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阳

新浪微博:@萧溱潆

【欢乐颂X伪装者】【小段子】关雎尔和她的阿诚舅舅(十七)

86.明楼与明台在窗边喝着咖啡,一回头,才发现不知何时明镜已站在后面。

明台:大,大姐。

明楼:大姐,阿诚还年轻。

明镜:明楼,我记得咱们家在普罗旺斯好像有一套度假别墅吧?

明楼:是,早些年明堂哥还在普罗旺斯买了一片花田。

明镜:你说如果让这两个孩子一起去普罗旺斯,那得有多浪漫啊。

明台悄声对明楼说:大姐还真看得开。

明镜:找个什么由头把小关骗出去呢?

明楼灵光一闪:不如把明台和安迪的婚礼,安排在法国举办。

明镜:婚礼倒是个好注意。等等,你刚刚说谁?


87.近乡情怯

小关:回去吧,天快黑了。

阿诚:秋天以后,天黑的越来越早了。你怕黑吗?

小关:小时候一个人在家会害怕,后来慢慢的也就习惯了。

阿诚:你会怕家里的长辈吗?

小关:从小和父母聚少离多,和其他长辈们也接触的很少。在家里从来都没有苛责于我,自然就谈不上什么怕了。

阿诚:那你为何看上去总有些怕我?

小关:大概是“近乡情怯”的缘由吧。

阿诚:所以在你心里,我是像“故乡”、“家园”一般的存在了?

小关:至少每周见到你,都是去接我回家的。

阿诚:我不想只做你的家人,我想成为你的家。


88.明家人的婚恋观

明镜:婚姻是个既简单又复杂的东西。我曾经认为自己一辈子都不会结婚,其实只是没有遇到那个对的人。

明楼:如果对错仅仅是爱与不爱,那问题就简单多了。我总觉得最后我会是家里那个不结婚的人。

明台:遇到她之前我没想过结婚,遇到她之后,我们彼此欣赏,但其实也一直没有考虑要结婚。只是突然间,厌倦了每隔几天才能见到一面,厌倦了分别之后又要一个人去直面孤单。

阿诚:对的时间,对的人,完美的相遇,以至于就连等待,就连分别,都叫人无从反驳。

小关:我原以为传统的教养在我心底根深蒂固,却喜欢上了一个必须要打破世俗观念才能去喜欢的人。原以为他是一个谦和内敛的绅士,事实证明,一个连自己外甥女都敢追的人,是不会有什么真正的含蓄。


89.回到屋里,阿诚和关雎尔聊起了过去一周各自的见闻,聊起彼此写给对方的信,也聊起了阿诚盖在信纸上的那枚私章。

小关:你会刻印章?

阿诚:学画画的人书法和篆刻也必须懂那么一点。

小关:可你学的不是西洋油画吗?

阿诚:我学过油画不假,但我可没说过我不会国画。

小关:那你不会什么?

阿诚:我不会背叛你啊。


90.人生真是变幻无常……

小关:人生真是变幻无常,阿诚舅舅成了我男朋友,安迪姐要当我小舅妈。

明镜:人生真是变幻无常,上一周还在和明台说让带朋友回家吃饭,这一周他就向对方求婚了。

明楼:人生真是变幻无常,转眼间,阿诚和明台都名花有主了。只有我,只有我还单着。好担心大姐会不会叫我去相亲呢。

明台:人生真是变幻无常,几个月前的我怎么也不会想到,家里突然来了个外甥女,阿诚哥喜欢上她,而我居然和她隔壁的助教老师在处对象。

老关:人生真是变幻无常,当年在巴黎放过一马的那个小子,现在居然要抢走我的女儿。现在想杀掉他已经不可能了,镜镜会杀了我的。等等,我干嘛要杀掉他,我的小关雎,总有一天还是要叫人拐走的。要命啊。

评论(21)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