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阳

新浪微博:@萧溱潆

【点梗】【伪装者现代AU】明则诚矣(一)

 五百粉点梗,@红果果✪ω✪  点的台丽, @机智如我 点的台丽或风镜的现代AU, @胆小鬼小姐_ 点的楼春现代AU。好吧,阿诚哥视角,伪装者现代AU一锅炖。

可能会写成一个系列长篇,上述CP都会出现,但不一定都能在一开篇就出现,特此说明。

庆祝伪装者开播一周年~~!


1.我叫明诚,名字出自《中庸》,“自诚明,谓之性;自明诚谓之教。诚则明矣;明则诚矣。”

这只是在公开社交场合的说法。在明家,大家都叫我阿诚。我是被明家收养的孩子。

大姐明镜希望我明哲真诚,大哥明楼希望我受好的教育,明晰道理,诚恳待人。至于小少爷明台,他只想要一个看上去真诚可靠的哥哥,好在他闯祸之后,替他背锅。


2.事实上,小少爷只是偶尔闯祸,偶尔需要人替他背锅。每次替他背锅都能得些好吃,并且次数多了,闯祸的人究竟是谁,明家大姐早就能一眼看破。以至于偶尔我真不小心犯了什么错,大姐反倒会认为是明台干的。忘了说一句,小少爷明台也是被明家收养的。

近来真正叫我烦恼的,反倒是大哥。大哥同明家的商场死对头汪家的小姐汪曼春谈恋爱,我一边要帮他瞒着大姐,一边还要帮他安抚汪家小姐。我为什么要帮他两边跑腿,因为我是他的秘书啊。当年是谁哄我说高级文秘工资高、工作少、又体面的,先给我涨了工资再说!

大哥与汪小姐算是破镜重圆、旧情复燃。当年年少时两人就曾谈过一段时间,后来因为大姐反对,大哥被迫放弃恋情,出国读书。去年我和大哥一起回国,进入政府中一些不可描述的部门工作。而汪小姐,现如今大哥他工作上的下级。唉,天涯何处无芳草,人生何处不相逢。


3.从回国开始,烦恼才刚刚开始。大哥这边还没被大姐发现,明台倒是先出事了。明台申请到了香港大学的研究生,这本是好事。可就在他到达香港不久之后,我却发现了一些不对劲。

明台每天晚饭后都会和家里视频通话。一开始并没有什么,可过了几日我渐渐注意到,从前娇生惯养下皮肤白皙的小少爷,好像突然晒黑了。而且,从前吊儿郎当、坐没坐相、含胸驼背的明台,在镜头前,好像不自觉开始坐得笔直。虽然尚未搞清楚状况,但心中却没来由的感觉到一丝不安。

“明台啊,你怎么晒黑了。”

“香港天气热啊。”

“真的,不会是你一个人跑去海边玩晒黑了吧?”

“哪有那么轻松啊。”明台说这话时语气中明显是带着几分抱怨的。“阿诚哥,你不知道有一种美黑秘方,叫军训啊”

“港大不是不需要军训吗?”

“别提了,没有军训可还有O'CAMP啊。我脑抽申请了O'CAMP,于是乎,就成这样了。”

“你没跟我说啊?”

“大姐和大哥都不上线,天天就对着你。你什么世面没见过啊,跟你说,跟你说太没意思。对了,阿诚哥,今天怎么又是你。大姐工作忙我知道,可大哥怎么也不上线理我啊?”

“大哥工作也忙啊。”明台这小子,居然学会反侦查了。“不是给你带了防晒霜吗,多搽点。要注意防晒,晒黑事小,要是晒脱皮可就麻烦了。”

“知道啦。”在明台不耐烦的声音中,我们结束了对话。

合上电脑,越想越觉得不太对劲。再点开看,才几分钟的功夫,明台就已经下线。这可不符合他一贯的作风,这小子可是个网瘾青年,每月的流量都是按G起步的,怎么可能到了香港就学得这么内敛。等等,明台最近微博也发得少了,没有自拍,并且都不带地标,这可不符合他刚挪窝后的一贯表现。恐怕,明台究竟在不在香港,都值得怀疑。


4.查IP地址,微博是在香港没错,但QQ的登陆地址,却一直显示不出来。想隐藏或是伪装IP都不是什么难事,这是连明台都能做得到的。手头没有设备,已经下线的号想查清真实地址多少有些费事。还是等明天,等明天明台上线时,好好追查吧。

“忙什么呢?”大哥结束了加班,终于有空关心一下我这个除了吃饭睡觉几乎每时每刻都在加班的秘书。

“明台”。还没有证据的事,我不想告诉大哥让他烦心。

“他又缺钱了?”长兄的关怀就是来的这么直接。

“哪能。”小少爷的零花钱一向都是十分充足。并且为了防止他在月初就把钱花光,我一直都是,半个月打一回钱的。

“他最近都在忙什么,港大开始上课了吗?”终于问到些重点了。

“你猜。”

“你是我秘书,替我处理信息也是你的工作之一。让领导猜,有你怎么当秘书的吗?”

“有你这么当大哥的吗?明台今天还问我,为什么大哥一直都不上线。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我是您的秘书不假,但我现在下班了。”


5.大哥在法国留过学,主修的是金融和经济。

我也在法国上过学,主专业是经济学,第二学位是化学,顺便,还在夜校里学过绘画。

当然,我和大哥,我们从来都不仅仅是什么海龟专家、资深学者。毕竟,法国,可是一个有外藉兵团的国家。

因着经济学博士的身份,大哥在政府里除了那些不可描述的正职,还兼着一份经济顾问的工作。同样,作为明楼先生的专人秘书,我也兼着一份经济顾问秘书的工作。

大姐希望大哥可以远离乱局,只当个学者。大哥明晰大姐的心思,故而在大姐面前,只告知了经济顾问这一桩工作。

大哥的话,大姐一向不疑有假。

不过……

“阿诚,你说你大哥不过是个经济顾问,按说是个闲职,怎么一天到晚总忙得不着家?”

“最近经济形势不太好,要刺激消费,要拉动内需,要制订下一步的经济发展规划……”

……

“最近经济形势好了,你大哥怎么还是忙得不着家?”

“唉,经济好了,各种经贸会议、学术论坛也就跟着多了。不说了,我得去帮大哥整理讲稿了。”

……

“阿诚啊,我买的那几支股最近都连续涨停,你说我要再加购吗?”诶,本来只是问大哥的情况,怎么开始向我咨询开股票了。哦,对,大哥是经济顾问,在大姐眼里,多少能看到些内部消息。

“这个,大姐,咱们家不缺钱,您炒股也只是个消遣。这股票是个不定的东西,我不太建议您在此时买进,反倒觉得您可以趁着涨停把手头的股票抛出去一部分。”

……

“阿诚啊,我好像听说我身边有人借工作之便,将内部消息散布给自己的家人。”某一日工作结束之后,大哥如此对我开起玩笑。

“大哥,明董事长何其英明,哪里用得着我那些瞎编乱造的不实信息啊。”

“这么说,是我身边的人利用职务向人民群众散播不实谣言了?”这家伙,玩笑开起来还没完了,明明对于每次都得编瞎话帮他打马虎眼的当事人来说一点都不好笑。

“谣言止于智者,人民群众的眼睛,一向都是雪亮的。”

评论(6)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