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阳

新浪微博:@萧溱潆

【伪装者现代AU】明则诚矣(七)

31.国庆为什么要放七天假?

忙完事,汪曼春过来找我闲聊,顺便打听她师兄明楼国庆假期里的安排。

“你是希望假期更长,还是嫌弃它有些太长?”

“放假当然是好事,可是一个星期见不到师哥,简直比上班还要折磨。”

“如果不考虑背景原因,汪小姐还真真是社会主义青年好劳模。”

“在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道路上,我也就这点低级趣味了。”

“批评与自我批评,都是获得进步的方式。你能认识到自己存在的问题,就还不算不可救药。”

“阿诚,我最近才发现,你在工作以外的时间里完全是另外一幅样子,调皮可爱的很。是在师哥身边待久了练成这个样子了吗?”

“工作时的严肃形象是被大哥培养出来的,工作以外的逗比样子则是跟明台斗智斗勇,时间久了衍生出来的。”

“你和明台都很有趣,师兄也是那种表面一本正经内心无比闷骚的。你们三个都很好,为什么偏偏你家大姐……”说到大姐,汪曼春欲言又止。

“大姐怎么了?”我有些好奇汪曼春会如何评价大姐。

“那般的冥顽不化。”汪曼春想了想,用了个不那么具有攻击性的词。

“没有人希望自家的孩子和对家结亲,更何况当年的商战,你叔叔在我大哥大姐刚刚失去双亲的情况下乘人之危,这些事,汪家人放的下,明家人可没法那么简单就放下。即使是罗密欧与朱丽叶,也是在他俩双双殉情之后,两家才泯了恩仇。”

汪曼春愣了半天,突然回过神来,“去去去,你举的这叫什么例子,我才不要殉情呢。”

 

32.曼丽,促织,我在内部网里查了很久,包括相近的读音在内,没有找到任何有用或者接近的信息。我试着去查明台,查认识的毒蜂的学生,全都没有结果。看起来,毒蜂手下的这些人保密级别都不低。

演习开始的时间定在十月八号,刚好错过国庆的假期。我和大哥可以留在家里好好陪着大姐,明台就可怜了,这七天里恐怕是得加紧训练。

因是大规模演习,有因得到了大哥的首肯,手上能调用的资源一下子变得多了起来。毒蜂王天风和毒蛇明楼是圈内熟知的死对头,所以,即使我们有意针对毒蜂,也不会引起什么特别的注意。我和大哥计划了一下,打算一路围追,一路驱赶,为明台的落单创造条件。

“要提前通知明台吗?”我想了很久,还是打算提出这个问题。

“你和他一直都有联系,感觉他最近如何?”大哥没有正面回答我的问题。

“这段时间比前一阵好很多了,从视频上来看,人变得精神了,也硬朗了很多。”

“他是被大姐卖给毒蜂的,在毒蜂那里应该也学到了不少东西。”大哥忽然眼睛一亮,“我想试试他。”

我先是一愣,而后又无奈地笑了起来。

“你笑什么?”大哥被这无端的笑搞得摸不着头脑。

“我在笑,幸好我当年一从军校毕业就被分配到了您的身边,没在您的对家待过,还真是幸运啊。”

“还别说,就因为你曾经在我跟毒蜂面前露过一手,你当年差点被他要走。”

“那我是不是应该多些毒蜂当年的不抢之恩?”

“你有空还是拜谢一下你大哥我的点名之恩吧。”

“啥叫点名之恩?”

“我点名要的你啊。”

那是因为除了我,没人肯在他身边同时兼任两份工作。

“还有一个问题,一旦演习开始,我们必定要时刻盯着毒蜂。如果情报中出现明台的面孔,我的意思是,如果明台被汪曼春看到,你打算怎么办?她是我们身边的同事中唯一和明台相熟的人。她一旦知道明台在毒蜂那里,会怎么想呢?”

