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阳

新浪微博:@萧溱潆

琅琊梦话·戏牛者殊

——我现在就是一介手无缚鸡之力的文弱书生,再也打不过你了。

——你现在才是最占便宜呢,就算你打我,我也不敢还手啊。

……

——你不说点什么吗?

——这是你欠我的。

……

 

“你跟新认识的朋友一起出去玩,不让我一起去也就算了。你写信叫霓凰去找你,为什么压根都没联系过我?”林府庭院里,萧景琰对着林殊咆哮。

“我也没给家里写信啊,我爹都没说什么。”林殊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蔺晨无奈地扶额,对身旁的霓凰郡主低声说:“我要是靖王啊,听见林殊这么说,立马就去跟他爹娘告状,提醒他爹娘好好罚他一顿。”

“靖王哥哥不是那种人,他从来都只有替林殊哥哥受罚的份。不过,我现在明白你为什么会成为林殊哥哥的好友了。”霓凰说。

“一个替他背锅,一个脾气相投,还有一个你,永远无条件的支持。林殊可真是好福气。”蔺晨感叹道。

“不止这些,祁王哥哥关爱照拂,宁国侯府的景睿仰慕敬佩,言侯府的豫津任由他欺负,还有整个赤羽营对他誓死追随。”

“一起救下的小飞流也整日跟在他的身后,对他言听计从。”蔺晨叹了口气,“我想回琅琊山。”

“你们两个,一起来吃点心了。”林殊和萧景琰吵完架,招呼蔺晨和霓凰进屋。

蔺晨吃块太师糕,刚刚沮丧的神情立马烟消云散。

“这么久了,我终于找到这位靖王殿下的一点优点了。嗯,我暂时不打算回琅琊阁了。”

 

“祁王哥哥最近怎样?”林殊问。

“自你走后,情况越来越差。”萧景琰答。

“年前听说王妃嫂嫂有孕。”

“太医一直照看着,没什么问题。”

“那就好。乐瑶姑母你最近见过吗?”

“前些日子进宫看望母妃,在母妃宫里见了宸妃娘娘一面。看着有些憔悴。”

“静姨还好吗?”

“还是老样子。配药、制茶,做点心,等着我每个月朔日进宫看望。”

“静姨的手艺真是愈发的好了。”

“母亲做得最好的是榛子酥,只不过你小子没这个口福。等等,你问了一圈人,怎么就不问问我最近好不好啊?”

“我就是想起哪个人来随便问问,你看,我也没问你皇帝舅舅的近况啊。”林殊说。

“别打岔,我都在你跟前站着呢,你还想不起我来?”萧景琰不服气。

“人都在我跟前站着呢,还有什么好问的。”林殊不屑地说。

“父皇最近给我安排了很多差事。”靖王的神色突然有点低沉。

“好事啊,他不派你出去,你就能每个月都去看望静姨。”

“我发现,待在京城里,竟然比驻防在外还要事多。”

“京城里的那些关系,想要处理好,可不比带兵打仗要容易。”

“是啊,最近一段时间二哥和五哥的人总在找我的麻烦。”

“这说明他们对你有所忌惮。”

“都是兄弟,有什么好忌惮的?”

“景禹哥哥卧病在床,你一直是诸皇子中和他关系最近的,如今又得了皇帝舅舅的不少差事,你说他们在忌惮什么?”林殊说。

身为皇子,纵然思虑忠纯,萧景琰也段不是天真之辈。只是,不愿接受皇长兄结局已定,不想承认其他一些兄弟丝毫不讲情分。“可……,可祁王兄……祁王兄如今还在,他们就已经在考虑之后的事了吗?”

“靖王殿下,恕我直言,即使祁王没病,你的那些兄弟们想取而代之的心,也是一天都没有消停过。”蔺晨在一旁说。

 

打听到太子萧景琰今天也要去林氏祠堂祭拜,特意比原定提前了半个时辰出门。

上过香,在祖先牌位前说道了说道北境之战,又提了提未来的安排。带着未婚妻给祖先们扣过头,刚起身,就听见飞流跑进来说“水牛,外面”。

林家的祠堂,身为林殊的梅长苏最熟悉不过了。

“知道了,飞流一会儿要藏好了,别叫水牛发现。”听着外面的脚步声越来越近,梅长苏拉着霓凰躲到帷幔后面。

“太子殿下的这个外号,一定是你告诉飞流的。”帷幔后,霓凰小声同梅长苏说着话。

“有次被景琰本人知晓了,我只好骗他是你跟我们讲的。”

“无所谓,我从前也没少跟着你一起唤他水牛。”

萧景琰屏退左右,独自走进大殿。一袭黑裳,脚步沉重。走至堂前,将一枚珍珠置于案上,又缓缓揭开最下面那个灵牌上面盖着的红绸。红绸飞起,灵牌上写着“骁骑将军林氏讳殊之灵位”。

萧景琰伏案恸哭,帷幔后的梅长苏和霓凰也一样心情沉重。

“他这是第二次以为我死掉了。”梅长苏小声说,“我不打算再戏弄他了。”

霓凰平复了下心情,“你要是现在出去,一定会吓着他的。”

“不,我是说,我不打算让他知道我这次依然没死他又一次浪费了感情。”梅长苏不无惋惜地说。“一个人死过两次也就够了。”

“他那年去东海练兵,我托他给我带点大珍珠回来。翻案前,他送了我一颗鸽子蛋大的。今天来祭祀,又拿来一颗。没想到,连景琰也不实诚了,谁知道他自己藏了多少。”

 

萧景琰擦擦眼泪,缓缓地走到帷幔之前……

评论(4)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