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阳

新浪微博:@萧溱潆

琅琊梦话·雾里看花

花非花,雾非雾。梦或真,难分明。苏同殊,本一出。醒复醉,踏归途。

本章接本系列之前的篇章。庆祝#琅琊榜开播一周年# ,#祝胡歌0920生日快乐# 。 


你认识林殊吗?

……

虽然我的容貌全都变了,可我依然是林家的儿子。

……

可我还是赤焰军的少帅林殊。

……

我是小殊,我是小殊。

……

我不认识林殊。我千方百计让他活下来的那个朋友,不是林殊。

……


除夕之夜,祭拜完祠堂之后,林殊与父母一同在厅中守岁。外面爆竹声稀稀落落,无聊中,竟趴在桌上睡了过去。那十三年中的故事再度入梦,这一次的关键信息在于,“林殊”。

被梦中蔺晨一句“我不认识林殊”惊醒过来,看看厅中的面含笑意的父母,终于才稍感释然。蔺晨已于几日前离开金陵向琅琊山返,否则,真想拎住他的衣领问问,如今,可认识林家少帅?

那场梦中,有人问过苏哲是谁,有人问过梅长苏是谁。可如今,没来由的想要质问自己,林殊,又是谁?

带着梅长苏的记忆重新回到十三年前的他,还是原来的那个林殊吗?

现在的林殊是谁,他是有着梅长苏的心智、称得起麒麟之才、可担琅琊公子榜首之人。他是长着十九岁的面孔,有着强健的体魄,却又带着三十岁经历的人。

现在的林殊,虽然做回了林殊,却又好像不是纯粹的林殊了。

想到此,忽然又有些明了。在梦中的那个故事中,于友人来讲,林殊,代表着他的身份。于皇帝和夏江来讲,代表着他的背景和罪孽。而与他自己,或许是一个用过的名字,或许是联络故人的暗号,又或许,只是一段天真的岁月,一个再也回不去的形象,一个理想化了的符号。

梅长苏拼命地怀念林殊,而如今的林殊也想知道该如何让自己成长为梅长苏。可对于此刻的林殊来讲,梅长苏,本不应该出现,也不会以他在梦中经历过的那副形象出现。

呆愣着出神,直到被母亲的声音轻轻唤回。

“小殊,若是累了便早些歇息吧。”晋阳道。

“父亲与母亲都还在守夜,我早早去歇息,不太合适吧。”今夜过去,便就是贞平二十四年了。在梦中那个悲惨的故事里,父亲与母亲,都没能撑到这一年里。

“那就陪为父再喝些酒吧。”林燮说着给自己和儿子各倒了一小杯酒。

“别倒太多,小殊伤势痊愈还不到半月,不能饮太多酒的。”晋阳插话道。

“没事,酒是活血化瘀的。这一坛是照殿红,酒中的神品,世间稀有。”林燮说。

“那也少喝点,明日一早还要入宫请安呢。”

照殿红,家中何时有了照殿红?记得从前家中酒窖里倒是放着不少秋月白,还有就是每年冬天母亲采集梅花上雪水自制的梅花酿。父亲爱酒,御赐的美酒喝过不少,却最爱秋月白和母亲制的梅花酿。

一杯入肠,还未来得及向父亲询问,却觉头昏脑涨,昏昏欲睡。


……

为了赤焰军,活下去。

……

父亲!

……


又一次梦到自己坠落悬崖。而后,梦到了自己的赤焰手环,梦到了自己醒来,在琅琊山。

梦中的十三年深陷梅岭之战的梦境。醒来后回到十三年前,却总梦到那十三年里的情景。

一桩桩、一件件,都是那般的真实。以至于如今在这半梦半醒间,哪些是梦哪些是真,依然分辨不清。

照殿红是神品不假,可今夜品过了照殿红,却分外想喝母亲制的梅花酿。

大概是醉得太深,想要起身前往酒窖,却只觉睡意深沉。

那十三年的梦境太过真实,太过沉重,今夜,可否换些内容?


苏兄……

长苏……

苏哥哥……

……


像是又一场大梦……

身旁似是又有人在唤自己。睁开眼,不在林府,不在金陵,却又到了一座营帐之中。

“小殊,小殊……”

这声音就在耳边,那样的熟悉。

评论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