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阳

新浪微博:@萧溱潆

【伪装者现代AU】明则诚矣(五)

21.我想把明台从王天风那里救出来,一方面是出于往日的情义,不想他在疯子那里受苦。另一方面,我认为他并不适合待在军队。

明台算是个文艺青年,一张信用卡、一个背包、一台单反,就敢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这家伙脑子聪明,人也机警,但一向自由散漫惯了。大姐对他的管束似严实宽,只要课业完成的好,只要做事不违规,其他的,无论明台玩得多疯,大姐一律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中学时明台偷懒不想上早、晚自习,大姐看他辛苦,便主动替他跟老师请了假。

而军队,军队是个有严格组织纪律的地方。讲不得半点自由主义,来不得半点懒散。明台那样性格的人,遇到王天风那样严厉的人,恐怕是要吃尽苦头。

大哥得知是大姐一手促成了明台和王天风的师徒关系,便放弃了对明台施救。还美其名曰“唯大姐马首是瞻”,呵呵,就不怕明台翅膀长硬了回来找他算账吗?想想未来家里可能出现的场景,现在就想出去买十斤阿司匹林给大哥备上。

 

22.汪曼春再次约大哥一起吃晚饭。明台的事情刚松下来,旁边这位冤家就又来找事。约会便约会,偏偏大哥叫我帮忙订饭店,作为私人秘书的我还得兼任他的专职司机。下班之后再多一点额外工作,这倒没什么。但要犯大姐的逆鳞给他们两个安排约会,我内心真的是拒绝的。

停好车,下车替领导同志开门。替领导同志拉开酒店的大门,替之后到来的曼春同志拉开椅子……我在国外学金融和经济之前,一定还在明氏交大学了家政管理。明氏交大,有问必答。长兄长姐,将我教大。

来之前大哥通知大姐晚上有商业应酬,大姐也没有多问。有那么一瞬间,我好想抄了大哥的后路,告诉在军校的明台大哥在跟汪曼春约会。明台一知道,监视他通讯的王天风一定立马知道。王天风如果知道,大姐必定跟着也就知道。光是想想,就觉得有必要替大哥准备好去扫墓用的香火和钞票。不过我这人一向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为了工作的长久稳定和家庭的内部团结,还是作罢了。

“阿诚”,借着汪曼春去补妆的时间,大哥悄悄和我闲聊,“你说你要是叫汪曼春一声大嫂,她是会打你呢,还是会害羞得找不着北呢?”

这人真是无聊。等等,他怎么会不知道结果,他无非是想要一个结果。

“明台这么干过。虽然一般来说分得清南北的人分不清左右,分得清左右的人分不清南北,但我一向两个都能分清,汪曼春在听了明台的称呼之后,两个都没概念了。”

“你和明台不太一样,你一向更稳重,如果我让你……”

“我一定会拍个视频,记录下这感人至深的一刻。”我一脸理所当然的说。

“然后发给大姐?”

“发给明台就够了。”条条套路都可以通得向罗马。

“疯子一定会嘲笑死我。”

“没关系,吃回头草的又不止你一个。”

 

23.如果不是汪曼春恰在此时回到座位,我相信大哥一定会冲上来揍我一顿。不是为了他的美人,而是为了口头上的这点便宜。他没那么在意她,我感觉的出来,不然他不会主动拿称呼的问题来跟我开玩笑,不然会不好意思的人也应该有他。无论过去如何,现在的他没有自己表现出来的那样喜欢她,他只是需要让她去需要他。

“你们两个在说什么呢?”汪曼春随口问了一句。

“今天没有加班真是太好了。”不约而同、异口同声的回答。大哥太了解我,知道我在这种场景有很大的可能会旁敲侧击地抱怨下班后还不能痛痛快快的回家。

因为对方是汪曼春,所以我可以开这种玩笑。因为对方是汪曼春,也根本不会听出来我的话外之话。

“看你们两个刚才说得很高兴,只是不加班,就至于让你们两个高兴成那样吗?”

