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阳

新浪微博:@萧溱潆

【伪装者现代AU】明则诚矣(六)

26.午休时看到明台在朋友圈里发了条新消息。

思修老师说,做讲文明、懂礼貌的社会主义好青年。

近代史老师说,落后就要挨打。

毛概老师说,枪杆子里面出政权。

马哲老师说,一切都是辩证。

想是近日又遭遇了点什么,才会如此拐弯抹角的发表感慨。思修是家里大哥大姐的论调,近代史是遇见毒蜂后的遭遇。毛概应该他自己的体验,马哲,猜不着,不知道是凭着三寸不烂以理服人扩大了生存空间,还是反抗失败又遭了收拾。

想了想,回复了一句:港大读研还要上这些课吗?

好奇明台的朋友们会怎么回复,打开监控后台,发现已有数条回复。

同学甲:哟,这又在感慨什么呢?

友人乙:明少又在装B[doge]

战友丙:真理,班副讲的都是真理。

 战友丁回复丙:你个马屁精。

这小子当上副班长了?混的不错嘛。

不一会儿,大姐也评论了。

大姐:马哲和毛概是什么啊?

我回复大姐:大学里的两门课,《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概论》和《毛泽东思想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概论》。

大姐回复我:是这两门啊。

明台回复我:港大当然不上这些课,我不过是怀念一下大学生活,感慨一下人生无常罢了。那两本书名字那么长那么无聊,阿诚哥你居然能一字不错都记下来。

我确实记得,因为脑子好,也因为和这些东西总打交道。但不能这么回复明台。

我回复明台:哪儿能啊,看到大姐问,我百度了一下。你的老师们说了那么多,你的结论又是什么?

看到朋友圈有一条新消息提醒,点开,发现是大哥在明台的朋友圈下面评论了。

大哥:好好做人!

 

27.在明家,一向是大姐制定大政方针,大哥负责排场,明台负责装腔,我负责执行。

明台回复我:看大哥那句话。

我回复明台:乖,晓得了。

大姐回复大哥:别光顾着教训弟弟,你自己也要严于律己。

大哥回复大姐:是是是,大姐说的是。

长姐的教训,无论何时,都得受着。长姐的偏心,无论何时,只能忍着。

放下手机,看到监控后台上也有新消息。

明台回复同学甲:城市套路深,我想回农村,结果发现城乡结合部的套路更深。

真想告诉明台,城市套路深,但别忘了,我们的基本套路是农村包围城市。所以,要想远离套路,千万别回农村。

明台回复友人乙:不用装,哥自带36D。

明台回复战友丙:只有你们懂,难兄难弟。

看起来,是受委屈了。

无论看明台委屈、犯二,还是编段子、抖机灵,都是一大乐趣。不过,本着人道主义精神,还是把他从毒蜂的“劳改营”里解救出来为好。

 

28.快到国庆了,越是接近放假,堆过来的任务就越多。我想到了一个营救明台的机会,国庆前后毒蜂所在的部队会有军事演习,明台这些新人很有可能也会参加。近些年,我们这些部门也常常配合军、警演习,演习期间,想调动人手会变得容易很多,想偷走一个人,机会也更大。要确认演习地点和路线,确定参与营救行动的人选,制定行动计划,这些难度都不是很大。关键问题在于,要不要和大哥商量,要不要提前知会明台。

监控后台显示明台的手机播出一通电话,是他通讯录当中的某个人。在电话接通前,我拿起耳机,点开了监听。

嘀——嘀——

电话接通了。

耳机里传来一个女孩刻意压低了的声音。

女孩:怎么想起来给我打电话?

明台:你现在讲话方便吗?

女孩:宿舍里就我一个人。每天训练都会见面,什么话非要现在在电话里说?

明台:训练场上太惹眼,老师又一直盯着,还是电话方便。我听人说,马上就要军演了,你有什么打算?

听起来,这女孩像是明台的战友。太惹眼……,老师盯着……,这些字眼组合在一起,这女孩很有可能就是明台的新女朋友。

女孩:还能有什么打算,上面怎么安排就怎么执行喽。

明台:我听说这次联合军演很有可能会有任务到城市里去。你就没什么想法?

