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阳

新浪微博:@萧溱潆

琅琊小记·甘苦(上)

往事甘苦参半,

每忆倍感心酸。

人生不类黄连,

莫叹命途多艰。

 

蔺晨:你是如何活下来的?

梅长苏:只要想活,总有办法能活下来。

蔺晨:我能猜得到当初的情形,我到过战役后的那片狼藉。

梅长苏:不,有些事没有亲历过,你根本无法想象当事人的心情。当时,当援军的屠刀挥向我们时,大部分人的反应,都是震惊。

蔺晨:大部分人是震惊,那你呢?

梅长苏:愤恨、不甘。

蔺晨:你憎恨向你举起屠刀的人,又不甘心年纪轻轻就那样死去。所以……

梅长苏:所以,我不会任人宰割,即使再吃惊、再精疲力竭,也要尽力反击回去。

蔺晨:为了生存?

梅长苏:为了讨回公道。

蔺晨:那时一心求生,为何如今,却一心找死。

梅长苏:有你这么说话的吗?

蔺晨:你劳心劳神、过渡损耗,如何不是在找死?

梅长苏:为了讨回公道。

蔺晨:你不甘心的不是自己年纪轻轻就要死去,而是不甘心自己和家族的英名就那样被小人毁尽。

梅长苏:我如今这副样子,还能有什么不甘心。

蔺晨:你这话针对的,应该只是我的前半句。如今的你,心中可还愤恨?

梅长苏:此仇此恨,此生难平。

蔺晨:那就记着这股恨,好好活下去。不要……

梅长苏:不要什么?

蔺晨:不要让你的敌人活的长过你,不要和他们同归于尽。

梅长苏:这是自然。

蔺晨:那好,先把今日的药乖乖喝了。

梅长苏:蔺晨,和你商量个事?

蔺晨:你说?

梅长苏:下次的药能不能别配这么苦啊。

蔺晨:下什么药不由我决定,由你的病决定。

梅长苏:那能不能别再找这么沉重的话题来劝我喝药了?

蔺晨:行,我知道了。你命苦,比最苦的黄连还苦。

梅长苏:你错了。往事于我,从来都不是黄连。我也从不觉得,我自己的人生,苦似黄连。只是往事再甘甜,也无法改变我如今需得日日吃药的命运。那么再多的甜味,又有什么意义?再多的回味,也不过是徒增伤感罢了。

蔺晨:糖的意义不只是为了遮盖苦味,还在于告诉人们,人生再苦,总还是有些许甜意。

梅长苏:你何时也学会拿所谓的人生哲理来劝慰人了?

蔺晨:在我的病人不听医嘱屡教不改以至我对他终于忍无可忍了之后。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