“这就是阿诚,胸无大志的阿诚啊。看他傻乐,只好陪着他一起呵呵。”大哥如是说。

“又一天平安无事的过去的,不得不为生命感到欢呼啊。”大哥在汪曼春面前定好的人设,我实在不好意思当着他的面蹦掉。

“你们两个最近工作压力太大了吧?”汪曼春理所当然的为我和大哥刚刚的神经质如此开脱。

“汪小姐,实话跟你说,我在大哥身边当差,没有工作压力,全是生存压力啊。”我如此打趣道。

“再瞎说信不信我扣你这个月的工资。”大哥故作一本正经的样子,但越正经,我们越知道这话一点都不正经。

“看吧,说压力,压力就来了。”我一边说还一边故意蹙了蹙眉。

“所以,曼春你应该明白我为什么高兴今天不用加班了。不用加班,也就意味着不用再面对这个傻秘书了。”大哥一副煞有介事的样子。

“我了解阿诚,阿诚可一点都不傻。”汪曼春说。废话,我当然不傻,我们这种单位里即使是一个扫地的大叔,都不可能会犯半点的傻。

“是啊,学金融的,每个月发工资的时候,比谁都精呢。”

“工资就那么点,不精打细算怎么行。”

“曼春你看看他。都说‘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我看你有机会还是帮阿诚介绍个女朋友吧,省的他一天到晚在我面前叨叨什么生存压力。”

让汪曼春给我介绍女朋友,这要是让大姐知道了,我确实是不用再考虑生存压力,因为那时候生存已经不在我的可考虑范畴中了。

 

24.我其实一直觉得,已经确定关系的两个人私下约会如果还要带秘书这种电灯泡在同桌陪同,那么很大程度上来说,带秘书的那一方是缺乏诚意的。即使那个秘书是他从小一起长大的兄弟,是替他开车替他订餐的全能管家,但在和恋人很长时间没有私下接触的情况下,带着第三个人同桌吃饭,这画风,总还是多少有些走偏。虽然看起来多一个人饭桌上的气氛似乎是更活跃了一些。

点的全是汪曼春最爱吃的,大哥在饭桌上迁就她,作为下级,作为恋人,她则在其他一切她能做到的方面迁就大哥。

大哥说不能让两家人知道他们复合了,汪曼春便没有对自己家人公开,也从来不在没约定的前提下在大哥下班后的时间里主动与他联系。

大哥说不想搞办公室恋情,不想让同事另眼相待,她便在工作时间里完全保持上下级之间距离。

大哥说同时忙两份工作,自己太累,没有太多时间给她像恋人一样的陪伴。她也依他,叫他注意休息。

大哥说家里有事,取消了和她的晚餐,她心有委屈,撒撒娇,却不忘提醒他小心打对家里。

这样一个女人,除了骄傲一点、任性一点,除了相识多年后了解到她心思极重、城府极深,除此之外,再没有什么别的大不了的缺点。

这样一个人,除我之外,没有人知道她依然追求着大哥,也没有人知道,大哥再次接受了她。

感情这种事情,谁先主动谁吃亏,谁先动情谁倒霉。

这一点上我很佩服大姐,她面对感情时从不刻意遮掩,但也知道该如何掌握两人关系中的主动权。

明台的女朋友是疯子给他安排的,明台是情场高手,那女孩则是疯子圈套中的一环,真有些好奇,他们两个会是谁迁就谁更多一点?

 

25.虽说在饭桌上玩手机不是种好习惯,但我还是趁着大哥的注意力都在汪曼春身上时,利用手机悄悄安排着自己的事。大哥放弃了营救明台,可我不想放弃。在大哥和汪曼春眉目传情时,我盘点了一下绕过大哥手上还可以调动的人。关于调动人手,大哥是有一定的自主权的。这也正是为什么我们之前会先讨论武力营救而不是向上级汇报的原因。家务事最难判,都是上级最看重的得力干将,上面的批复怕是都不一定会快过明台毕业的速度。我想了想,如果我告诉手下的人不敢跟大哥说幼弟出了事情,也许可以骗他们协助我救出明台。疯子应该没胆子把事情闹大,只要动作够迅速,想要救出人,可能性还是很大。权衡了一下利弊,觉得实在不应该让一个将来可能会当我大姐夫的人如此嚣张,我决定干这一票,给王天风点颜色看看。

“阿诚在想什么呢?”汪曼春见我出神,好奇地问。

“想一会该叫个什么甜品,想明天中午该去哪家馆子吃饭。”

“明天中午有什么好想的,想不出来就去食堂。”大哥说。

“也对,单位里还有补助,咱们内部的标准和质量,一向都很不错。”

评论(2)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