“她会通知我,帮助我。我还在想,该如何在演习中把所有的安排都处理得顺理成章,你这话倒是正好提醒了我。可以让汪曼春来发现明台,之后,无论是对上面还是对毒蜂,哪怕是到了大姐面前,都有了一个合理的交待。”

 

33.一流的军事家分析战争里的每一种可能和结果,一流的悬疑作家把故事引向最不可能的可能和它背后最大胆却最合理的真相。

“你说,如果咱们和明台接上了头,以他的性格,他有没有可能返回去阴毒蜂一把呢?”大哥突然突发奇想。

“我倒是觉得,他更有可能会来斩首了你。”

大哥沉思了片刻,“有道理。”

“要不要把计划改成设个套子等着明台自己上门?”我突然想起,被俘虏和被打死的士兵在演习结束前都可以扣在我方。“毕竟,毒蜂没可能不派人来和咱们玩一把。”

“你觉得他会派明台?”

“咱们是毒蜂最大的对手。明台如果不知道对家是你,为了好奇,或是为了争强好胜,很有可能会来。明台如果知道了对家是你,我敢肯定,他百分之百会争取要来。站在毒蜂的角度来说,他抓了你弟弟,拿来专门对付你,不是最自然不过了吗?”

“也对,这个可能性确实不小。问题是,明台能撑到最后来刷我这个终极Boss吗?”

“他那么聪明,越是危机重重,越能绝地反击。对于明台来说,问题不在于能不能,只在于肯不肯。反倒是你,Boss,别叫一个刚出新手村的小子把你给秒了。”

“他哪里是新手,小时候怕他受欺负,我可是教过他不少技能,说他开挂都不为过。”

“那行,如果他K.O了你,记得掉装备和金币。”

“凭什么,我卸了他的游戏。”

“如果运气好点,保不齐还能把游戏运营商抓来痛扁一顿。”

“在这个比喻里,疯子哪里是运营商,他就是一开网吧的,引诱年轻人沉迷游戏。你记住,家长和网吧老板,永远都是阶级敌人。”

“可是明台已经不是未成年人。”不知为什么,我顺嘴就接了这么一句。“而且,是大姐把他送去参加游戏的。”

“大姐……大姐只是被毒蜂一时蒙蔽。”这话说出来,连他自己都没有底气。

“我们总当明台是孩子,可他到底还是要长大,还是要离开我们,到外面去打拼自己的世界。”

“我知道他会长大,会离开,会有自己独立面对这个世界的那一天。可我从来没有想过让他去部队,接受向我们曾经接受过的那些训练。”

“这大概就是命吧。”

“无论是来自自己的选择,还是身边人的行为,命运这种东西确实存在。它会卷着你走。”

“其实也没必要这样伤感,现在不是战争年代,在部队,除了苦些累些,也没别的什么不好。”

“阿诚,你我都经历过那种时光,你应该明白,有些事情可以改变掉一个人的观念和气质,改变人对于客观世界的体验与认识。那种影响,是会伴随人的一生。毒蜂的部队,是野性和血性的,作为部队来说,这很好。可作为我弟弟的归宿,我不乐意。”

“明台自有他自己需要承担的东西,自有他自己的精神和毅力,大姐把他交给毒蜂,自然相信他可以独自应付所要面对的一切。大哥也不必太过担心。”

我清楚,大哥真正感伤的在于,明家我们四个,每个人都和一些秘密有所联系,每个人都有自己隐瞒着其他几人的秘密。即使他是我的上级,我是他的秘书,也依然如此。他和汪曼春的交往我一直都看不太懂,我虽然听他的话解除了大部分的木马,但仍然还在暗中调查明台和他的新女朋友。

没有谁是真正的君子,尤其是参与了政治和国家安全的人。

如果明台不在军校,我对他和什么人交往并不会有这么大的好奇。我对隐私没有太大的兴趣,我在意的是我称作家人的那些人,他们的周遭是否足够安全。

 

34.香港在国庆节只有一天假期,要不是怕耽误明台上课,要不是心知明台根本不在香港,我想大姐真有可能趁着七天的假期飞去香港。

我在和明台例行联系时刻意提到大姐想去看他,想试探一下他的反应。果然,明台十分反对。

“别来,你们都别来,香港过国庆只放一天,课很紧,你们来了,我也没时间接待。”

