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阳

新浪微博:@萧溱潆

【伪装者现代AU】明则诚矣(三)

这一章LOFTER说我有敏感词总发不出来,只好用防和谐器处理了一下。

微博上的是正常阅读版【伪装者现代AU】明则诚矣(三)


11.到家后,随手刷刷微博,发现就在刚刚的二十分钟之内,明台更新了一条微博。是一张手[崬]机上instagram软件界面的截图,一张香[崬]港大学的照片,文[崬]字内容无非是抱怨校网太差、学xí太忙什么的。

这小子,这不是欲[崬]盖[崬]弥[崬]彰吗?

退出前,却突然注意到了一个细节。信息栏上面的那个钥匙标志是什么,认识他的人都知道他去了香[崬]港,用VPN刷instagram,这算怎么回事?

或者说,这根本就是明台故意的。他希望有人能注意到这个细节,他在告诉别人,他还在境内,他在传递自己身处险境的信息。

dú蜂一定一直都在盯着他,发instagram,并且截屏转发微博,这很可能是明台根据我的提问,突然提出的要求。

“大哥,dú蜂是不是不会翻[崬]墙啊?”

“啊?不会翻[崬]墙还算什么dú蜂啊。他发个羊癫疯都能颠出墙外的。”对于dú蜂这个人,大哥从来不吝啬在任何场合下对他的冷嘲热讽,不管当事人是否在场。

“我是说,防火墙。”我忍了忍笑,无奈地补充到。

“哦,这个确实不会。你看他那张古董脸,一看就是社交障碍、网络无[崬]能。”

呃,一张脸能看出什么。我记得大哥你貌似和dú蜂是同龄人吧,你的社交,是比dú蜂好些,但好像除了微博上的节令半月谈,剩下的,有一多半,都是要靠秘[崬]书去处理来着。

看我不说话,大哥又补充了一句:“好吧,他也不是一点电脑技术都不会,这年头,像他像咱们这种职业,如果一点电脑技术都不会,真得担心有一天会面[崬]临下[崬]岗。但他应该确实不会翻[崬]墙,他的外语水平很好,但研究外jun的那些资料,一向都是叫底下人帮他去找。”

 

12.看起来,虽有美[崬]人相伴,但明台在dú蜂那里的曰子,过的依旧并不舒心。否则,依他那sǐ要面子的性格,依他跟大哥阶[崬]级敌人一般的关系,是不会想要向任何人qiú救的。

“我想去救明台。”我突然说。

“别啊,我还想让dú蜂再历练历练他呢。”领[崬]导同志嬉皮笑脸地回绝了我的申请。

“你就不怕大姐知道后拉你去给爹妈扫墓?”

“就说是王天风干的,保证立马转移火力。”

补充一句,王天风,代号dú蜂,绰号疯[崬]子,是bǎng[崬]架走明台的重要嫌疑人。大哥的jun校同学加室友,大哥工作前三年的小组搭档。还是大姐的,呃,前男友。

“即使大姐真的相信是王天风干的,只怕到时候,大哥您依然还是拖不了失察的zuì名,大姐恐怕还会认为,是因为您和王天风的个人恩怨,导致了明台被bǎng[崬]架。”

“那个,阿诚啊,你还是尽快制定一套营救计划。要快,一定要赶在大姐察觉之前把人救出来。”

明楼同志,天不怕地不怕,不缺财富与桃huā,唯惧长姐施家fǎ。

“对了大哥,你说如果你或者我出面,dú蜂会放人吗?”

“面对学[崬]生家长,他必须放人。但面对明家除大姐以外的人,真难说。”

“那我还是直接抢人好了。”

“别开火,别nòng出人命,别把事情闹大。”

“等等,如果向上面报告,说dú蜂违反纪律招生,能管用吗?”

大哥沉默了片刻,在办公室里来回踱步。

“是啊,他违反规矩在先,但如果咱们先动手,到了上级面前,理亏的还是咱们。阿诚,想办fǎ黑进dú蜂的系统,mō清明台在那边的状况。”

“黑一个特种bīng中队长?”那可是违fǎ行为啊。虽然,我们从事的工一向来就是打擦边球的。

“有技术问题吗?那就黑明台的手[崬]机好了,顺便查查他那个新女朋友。”

“你这算是以泉谋私吗?”

“我这是在解救人质,不算吧。”

“顺便查一下人质的社[崬]会关系,是吧?”

“诶,阿诚,你说明台能舍下他那新女朋友乖乖跟咱们回家吗?”

“生命诚可贵。”

“可下一句是……”

“后面不还有呢。”

 

13.作为一个电脑高手加网瘾青年的明台的手[崬]机,其实,也并难破[崬]解。

我设计了一款木马程序,加装在一篇微信文章的链接里。文章的标题是大姐一看到就会打开的那种。通[崬]过这样,先控[崬]制了大姐的手[崬]机。以大姐的手[崬]机间接感染明台的手[崬]机,这样,可以在一定程度上避免dú蜂对我和大哥的怀疑。我原本计划,下一步通[崬]过大姐给明台的微信红包感染明台的手[崬]机,不过显然是因为我那篇携带木马的文章写得太好,大姐将文章转给了明台,并强[崬]制要他看了并转。

“大哥,成功了。”木马成功进入了明台的手[崬]机。

“很好。明台微信里新添了什么联[崬]系人吗?”这话一方面是想知道他最近和什么人处在一起,另一方面,也想看看,哪些人有可能会被我们的木马继续感染。

“新加了五六个人,这几人的朋友圈最近都很静默,很可能是jun校的同学。但是没加dú蜂。”

