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阳

新浪微博:@萧溱潆

琅琊小记·甘苦(中)

调方且煎熬,甘草和百药。

 

蔺晨:你的药里是放过甘草的。医家有句俗语,“甘草和百药”。

梅长苏:难怪这么难喝,我特别讨厌甘草的味道,虽然不苦,但那种甜味着实太怪,不在我的接受范围之内。

蔺晨:哎呦喂,我就没见过你这么难伺候的病人,你是当少爷当惯了吧,喝个药都这么多事。

梅长苏:讨厌就是讨厌,你是医生我是病人,我犯不着对你隐瞒。

蔺晨:甘草可是味好药,味甘,性平。归心、肺、脾、胃经。补脾益气,清热解毒,祛痰止咳,缓急止痛,调和诸药。对你的病来说,这是味不可或缺的草药。

梅长苏:有用没用,我都不喜欢。这无关这味药材,我不喜欢的是它的味道。就像我每日都要喝的药,我知道我需要喝药去抑制病情,即使明白那要对我的病情大有裨益,也不会对它多出半分的好感。

蔺晨:跟你提草药,我简直就是没话找话。

梅长苏:你本来就是没话找话。没有哪个病人会想听医生跟他们谈论药草,那简直比喝药、比面对医生还要让人煎熬。

蔺晨:“煎熬”二字放在此处倒是十分有趣,药嘛,本来就是要“煎”和“熬”。你不想听我谈论药草,就不怕我给你下点与病情适得其反的药?

梅长苏:你会有这么无聊?你要真这么无聊,下就下吧,反正,给我诊脉的是你,开药方的也是你,你想多费力气我不管,反正这病怎样都好不彻底,我无所谓。

蔺晨:真没见过你这般不知轻重的病人。

梅长苏:我也没见过你这般没皮没脸的大夫。

评论(1)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