“大姐只是想过去看看你,你上课时间毕竟有限,一起吃个饭逛逛街的时间总还是有的吧。”我故意逗他,想看他接下来的反应。

“别,你们要想来,还不如把机票钱都打给我。我还想趁着周末到周边东南亚国家去玩儿,香港就这么大点地方,从小到大来过那么多次,早就玩腻了。”

这小子,脑子真是越来越滑了。这句话想传达两层意思,一者,他很好,还能要钱,还能四下里玩。再者,他有可能中间会离开香港,如果去了香港见不到他,也纯属正常。

“既然玩腻了,当初读研为什么还要选香港?”不过是嘴边上的话,随口问问而已。

“图省事啊,香港的研究生不需要考,只要申请就行。”这是事实,但似乎不是全部的事实。

“说实话。”

“好吧,因为香港离家远,你们轻易不会过来,我好一个人逍遥自在。”这家伙到还算是诚实。

“那如今,你逍遥了吗,自在了吗?”

“哪有那么好,每天的课紧到不行。剩余的时间,除了睡觉,就是吃饭、看书、陪女朋友。”

我怀疑这也是他的军校里的生活写照。每天无外乎学习、训练、吃饭、睡觉,偶尔有点时间能和女朋友单独相处,也只够说几句情话而言。

“阿诚哥,你最近还好吗?”明台突然问起我的近况,语气里带着几分似有似无的忧伤。

“我啊,我很好,每天都很忙,你知道,家里、单位,一堆琐碎的事情。”

“大哥怎么样?”

“挺好的,还是老样子。”

“大姐呢?”

“大姐最近挺忙,但一直也挺挂念你的。”

“我最近有的时候,很想回家。”明台说。他只能说到这个程度了。

“放松些,别让自己太累了,学会自我调节,注意劳逸结合。”我也只能如此安慰他。

“谢谢,阿诚哥。”明台一向很少说谢,他是真的,太累了吧。

“如果你想我了,我可以随时买机票去看你。如果你想回家,逃课总归不太好,再忍一忍,假期总是一个过后另一个也就不远了。”不知我这句话里的意思,明台能够明白几分。


35.大姐在假期结束前又出远门了,汪曼春找了些借口约大哥一起出去吃饭。

地点是汪曼春提前订的,我心里一阵暗喜,把车钥匙丢给大哥。

给保姆阿香放了一天假,默默打开了家里那个平日里只当摆设的电视机。

偌大的房子,只剩下我一个人。不用考虑大哥的日程,不用帮他瞒着大姐,不用在任何人面前衣冠楚楚随时待命,这才是假期。我不讨厌自己的工作,更永远不会反感这个家。但我偶尔也想要一点恣意放松的生活。这也许也是我一直想帮助明台逃跑的一个重要原因。我不想那个我熟悉的欢脱的少年,有一天要像我一样活得这么辛苦,这么沉重。选择了一条道路,就是选择了一种人生。这个家里没有一个人甘心平庸,我想毒蜂也一定清楚这点。

在这个家里,我的厨艺是除了阿香之外最好的。不过,这项技能通常只用在熬夜加班的时候。烹饪是一门艺术,会激发人的很多灵感。对味蕾的刺激,也是缓解情绪释放压力的一种极好的方式。

忽然想到,大姐既然知道促织,那么她用过的电脑很有可能留存着促织资料的痕迹。可我突然没心思再查了,也许是不想再冒犯大姐的隐私,也许是觉着再过几天保不齐就能见到促织这个人了。大姐那里存着的,也许不过是张照片。毒蜂那么谨慎的人,不可能为了任何原因把绝密资料向外泄露。我们和他,其实是同一类人。我们首先是公职人员,是国家安全和领土完整的守护者,其次,才是我们自己。

对于这些,我从未觉得心酸,只会觉得欣慰。

评论(2)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