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阳

新浪微博:@萧溱潆

琅琊小记·甘苦(中二)

蔺晨:我小时候拿草药喂过鸽子。

梅长苏:后来呢?

蔺晨:后来被我爹知道了,他拿了一把草药叫我吃。我当然不吃了。我爹就说了,你自己都不吃的东西,竟然好意思拿给鸽子去吃。

梅长苏:可鸽子应该还吃虫的,这东西你也不会吃啊。

蔺晨:我也是这么跟我爹说的。可我爹说,药是可以乱吃的东西吗?

梅长苏:所以你后来就学习开药了?

蔺晨:后来我才知道,有些虫子,也是可以入药的。

梅长苏:你给我开药,没有放你喂鸽子的东西吧?

蔺晨:你和鸽子吃的不是一类东西。你比鸽子可难养多了。

梅长苏:这话怎么听得怪怪的?这么多年,你应该也养死过不少鸽子吧?

蔺晨:能别戳人痛处好吗?鸽子养死过,病人,还从来都没有。

梅长苏:我猜,是因为蔺少阁主之前从来没有亲自照顾过病人吧?

蔺晨:对你的医生多一点信任好吗?毕竟,你要把自己的性命交付给他。

梅长苏:不信任也没办法,我现在在你们家地盘上,生死根本由不得自己啊。

蔺晨:我每天都要忍着一颗强烈想拍死你的心,耐心给你治病。

梅长苏:你可以不来啊,琅琊阁那么多人,你完全可以换个人来给我送药。或者,选择别招惹我,乖乖闭嘴也行。

蔺晨:不过说实话,跟你斗嘴还满有意思的。

梅长苏:我不会一直留在琅琊阁,等我的身体不碍事了,我就会离开。

蔺晨:我明白,从我爹开始给你解毒起,我就知道,你这样的人,必定是会离开。

梅长苏:蔺家相助的情义,此生定当铭记。

蔺晨:别,你能少惹点麻烦,我琅琊阁就谢天谢地了。

梅长苏:一般来说,麻烦越多,你琅琊阁的生意不是也就越好吗?

蔺晨:有你这种办事不掏钱的客户,生意再兴隆,也是白搭。

梅长苏:等我在江湖上站稳了脚跟,自会补还欠琅琊阁的款项。

蔺晨:我开玩笑的,你还真当真了。我喂养鸽子,可从没打算鸽子回报我什么的。

梅长苏:我可比不上鸽子。鸽子能替你传递消息,我如今想知道琅琊山以外的消息,还得完全靠你。

蔺晨:没喂成鸽子的草药,如今全拿来喂你了。

梅长苏:蔺少阁主照顾人的本事,真不比照顾鸽子好多少。

蔺晨:鸽子养好了,能有二十多年的寿命。人,如果保养得当的话,应该至少能三倍于鸽子。

梅长苏:我认识的许多人,最后都没能活过鸽子的寿数。

蔺晨:那你便更该好好活着,替他们活着。

梅长苏:我会好好活着,我还要许多的事情要做。

蔺晨:你本可以选择另一种活法。

梅长苏:旧的日子不再属于我,你说的另一种活法,也从来都不属于我。

蔺晨:你知道这世间最难治的病是什么吗?

梅长苏:什么?

蔺晨:是执念。

评论(3)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