女孩:你是想……不行,这太冒险了。

明台:怕什么,只要跑到车站坐上去上海的车,我们就自由了。

我吃了一惊,看起来,明台一直都有逃跑的打算。

女孩:你想让我跟着你走?

明台:这些想法我只跟你一个人说过。

女孩:可我是个军人……

明台:那是王天风逼我们的。

女孩:话虽如此,但我还是很感激他收留了我。

明台:你不跟我走?

女孩:你也未必能逃得掉。如果你侥幸逃走了,有了新的生活,如果你还记挂着我,到时候,记得跟我联系。我说过,我会一直等你。

明台:谢谢,曼丽。

曼丽:放心,我会帮你保密。


29.明台还是太年轻太天真,如果没人接应,一旦毒蜂发现他失踪,立刻会撒开人马、封锁交通。他最多能走一站,就会被毒蜂在下一站逮捕。他聪明的一点在于利用网络账号传达出了自己身处险境的信息,但家里的援助似乎并不在他的逃跑计划范围之内。学了些本事,便自以为可以走遍天下都不怕,便想挣脱老师和家长的束缚。我记得我告诉过他,在他刚去香港不久大哥和大姐就都因为工作原因搬到北京来了。回到上海,只有空无一人的房子,没人可以帮他。又或者说,这才是他的目的。远离家里的控制,有房有车有家里给的生活费,还有美人在怀,多么惬意的生活。

我果然还是太过老实,从小到大,从来都是在明台做出事情后猜测他的用意,却根本没有办法像他一样偷懒耍滑头。

大姐说,这是人的天性。阿诚本性忠厚,明台天生爱玩。

大哥说,阿诚老实是因为小时候被磕打惯了,明台顽劣,是被大姐惯坏的。

有时候在一个家庭里,老实的孩子会显得呆笨,爱闯祸的孩子反而是聪明、能力强的象征。

我其实没那么老实,只是不喜欢自己给自己找不痛快。

家里人并不觉得我愚笨,我一方面听话,一方面办事能力也很强。

明台从来不敢认为我愚笨,从小到大,我总有办法把他收拾得服服帖帖。

我不喜欢主动欺负人,那样显得太不人道。但每当明台办了蠢事想拿我当垫背,我都会让他自食恶果。于是后来,他遇到解决不了的难局,都来找我出主意。我不白帮他,每次都收取一定的咨询补偿。从糖果,到玩具,到手办,再到手机、平板、限量款手办、品牌新款限量……

我总觉得,我的观察能力,侦查能力,分析和解决问题的能力,最初,都是从明台那里培养来的。

大哥的反侦查能力,隐私意识,最初,都是在瞒着大姐搞小动作时培养出来的。

大哥说,不乖的事偶尔还是要干一点,可以锻炼脑子和胆子。

不知道他有没有胆子当着大姐的面说这话。


30.半夜做了场噩梦,梦见明台在演习时中了子弹,倒在地上。

半梦半醒间听见手机有新信息,一个激灵,赶忙从床上坐起。

是大哥发来的短信:阿司匹林放在哪里?

感觉松了口气,转而又有些恼火。看看时间,凌晨四点。算了,一时半会也睡不着,还是帮他去找药吧。

“头又疼了?”我问。

“做了场噩梦,醒来觉得头都快炸了。”大哥说。

“是关于明台?”

“我梦见他训练时出了状况,从攀爬的高楼上掉了下去。”

“我也梦见明台了,我梦见他在演习里被子弹打中。”

“你那又好些。”大哥把我找出的药喝下,长长的舒了口气。“演习用的全部是空包弹,并不打紧。”

梦里的剧情是演习,明知是演习,看到明台中枪,还是不由得被惊醒。这也许就叫“关心则乱”吧。

“你想救他就去救吧,这种担惊受怕的日子真不是人过的。”大哥终于放话了。

“好。”

“把木马都撤了吧,这种行为毕竟不够光彩,只能应急,不能作为常态。”

“就快联合演习了,大哥也是想让演习时的情报来源能保持干净透明吧。”

“两个原因都有。”

“毒蜂和大姐的秘密联络,还要继续盯着吗?”

“算了吧,知道他们两个还有联络,知道明台的事是他们联手安排的,也就够了。至于他们平日里都说些什么,我没兴趣再关心了。”

“好,这几日我就会着手处理,清理掉全部痕迹。”

评论(8)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