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阳

新浪微博:@萧溱潆

【欢乐颂X伪装者】【小段子】关雎尔和她的阿诚舅舅(十五)

76.阿诚来到花园,故意绕到了关雎尔的身后,悄悄推动了她坐着的秋千椅。

小关一惊,猛一回头,却发现是阿诚。

阿诚坏坏的一笑,然后坐到了小关的身边。

阿诚瞄一眼小关怀里的书:看过法文版的吗?

小关:我不会法语。

阿诚:那我教你如何?


77.我不想离开

小关:法语很难学吗?

阿诚:以你的聪慧来说,不会很难的。

小关:我不想离开。

阿诚:我会陪着你。

小关:可一旦出国了,我害怕我会更加失去我父亲的消息。

阿诚:他不会不联系你。

小关:他不会不联系,但一向也甚少联系。

阿诚:让你出国,正是你父亲的主意。现在国内政局越来越不稳,你离开了,家里人也会更加安心。

小关:可若是我出国了,我在外面,也没有办法安心。让我留下来,好吗?一家人在一起,还有什么困难不能渡过?


78.可靠

安迪:你说婚姻这个东西,是父母之命可靠,还是自由恋爱可靠?

明台:相对来说,有感情基础为前提的婚姻更加有保障一点。不过遇到了可靠的人,怎么样都会可靠;遇到不可靠人,哪种情况都不可靠。

安迪:我身边有一个人,放着一个可靠的未婚夫偏不满意,总想要去尝尝自由恋爱的味道。

明台:如果你真的认为这两个人十分合适,创造些机会,让两个人在完全陌生的环境下像两个陌生人一样去接近对方性格和爱好中自己陌生的那一部分。

安迪:听起来是个不错的主意,可以一试。你,你刚刚说遇到可靠的人怎样都会是可靠的。那,那你,是一个可靠的人吗?

明台:我承认我有爱玩的一面,如果要我选择其他的女人,也许我免不了也会见异思迁。但是如果是你,如果的后半生将要携手的人是你,我会是可靠的。

安迪:我和其他女人,有这么大的区别吗?

明台:单从性别这个角度来讲,没有区别。但从个体的人的角度来说,你是独一无二的。你希望我做一个可靠的人吗?

安迪:我希望你可以让我依靠。


79.旅居往事

小关:你在法国留过学?

阿诚:准确的说,我和大哥还有明台,我们三个曾经旅居法国。在那期间,大哥在巴黎的大学里任教,我在巴黎读大学。

小关:听说法国人都很浪漫,你在法国时有没有过什么浪漫的奇遇呢?

阿诚:大哥倒是差点娶了一个法国女人。不过因为大姐不同意她娶外国女子,加之他自己一直还对初恋情人有些念念不忘,最后也不了了之了。至于我,我那时一心都在学习上,读了双学位,又勤工俭学,哪里有时间去谈恋爱啊。

小关:可你打工的地方是花店,法国的花店里,总多少会有些浪漫的故事吧?

阿诚对着小关笑笑,心中却泛起了一丝苦涩。对于那段打工的经历,印象最深的部分莫过于烟缸——烟缸之死。

阿诚:年代有些久了,我可得好好想想。不过,我倒是可以向你科普一下,法国人都浪漫到什么程度。

小关:真的吗?

阿诚:我会亲身实践教学。

小关先是点了点头,而后才意识到情形有些不对。她猛地从秋千椅上站起,口中说着“讨厌”,狠狠地推了阿诚一把。小关突然站起,秋千椅本就有些不稳,被小关重重一推,阿诚向后一仰,摇摇晃晃地跌了出去。


80.阿诚故意装作摔得很重,在地上龇牙咧嘴的叫着。

阿诚:关关,关关,快来扶我一把。

小关想起阿诚刚刚说的什么实践教学,心中羞涩,背对着阿诚说了声“不要”,站着并不动弹。

阿诚:下手可真狠,你这是要谋杀亲夫啊。

小关羞得急急扭过身去反驳:什么亲夫,你别瞎说,让人听见了成何体统。

阿诚:好好好,不提这茬。关雎尔同学,尊老爱幼可是基本的美德,过来拉舅舅一把好不好?

小关:不好。你这个坏舅舅,坏舅舅!

阿诚:看起来我平时真是把你给宠坏了,连这点小忙都不肯帮,真是世风日下啊。

小关:你花花肠子太多,刚刚那一下我推的并不重,秋千椅本身还有靠背,谁知道你是怎么跌下去的。我信不过你,不管你了。

说完话,小关转身离开。

阿诚:哎哎哎,关关,回来,回来,关关。唉,万恶的资本主义剥削阶级,我在这个家里,连个仆人都不如啊~~

评论(7)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