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阳

新浪微博:@萧溱潆

琅琊梦话·梦魇时分

金陵城的冬日,一副肃杀凛冽之景。

街道上不见行人,梅长苏一路策马,疾行至一座熟悉的宅邸。

林府,金陵中人亦称其为赤焰帅府。

怎么会骑着马,怎么会莫名其妙的走回了家?

眼前景色茫茫,心中亦是茫茫。

屋舍仍然是旧时模样。一路走至中庭,见一紫衣妇人站在院中。

母亲……心里欣喜地唤了一声。自己现在是梅长苏,即使面对面站着,母亲也未必能将自己认出。

晋阳正耐心地擦拭着一把宝剑,那剑梅长苏认得,是林家的传家宝剑。

当年赤焰案发数月之后,身中火寒之毒的梅长苏才在琅琊阁中听到了金陵家中的消息。消息中说,祁王被赐死,宸妃林乐瑶自尽宫中。母亲晋阳长公主,拿着林家那把传家宝剑,自刎在朝阳殿前。

心不由得揪了一下。一路穿行,府中不见一个下人,想来,是被母亲都遣散了吧。

晋阳擦好剑,将剑收入鞘中,转身看见不远处的梅长苏。

晋阳先是一愣,很快又恢复了一贯的沉稳大气。“这府邸的主人已经不在,人员也都被遣散,不知……先生来此,有何贵干?”

是啊,林燮和林殊都不在了,梅长苏来这里,又是要做什么?

“长公主真的相信林帅和祁王会谋反吗?”梅长苏缓缓开口。

“不信。”这两字脱口而出,不带半分犹疑。

“如今林氏蒙难,长公主想为他们做些什么?”

“无论我做什么,夫君和小殊都不会再回来了。”

“北境与金陵相隔千里,长公主真的确信,他们已经战死沙场?”

“皇兄说他们谋反,谢玉说已经在梅岭将他们就地正法。没有亲眼见到他们的尸体,我不想相信,可是数月音信全无,谢玉等人言之凿凿,由不得我不信。”

“有人托我给您带信,林少帅人还活着。”只是想再给母亲一点希望,也给自己一点希望。若母亲知道自己还活着,或许……或许就不会选择自刎了。

“小殊……那小殊现在何处?”

“在琅琊山,林少帅身负重伤,被琅琊阁主救走。”梅长苏尽量让自己的语气显得平静,仿佛言语中的林殊,和自己不是一人。

“那我夫君林燮呢?”

“林帅……,林帅被谢玉率兵围攻,重伤而亡。”每一个字,都好似利刃穿心。

“可我如何相信你所言是真?”

“林少帅说,您和他之间有个暗号,传信时只要说出暗号,您便知道一定是他。”

“没错。”

“那暗号是两个字,涂州。”

晋阳心头一震。

 

“小殊他还好吗?”

“不是太好。”

“不过,以琅琊阁主的医术,相信小殊会没事的。”

“有些伤痛,只有亲人才能治愈。”

“可我恐怕没有办法陪他一直走下去了。”

“长公主!”

“皇兄不信任林燮,由此,也不会信任小殊。我相信小殊未来一定会为林家翻案,我需要在皇兄的心上扎上一刀,让他一世都忘不掉自己对林家的亏欠。”

“可是……”母亲二字还是被梅长苏吞了下去。“可您这也是在往林殊的心上插刀。”

“他总是要面对这一天的,他知道,总有一天所有爱他的人都会离开,又或者,他会离开他们。他要翻案,就不能有太多顾虑,守在母亲身边,他永远都只能是个孩子。”

“至少,去琅琊阁看看他吧,他现在的状况很糟。”

“还是不去为好,他一见到我,有些决定,就没有办法再做。”

梅长苏沉默了。

“我知道你是谁,也知道你为何来劝我。人的相貌可以改变,声音和气质可以伪装,但眼神是瞒不了人的。”

梅长苏震惊地看向晋阳。

“我自己的儿子,我总还是能认得出来。”

“母亲……”一声呼唤,千言万语都化作了哽咽,缓缓跪在了母亲身前。

“走吧,去做你该做的和想做的事情吧。”

“母亲……”

“你应该明白,发生过的事情无可改变。”

 

林殊醒来时在一驾马车里面,年幼的飞流靠在他怀里打盹,蔺晨在一旁翻着本闲书。

一时间觉着恍如隔世,出来二十多天了,也不知金陵城里如今怎样。

“醒了?前面很快就到镇子上了。”蔺晨说,“怎么了,这样看着我做甚?”

“没什么,刚睡醒,脑子有点蒙。”林殊说,“蔺晨,回金陵前,咱们绕道凤栖沟去看看吧。”

“凤栖沟,那在宣州啊,怎么想起来去那儿?”

“想带飞流去看猴子。”林殊说。

蔺晨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猴子哪里不能看啊,我看金陵里很多身材干瘦、老得走不动路的官员也很像猴子啊。算了,你想去就去吧。飞流,你苏哥哥要带你去看猴子,高兴吗?”

飞流正打瞌睡,只听清“猴子”两个字,迷迷糊糊地回了句“高兴”。

 

再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一间屋里,片刻后反应过来,这是金陵苏宅里的卧室。母亲早已不在,林殊也不等同于如今的自己。与母亲的对话不过一场噩梦,可梦醒之后,却发觉现实比梦境更加悲凉。母亲从来都不知道他还活着,自刎前,该是如何的悲愤与绝望。

朝局已与梅长苏无关,金陵城更非久留之地,这城里有太多的故人故事,也有数不尽悲凉心酸。还是尽早离去的好,还是放下关于这座城的那些是非为好。

评论(6)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