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阳

新浪微博:@萧溱潆

琅琊梦话·运筹帷幄

梦回旧时,烽火初歇。想要力挽狂澜,想要防患未然,想要海晏河清,想要家族与赤焰都得以保全。本章接本系列之前的篇章。庆祝#琅琊榜开播一周年# ,#祝胡歌0920生日快乐# 。



十三年前,谢玉与夏江串通,诬告赤焰军主帅林燮谋反。

……

这些痛苦和罪孽,靖王承受不了,就让我来背负,那些阴暗、沾满鲜血的事,就让我来做。

……

你这是要一一折断他们的爪牙。

……

只有诚心没有手腕是万万不够的。

……

人只会被朋友背叛,敌人是永远都没有出卖和背叛的机会的。

……


十一年前朝政的势力划分,与十一年后梅长苏入京之前,还是有着很大的区别。尤其是在赤焰之案没有爆发,祁王和林氏没有覆灭的前提下。不过,毕竟用了十三年的时间苦心经营,对于这十三中朝政格局的变迁,林殊依然是烂熟于心。

现下二皇子献王除了母家的势力,在朝中并无更多的支持。五皇子誉王野心勃勃蠢蠢欲动,但与秦般弱以及滑族复辟势力,还尚未形成勾结。谢玉似乎还没有和献王真正形成联系,现在的献王也没什么真正值得他站队的理由。至于夏江,贞平二十三年,滑族的璇玑公主尚未逝世,夏江与她,此时估计勾结的正是火热。

对手的力量还在发展壮大之中,却也已经向祁王哥哥下了黑手。眼下若想自保,必须了解对手的动向,掌握先机。


“少帅。”黎纲、甄平二人接到我的命令,双双前来拜见。“不知少帅召我二人前来,有何吩咐?”

“眼下确有一桩难事,需要二位出力。你二人于梅岭救我性命,在林殊心中,已将二位视作手足兄弟。事关重大,我不放心假手他人。只好拜托给你们。”

“少帅客气,能得少帅信任,是我二人荣幸。少帅但且吩咐,赴汤蹈火,在所不辞。”黎纲说。

“这份名单上的人,我需要你二人帮我暗中盯着,时时向我汇报他们的动向。”林殊将一份名单递给二人,“此事需保密,不能对我们三人之外的任何人讲起。会有一定的风险,如若出事,没有人能营救你们,你们也不得说出自己与赤焰军和林家的关系。你二人可愿意?”

二人接过名单看看,虽有几分惊讶,却毫无半分的惧色。

“少帅放心,此事交给我二人,保证万无一失。”甄平答。

二人拜别林殊,各自去执行任务。林殊目送二人离开,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滋味。变换了时空,改换了时局,这二人依旧忠心耿耿,可自己,却又一次将这二人卷进自己的棋局。

命令一出,便又一次踏上了争斗之路。行动一旦开始,便再无半分回头的可能。为了林氏家族,为了七万赤焰,殚精竭虑,再做一次恶人,又有何妨呢?

若是为了自保,若是为了大义,是否还算是恶人呢?善恶之分在于目的,亦在于手段。想到此,林殊不禁摇头笑笑,梅长苏是做过些投机钻营拿人把柄之事,但真正意义上讲,其实算不得不择手段。也许梅长苏自我厌弃的真正原因,不是因为自己做了什么有悖于林殊性情的事,而是因为他知道,自己无论怎么做,都再也做不回林殊了。


对于林殊的暗中行动,靖王毫不知情,他现在日日只顾得为他的皇长兄担心。

林燮知道儿子有自己的秘密,知道他在暗中忙碌些什么。出于对林殊的信任,他没有插手,也没有追问。

霓凰几乎日日都会去林府拜访,却发现她的林殊哥哥总是忙得不可开交。

晋阳虽不关心朝局,但也明白眼下祁王的命运与林家的未来息息相关。景禹那里她出不上什么力,她只希望丈夫和儿子都能平安健康。

蔺晨把一切都看在眼里,但既没有点破,也没有过问,依旧日日走街串巷,嬉笑玩乐。林殊碰见过蔺晨在院中逗玩鸽子,也看到过白鸽从自家屋顶上飞进飞出。他也同样在蔺晨面前选择了沉默。

有心人都明白,祁王久病不愈,金陵城中,恐怕将要改换格局。

快过年了,这个腊月于林殊来说,还真是有些难熬。可无论多么辛苦多么难熬,林殊还是觉得,这日子啊,还是走得再慢些才好。不想这太平岁月就这样溜走,不想祁王哥哥这么快就要离开人世,不想年少时光这么快就要消散,不想家族和景琰,那么快,就要被推倒夺嫡之战的前线。


“世人都说琅琊阁知天下事,可我为何却见你日日都这样清闲?”一日,林殊同蔺晨这样打趣。

“欲知天下事,就要日日忙得脚不沾地?”蔺晨反问道。

“天下消息瞬息万变,不忙,如何掌握先机?”林殊这话既是追问,也带着几分好奇。

“万变自有其规律,万事,皆不失其根据。明白其中的逻辑和联系,便不难掌握先机。”

若是没在琅琊阁待过那些年头,若是没和蔺晨做过那么多年的朋友,林殊还真是要被这些话唬住。

“我知道你,你面上装着玩闹,内里其实也是个聪慧严谨的人。”

“直说吧,是遇到什么麻烦需要琅琊阁出手了吗?”

“没有,只是想找个明白人好好聊聊天。”

“别让自己太累,我知道你想做的事情很多,想要力挽狂澜,想要防患未然。别什么事都自己一个人撑着,天不会塌下来,即使塌了,也还有这么多人和一起承担。”

林殊心中一阵酸楚,“天要真塌下来,不会剩多少人还能与我一道补天。”

“真要到那时,只要我还没被砸死,一定帮你添一块砖。”蔺晨道。

“多谢。”

“谢什么,我还要谢你肯收留我在你家白吃白喝,还纵然我的鸽子进进出出,没大没小。”蔺晨依旧是这样会转移气氛,爱扯闲篇。

“看起来,下回再遇见你的鸽子,我得把它们抓起来好好管教一番。”

“只要不是抓去厨房动用私刑,一切随便。”

林殊心中愁绪万千,但或许蔺晨是对的,既然一桩灾祸没有降临,想阻止后续的恶化,也并非痴心妄念。

评论(3)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