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阳

新浪微博:@萧溱潆

【伪装者现代AU】明则诚矣(圣诞番外)

明则诚矣(番外一) 巴黎圣诞

 

1.圣诞节就要来临。住在欧洲城市,过西洋节日时的气氛总十分浓烈。家里几个人也都入乡随俗,买了些节日挂饰把家里装点了一番。

二十四日一早,刚准备好早饭,见着梳洗完换好衣服的明台,不由得发笑。

明台睡眼朦胧,浅蓝色衬衣外面套着件大红色圣诞纹样的毛衣。虽然还是平日里那种学生气十足的打扮,但那毛衣颜色太红,完全不是他一贯的风格。

“阿诚哥,早啊。”明台带着睡意从旁边走过。

我忍不住偷笑。

“你笑什么啊?”明台回过身来。

“没什么,坐下来吃早饭吧。”

“这毛衣是大姐买给我的。大姐一番心意,我也不好拒绝,不过说实话,还挺保暖的。”

“早啊。”大哥也下楼了。

“早上好,大哥。”说话间下意识回头,看到大哥,嗯……,一身……绿色的圣诞毛衣。

“大姐买的。”大哥注意到我的眼神,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毛衣。

“你今天居然和明台一个画风。”我说。

“他是学生,我是教授,风格接近也没什么啦。”大哥说。

“明明我的毛衣比大哥的好看。”明台不服气地说。

这句话我倒是认同。我头一次庆幸大姐在买东西时没想起我来,虽然大姐一贯都不会把我落下。

“你们几个都起来了啊。”大姐走到餐桌前,用带着上海口音的普通话跟我们说“早上好。”

“毛衣都穿起来啦,很乖的嘛。天气预报里说这几天要降温,穿厚点的好。”大姐边说边从餐桌中央拿块面包片,“就是忘了早点把阿诚的也拿出来了。”

“我,也有啊?”我有点错愕,这种风格的毛衣,其实我内心是拒绝的。

“你的和他们两个的不一样,等下吃完早饭我拿给你。”大姐说。

“谢谢大姐。”

我的那件确实不太一样。大哥和明台在学校,我虽然也还在上学,但还在外面做点兼职。因为常常需要穿正装,大姐考虑着好搭配,就给我买了件深蓝色的毛衣坎肩。颜色还不错,款式也说得过去。大姐买给我的和他俩不一样,这足以让我嘚瑟一个星期。

“为什么阿诚哥你的更好啊?”明台心里不平衡。

“因为我还要在外面做兼职啊。”

“明台,劳动最光荣,懂了吗?”大哥借机教育明台。

明台扫了大哥的绿毛衣一眼,哈哈大笑起来。

 

2.圣诞节早晨,明家香巴黎分公司的经理给家里送来两瓶红酒。

大哥和大姐分别都给除自己以外的另外三人准备了圣诞礼物。

我收到一套新西装和一本Moleskine新年限量款手账本。

明台收到一块价值不菲的新手表和一条新腰带。

大姐收到一条羊绒披肩,

大哥收到一对黑宝石袖口。

能收礼物的节日,大家都很开心。除了明台拆开大哥送的礼物时,抱怨怎么今年又是腰带。

送礼物,比起礼物的价值,收礼物的人的喜好更加重要一些。明台的腰带比我手账本更贵,但我想他情愿跟我换换。

傍晚时候,难得有人能给我帮帮厨。虽然来了巴黎以后家里的饭都是每个人轮流来做,但大哥做的饭味如嚼蜡,经常还因为学校有时不回来做饭。明台的美食鉴赏能力比他做饭的能力要更强,他做饭很有创意,味道也不错,但经常懒得动手。许多时候,这两个人的任务,总得由我来代劳。

晚饭开了瓶红酒,虽然明台更想喝香槟。大哥开玩笑想把两瓶红酒都喝掉,被大姐严厉拒绝。

壁炉里的火烧得正旺,我端着红酒坐在旁边,往烟囱的方向看看,想起小时候听到的故事里说圣诞老人会从烟囱进入人家里给小孩子送礼物。

上海的房子里没有烟囱,所以最早听说要搬到欧洲时,我最先想到的,是可以住个有壁炉有烟囱的房子了。

圣诞老人从来没有给我送过礼物,明台幼儿园时扮过圣诞老人,但他没给我送任何礼物。

反倒是这个家,这些家人,是最无上的珍宝,是上天赐予我最好的礼物。

 

3.明台喝得半醉,半瘫在沙发,说些有的没的。

“大哥,元旦和春节还有礼物吗?”明台拖着醉腔问。

“有,还送你皮带。”大哥说。

明台猛的一下坐了起来,“皮带、皮带,你就知道送皮带。你说你一个大教授,在送礼这个问题上怎么就这么缺乏创意。”说完又躺倒在沙发上。

“那你还想要什么?手表已经有大姐送了。”大哥说。

“阿诚哥新年想要什么啊?”明台问我。

“我啊,有了手账本,再来根好用的钢笔就更好了。”

“好,我送你瓶墨水。”大哥说。

“哼,越有钱越小气。”明台说。

“我就是一个教授,能有多少钱。”大哥喝口酒,长长的叹了口气。

“我们这些学生们每年那么多学费都到了你们手里,怎么能没有钱?”明台不服气地叫着。

“钱都在校长那里,我只是下面一个穷教书的。”大哥说完,半天不见明台回话,“哎,明台,你有在听吗?”

沙发上传来明台轻轻的鼾声。

“怎么睡着了,睡在这里哪行啊。”大姐边说边看向了大哥。

“阿诚啊,帮我一起把明台抬回他房间吧。”大哥向我投来求救的目光。

“不要!”

评论(1)

热度(17)