文也厉害啊。

阿诚:咱们家连你在内的每一个人,白话文厉害的文言文也很厉害。

明台:那么厉害为什么不去学文学专业?

明楼:唉,家族企业的担子要挑,长姐的期望要完成。

阿诚:唉,我得选个挣钱多的专业糊口啊。再说了,明家待我这么好。我就一给人当助手的命,还选什么呢。

明台:唉,我本来是可以去港大学文学的,可谁想遇到个疯子。

明楼:这话可别当着我外甥女的面说。

明台:你外甥女又不知道你姐夫外号叫疯子。

明楼:但她知道她小舅是她爹的学生。

阿诚:说起来,咱们仨好像都是想学文学没学成的。

明楼:我学的是金融,后来又进修了经济。再后来嘛,乱七八糟的东西都有涉猎。阿诚在法国学的是经济,还顺便进修了化学和美术。其实专业只是一种选择,真正喜欢的东西并不会因为专业的选择而被抛弃。

阿诚:不过后来到莫斯科的进修就没那么愉快了。说起来,家里就属关关最幸运了,可以按着自己的喜好来选择。

明台:阿诚哥你现在不是也可以根据自己的喜好来选择了小关了嘛。


60.在明家,明楼偶尔也要充充一家之主

明楼:明台啊,你明天早晨去照相馆把咱们家上个星期照的全家福拿回来吧。

明台:取照片的钱得你来付。

明楼:姐夫不是付过定金了吗?

明台:只有定金可是不够的,姐夫不在,家里就得靠你做主。

明楼:你只有在问我要钱的时候才当我是一家之主吧?

明台:大哥不是说到哪儿您都是我的大哥嘛。实话说,我也只有在老师让我叫家长的时候才不想把你当一家之主。

明楼os:虽然按理说我才应该是明公馆小祠堂的真正主人,当每次一到小祠堂,我都觉得自己半点都不像一家之主。

小关:小舅小舅,我爸爸有让你叫过家长吗?

明楼:在我的印象里,好像是没有。

明台:不过我刚入学的时候,有一次家里人不请自来,主动跑到学校去向老师了解我的情况。

小关:我猜一定是我妈妈。

阿诚:如果是大姐去的话,你父亲以后还怎么心无旁骛、一心一意的完成教学进度。

评论(8)

热度(31)

  1. 静若安然晋阳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