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阳

新浪微博:@萧溱潆

琅琊小记·穆小舅子

小时候,穆青总以为,袭爵是很遥远的事,统领穆王府,保南境安宁,也不需要他挡在最前面。

从前的日子里,有父母,有长姐,即使有朝一日战火真的烧到南境,也有那个他称作姐夫的人会替他阻挡。


“林殊哥哥。”穆青见着来人,抱住对方的大腿亲切的叫道。

“穆青啊,你姐姐这么叫我是为了亲切,可你这样叫我,就显得生分了。”

穆青眨巴眨巴眼睛,一副不明所以的样子。

“我和你姐姐定过亲,将来就是你姐夫。你叫我林殊哥哥,不是太见外了嘛。”林殊的笑意里带着几分狡黠。

“姐夫?”

“对,我是你姐夫。如果有人敢欺负你,你告诉姐夫,姐夫会替你出头。如果有朝一日南境告急,你姐夫也绝对不会坐视不理。”

“南境,告急?”这些字眼,似是在父亲身边时听到过,又似是十分的陌生。

“我们的穆世子眼下还小,还不明白自己将来要背负的担子有多重。不过没关系,王爷和王妃会教导你,霓凰会从旁协助你。而你姐夫我,也会一直守护着你们。”


林殊和霓凰约好一起到郊外骑马,到时,林殊这边多了因为林殊说漏嘴而毫无眼色跟出来玩的靖王,霓凰那边多了见姐姐出门死活要一起的穆青。

林殊叹了口气,既无奈又庆幸。穆青连马都不会骑,一起跟出来纯粹就是添乱。幸好景琰那个大水牛也来了,照顾穆世子的任务就交给靖王殿下好了。

“青儿,你一会就跟着靖王哥哥。”霓凰向穆青交待。

“不要,我要姐姐。”穆青不容商量地回答。

“青儿是大男孩了,不能总粘着姐姐。”霓凰循循开导。

“那林,啊不,那姐夫为什么总粘着姐姐啊?”穆青一脸天真的问。

靖王在一旁笑得前仰后合,林殊在心里翻个白眼,面上还要装着和蔼可亲。

“姐夫要保护你姐姐啊,自然必须要寸步不离。穆青听话,乖乖跟着景琰哥哥。”林殊道。

“你只有在哄小孩的时候才会叫我哥哥。”靖王在一旁插话。

“我没叫你哥哥,我只是在告诉穆青,这是他景琰哥哥。”林殊同萧景琰说话时,从来不叫对方占自己半点便宜。

“让我堂堂一个王爷帮你看孩子,小殊你真过意的去?”

“你是王爷,人家也是未来的王爷。”

“可我是还是皇子好吧。”靖王并非是计较,只是跟林殊斗嘴而已。

“你是皇子,穆青是世子,我还是皇帝舅舅的外甥子。”林殊的语气里一派理所当然。

“看在林少帅没像春猎时一样把人绑树上,我就勉为其难的替你看看孩子吧。”

“穆青没言豫津那么闹,不绑也行。再说了,这是霓凰的亲弟弟,我未来的小舅子,我哪里敢绑,又哪里舍得绑。”

“舍不得绑穆青,就舍得让你景琰哥哥帮你带孩子?”

“靖王殿下皮糙肉厚,有什么舍不得。照顾好我小舅子,少了一根寒毛拿你是问。”


那年水战失利,穆家姐弟急得像热锅的蚂蚁。

从前答应会守护他们的姐夫林殊,已去世将近十载。

叫了那么对年的姐夫,最终却没能娶自己的姐姐过门。

倒是他从前讲的那些话,关于职责,关于南境,穆青此刻是深有体会。

姐夫啊,要是你在天有灵,就帮帮我们,帮我们渡过这场难关。

“禀郡主,帐外有人自称能破敌方水军。”

这么快就来人,太灵验了吧。姐夫放心,若是此战得胜,穆青定会给你多烧柱香。


两年后比武招亲,穆青比谁都更上心。

这世上,多的是想得郡马之名的人,多的是觊觎穆王府十万铁骑的野心之辈,却再难遇见一个,像十多年前那样,全心全意守护他们姐弟,只为他叫一句姐夫的人。

姐夫,我知道没人比得上你。

可我姐已经等了十一年了,她没有多少个十一年能再等下去。

生活总得翻篇,姐姐为南境操劳了十年,现在我袭爵了,她也该去为自己而活了。

让姐姐嫁人是老皇帝说的,比武招亲的主意是姐姐自己出的。姐夫,我一直都是站在你这边的,你要怪谁也别怪我啊。


那个百里奇功夫虽然不错,但是长得太不堪入目了。

再说,我姐姐虽是武将,但心思玲珑,雅好诗赋。百里奇那个粗人,一看就没什么文化,哪里能配得上我姐。

姐夫啊,你在天有灵就帮帮我姐吧,你也不想自己从前的未婚妻叫个莽汉娶走吧。

那个苏先生人看上去挺好的,就是太文弱了些。我不是故意想找他麻烦,我只是听说我姐和他走的近,心里不太舒服。


用三个稚子赢了一个壮汉,苏先生真乃神人是也。

姐姐说的对,不能以貌取人,更不能轻视文人。

总觉得姐姐对苏先生有种不一样的感觉,虽然我也说不上来这是种什么样的感觉。

苏先生看向姐姐时,眼神好像也与看其他人时不太相同。

姐夫,我不是有意想背叛你的,你也想我姐过得好,不是吗。


我好像听到姐姐叫苏先生“兄长”,是我想的那个意思吗?

不知从何时起,姐姐去苏宅去的越来越勤了。

姐姐总说我没脑子,还好苏先生每次都为我说话。

这一点,倒是比从前的林殊姐夫要好。本来父王一直都夸我聪明来着,可后来姐夫总说我脑子慢,姐姐也跟着那么说,到最后,连父王和母妃也绝对我脑子笨了。姐夫千好万好,唯独恃才傲物、持强凌弱这一点,太叫人受不了。


姐夫的副将没死,那姐夫他本人呢?

即使有苏先生在,即使姐姐和苏先生很亲近,可在穆青心里,姐夫永远都是穆青的姐夫。

是那个遇到事情时可以烧香祈祷祈求保佑的姐夫。

当年在南境助我们赢得水战的就是卫铮,姐姐说那个助我们的人与江左盟关系匪浅,如今救卫铮的又是苏先生……

姐夫,这一切都是你在冥冥之中安排好的吗?苏先生,是你送到姐姐身边替代你保护我们姐弟的吗?


大梁烽烟再起,姐姐镇守南境,苏先生主动请缨赴北境。对于刚刚平反的那起冤案,对于十三年前的那场战场,穆青记忆寥寥,所知的细节,大部分都是后来听相关人讲起的。披坚执锐的苏先生,眼神中有了些与往日不太相同的东西。放在梅长苏这个人身上,有些陌生。放在穆青的记忆之中,却感到莫名的熟悉。北境,北境,姐姐的心爱之人,当年正是魂销北境。

苏先生究竟是何人,穆青也许并不真正明了。只知此人可信,只知姐姐与此人,互相信赖。

姐姐认准的人,从来都不会差的。姐姐认准的人,在穆青心里,其实也与姐夫无异。

北境啊,北境,姐夫,若你真的在天有灵,若苏先生真是你送到姐姐身边的人,就保佑他,能平安从北境归来。保佑大梁,四海升平。

评论(21)

热度(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