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阳

新浪微博:@萧溱潆

廊州杂记(八)损友

吾有一损友,家住琅琊山。风流亦风趣,贫嘴且贪吃。江湖人,好云游,常入廊州。学问深、医术好,脸皮亦是天下无双。此篇载吾与彼言谈二三事也。

……

你来了。

我来了。

怎么想起来廊州了?

想起你,我就来了。

……

你来了。

我来了。

你不该来。

要你多管。

……

你来了。

我来了。

老阁主又出游了?

你如何知道的?

因为你蔺少阁主又来我江左盟混饭吃了。

……

你来了。

我来了。

来做什么?

治病救人。

……

诶,人来了怎么连个招呼都不打。

看见了。

不问问我来江左干什么?

还能干什么,寻美人、逗飞流、开新方、换新药,还能有什么别的。

梅长苏你……

我什么我。

你全猜对了。

……

长苏,这次我来江左,可是带着我爹指派的一项大任务。

如果不是找到根治之法,换药的事情就不必如此大张旗鼓的讲了。

诶诶诶,梅长苏,我琅琊阁可是有正经营生的,不是但给你治病开方的。

这么说,是我登上琅琊榜了?

你,你怎么猜到的?

你琅琊阁除了花钱提问的格子和每年一出的榜,还有什么别的正经营生吗?

新药方里我要多加黄连,苦死你,让你再多嘴。

……

长苏,有个好消息想听吗?

你以后再也不来廊州了吗?

你大爷的!

……

今日无事,闲翻手札,忽的房门被推开,飞流急急躲到我的身后。能叫飞流惊慌至此,想是蔺晨来了。

那人四下里找寻,见我房门开着,便呼喊着“飞流”进来寻人。

“别躲了,我都看见你了。”

“没用,苏哥哥。”飞流躲在我身后,不服气的说。

“他,别指望他了,他护不住你的。”

“我,护他。”飞流说。

“你来了。”我不咸不淡的说了一句。

“我来了。”来人接话。

“好歹也是个世家少爷,别一来就总欺负我家护卫。”

“这好办,你让我把飞流领走,这样我保证再不会一来廊州就寻他玩闹。”

“我还是更愿意让你以后别再来廊州了。”

“你大爷的。”

“你能换个说法吗?”

“我出门前,琅琊阁老阁主托我向你问好。”

刚呷了口茶,就被这一句本来平常无奇但放置于此倍觉喜感的话,呛到了。

评论(1)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