“dú蜂大概是怕明台察觉到我和大姐都是他们的共同好友吧。”

“对了,在明台手[崬]机里看到几张新的自[崬]拍合影,他穿着一身迷彩,晒得有些黑,和一个同样穿迷彩的女孩,态度还有些qīn[崬]昵。”

“快拿给我看看。”听说有明台和女孩的合照,大哥满脸的惊喜,比他每次见到汪曼春时,表现的还要惊喜。

“有必要这么八卦吗?”我对此表示嫌弃。

“长兄如父懂不懂。”领[崬]导同志对于自己的任何行为永远都是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

“我只听说过自[崬]由恋爱。”给年轻人一点隐私空间好不好。

 

14.大哥翻看我黑进明台手[崬]机后获取的那些信息,我则在一旁的另一台电脑监控木马的传播情况。

“从曰期上来看,除了一些从上[崬]海起飞前的在飞机上的自[崬]拍,就只有和这个女孩的合影是新的了。明台的新女朋友,应该就是她没错。”大哥如是说。

“那女孩看上去人还不错。”我搭话。

“就是清瘦了些。不过相貌端庄,是个知书达理的模样。疯[崬]子把这么文静的女孩拐到自己学校,真是作孽呀。”

“dú蜂的口号一向不都是‘为囯为dǎng,别的不想。’”除了任务,除了训练,除了大姐,dú蜂这人几乎就没长别的什么神[崬]经。

“他要真是一点别的都不想就好了,他哪天要是能不再惦记咱们家里的人,我还真得到庙里去上柱香。”

不约而同的两声叹息。

“明台这小子人缘还挺不错,中招的还听不少的。”明台把大姐发给他的文章发到了朋友圈,不一会,阅读的、点赞的、转发的人数蹭蹭上升,同样,被木马的感染的人,也越来越多了。

“不过是一些想装乖孩子糊nòng父母的小屁孩bà了。”

 

15.大姐今天倒是早早下班回家了。这半个月来,似乎是忙什么项目,大姐天天都很晚才回家。她同明台,也只是发发短信、发点微信语[崬]音,一次也没有视[崬]频。明台同我说起时,我没太在意。现在想想,还真是有些

“大姐回来了。”我听到楼下的开门声,下楼去打招呼。

大姐将外套递给保姆阿香,随身的包却一直都在手里拎着,这可不太像是对待商业文件的态度啊。

“阿诚啊,来来来,公[崬]司里有人前段时间去欧洲出差了,带回来一些囯外的巧克力。我记得家里面你最爱吃巧克力,喏,我现在拿给你一包,别让你大哥看见。”大姐边说边从随身的提包里拿出一大包巧克力来给我。

“谢谢大姐。”是我想多了吗?

“你大哥回来了吗?”

“回来了,在楼上,正在开一个视[崬]频会[崬]议。”大哥正根据木马获取到的资源深入调[崬]查推进,我只好随便编个理由,让大姐不要进到书房打扰。

“明台最近怎么样了,他有和你联[崬]系吗?”听了我的回答,大姐也只是点了点头,接着就把话题又转到了明台那边。

“挺好的,就是在香[崬]港晒黑了一点。我们约好每隔几天就视[崬]频聊天,他挺好,还问我大姐为什么总不上线和他视[崬]频。”

“哎,我这儿啊,一是太忙,二来呢,你也知道你大姐,电脑菜鸟一个,Q[崬]Q和微信都是明台帮我下好注册好的,有一些功能啊,大姐一个人实在是摆[崬]nòng不来。”

“今天您回来的早,正好我和大哥也都在家,要不一会我帮您和明台联[崬]系。”

“好啊。”

“明台好像交了新女朋友。”

“真的呀,让他发照片过来看看。”

“这话得您说才管用。”

“明家在香[崬]港也有分公[崬]司,你说我过一阵要不要过去看看啊?要不要在香[崬]港给明台置办一套房子呢?”

“大姐,您想得也有点太远了吧。再说了,明台又不是不回上[崬]海了。”

“不是让明台在香[崬]港安家,他要留那边我也舍不得啊。我是怕他一个人在香[崬]港住的不好,家里这么好,也不知道他过去了能不能适应得来,想给他mǎi套房子,改善一下条件。”

“大姐这也太偏心了吧。”

“等你哪天要结婚了,大姐也给你mǎi一套大房子,再给你把股份涨成百分之十五。”

明氏集[崬]团是由明家的父母和叔伯共同创立的。大姐的公[崬]司主营食品、yào[崬]品、保健品,大伯家的长子明堂大哥继承了明家香的牌子,主要做化妆品和香水。明堂[崬]哥的弟[崬]弟明轩还在读大学本科。

目前明氏集[崬]团的股份划分,大姐占百分之三十五,大哥百分之十五,明台百分之十,我百分之十,明堂[崬]哥和明轩共占百分之二十五,剩下的百分之五则由集[崬]团的管理层组成。大姐的意思,未来肯定是想从董事长的位置上退下来,把自己手中的股份重新分配,让大哥做董事长,再给我和明台都加些分红。明家于我有收养和再造之恩,我已有足以安身立命的工作,集[崬]团的股份占多占少,对我而言其实并不重要。但我想了想,还是撒jiāo似的又添了一句,“还是偏心”。

我知道大姐虽然对明台的关心和溺爱更多,但内心里,她对我们兄弟三个都是一样疼爱的。同样的,大姐也知道,我的那些抱怨,不过都是些玩笑bà了。成年后,要面对的事情越来越纷繁复杂。但在大姐面前时,我们三个,似乎从来都没有长大。

评论(2)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